巍巍昆仑山,连绵起伏,陈铮一行人从地下暗道中钻出来,站在一座山下。此山不知名,山下绿树成荫,山顶白雪覆盖。泾渭分明,在半山腰形成一条衣带的环山走廊。

    环山走廊上,有一片建筑群。这里是夫子教化弟子所在,又称理书院。沿半山腰,一条数丈宽的山道笔直向下,直通山脚。

    此刻,山上山下,冰冷萧杀。

    山道以青石铺路,不多不少,刚好九十九阶,上面洒落着许多兵器,各式各样,品类繁多。山阶上涂满了鲜血,似经历一场激烈的杀伐。

    刚从地道中钻出来,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至,胡一飞惊叫起来:“小心,有血腥味儿!”

    一行人站在地道口,相隔二里地,都能闻到血腥味儿,以及山上传递而来的萧杀之气。

    没有看到尸体,但陈铮知道,山上一定死了很多人。不然血腥味不会这么浓。而且死的都是高手,不然萧杀之气无法传递的这么远。

    “这下我相信你的话了,省身照壁一定在这山上。”胡一飞皱头轻舒,眼中绽放出一道神光,若思若悟的说道。

    “刚才不相信,现在为什么相信了?”温广仕掏出一方手帕,捂在鼻子前。浓郁的血腥味,恶臭无比,让他极为讨厌。

    至于李丰尧,刚出地道,被血味气一冲,肠胃翻滚着,“哇”的一声狂呕起来,这会儿已爬在地上,苦胆汁都吐出来了。

    “除了省身照壁,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引起众人如此杀伐。”胡一飞神情凝重,看着眼前的山,就好像看到一只噬血的怪兽。不由向陈铮问道:“上去吗?”

    “上,为什么不上,不就是死了些人吗?”

    陈铮沿着山道,大步流星。

    “啪!”

    胡一飞一掌拍在李丰尧的后背上,一缕真气透体而入,在李丰尧经脉中行走,一周天后,他切断了这缕真气,把这缕真气留在李丰尧的体内。

    “多谢胡大哥,我自己能走!”谢绝了胡一飞的搀扶,李丰尧挣扎着起身,摇摇晃晃的跟在陈铮身后,向着山上走去。

    胡一飞收回手臂,瞟了一眼温广仕,紧跟其后。

    刚走到一半,就见山上站着一人,居高临下望着陈铮一行人。

    远远望去,剑意森寒,清光冲天!一人负手而立,手持一口神剑。

    看到陈铮身后温广仕后,眼中闪过一丝惊愕,随后恢复如初。

    “温广仕,没想到你自甘堕落,竟与妖魔为伍。”

    陈铮每多一分力量,贾臻的不爽就多一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连温广仕都与陈铮同流合污。

    东林书院与渔阳郡不是死对头吗?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想到东林书院的一贯作风,贾臻暗骂一声。

    “省身照壁前,有七十二个座位,如今座位已满,诸位请回吧!”

    胡一飞闻言,叫嚷起来:“你说坐满就坐满,就算坐满,打下去几个人不就有了。”

    “你想与我交手?”贾臻眼中暴出一道神光,一股惊人的剑意从天而降,压下胡一飞。

    滋!!

    陈铮猛地上前一步,挡在胡一飞的身前,刀意透体而出,迎上贾臻。

    “看来想要上山,还需过五关斩六将。贾臻这一关就交给我了!”

    正道十宗第一人,威慑力深入人心,能不交手,还是不要交手的好。对于贾臻,胡一飞有些心怵。

    “你要与我动手?”

    贾臻负手而立,剑意冲霄,如神人临世,俯视陈铮。九十九石阶,被剑章渗透,森冷锋芒的气息,扑天盖天,一草一木都透出凌厉的剑气。

    “试试!”

    陈铮催动白骨阴风诀,灵光照映,周身三尺之内,事无俱细,皆反照于心灵之中。

    锵!!

    神剑出鞘,剑光清冽。

    贾臻一身气质,雍容淡然,崇高巍峨。

    剑意浩荡,冷峻,天空中一片阴云密布,隐隐有雷霆声响彻。

    “神剑御雷剑诀?”

    陈铮眼中一道血光闪过,阴森的气息透体而出,阴气汇聚,阴风袭卷。心念一动,瞬间跨越了几十级石阶,横空迫至,冰冷严寒的气机,冻结了天地。

    与贾臻相距十丈,陈铮速度放缓,拾阶而上。头顶,雷云密布,脚下,步履凝霜。

    一步踏下,气势拔高,阴风呼啸,凌厉森寒的刀意,冲击向雷云。

    人未至,意先临!

    双方相隔数丈之外,意志交锋,无形的剑意与刀意碰撞。

    九十九阶之上,站着数人,遥望陈铮,眼中寒光迸射。

    “秦师姐,真的不出手吗?”

    半山腰上,站的数人中,赫然就有秦珂琴。在她身边站着一位男子,正是赦剑,已然突破了先天化境,修为达到先天九层,只是阴神本质未能转化,与山顶众人相比,差了不止一筹。

    “且先看着,等他落败之时,再出手相助。”

    秦珂琴冷若冰霜,不言苟笑,除了赦剑之外,一丈之内,无人敢靠近。

    省身照壁前,只有七十二个座位。陈铮若不能表现过人的实力,如何能坐稳位子。

    “呛啷”一声,贾臻拔剑出鞘,剑光如水,散发着一股堂皇威凌之势,如九天雷神降临。

    随着贾臻出剑,山顶山下,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眼晴都不眨一下,紧盯着即将交锋的二人。

    石阶之上,陈铮与贾臻遥遥相对,气机相冲!

    面对贾臻,陈铮不敢丝毫大意,精气神三合为一,心神专注。霎时间,气氛沉凝,天地间的阴气汇聚而来,灰白的雾气浓缩在一团云朵。

    云朵隔绝了天空中的雷光,陈铮运转白骨真气,在体外凝聚一层罡衣。

    咔嚓!!

    天空之中,突然一道雷音响起,剑如电光,从天而降斩向陈铮。剑光如电,璀璨夺目!映照着山体,在一刹那间,雷霆爆鸣,银蛇乱舞。

    气势凝聚到巅峰,贾臻终于出手了。

    嗤!!

    一道血河横空而出,蜿蜒曲折,迎向落下的剑光。

    剑光对刀光,针锋相对。

    两人周遭一丈之内,刀光纵横,剑气如潮,草木山石,被搅得支离破碎,在石阶上刮出无数道裂痕。

    贾臻的剑法,干净利落,毫无拖泥带水之感。动气,出剑;回气,收剑;动作如行云流水,每一分力量都用的恰到好处。

    剑如雷龙,腾跃天地间,呼啸纵横;一举一动,浑若天成。

    陈铮凝罡成刀,刀芒挥洒,气势汹涌,阴风怒号,杀气冲天。

    绝灭万物,死亡气息天地变的萧瑟,一丈之内,气温骤然下降,片片飘雪落地,雪花越下越大,倾刻间化作暴风雪,袭卷向贾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