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凡委身伺妖,东林书院自会处置,以给世人一个交待。陈兄杀我书院弟子,也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温广仕一指点中孟凡,封禁他的修为,挡在陈铮的面前。

    “嘿嘿,孟凡委身伺妖,东林书院难辞其咎。我怀疑东林书院与妖族暗勾结,还是把此人交由我等处置吧。如若不然,难堵天下人的悠悠之口。温兄也不想让夫子的千年声誉受污吧?”

    陈铮一心要杀了孟凡,把夫子都抬出来了。

    “陈兄,我知你与东林书院势同水火,但你敢把夫子牵扯进来,是要与我理宗一派开战吗?”温广仕怒目而视。

    朱子创立理宗,东林书院只是其中一脉。夫子名声受污,这是在打理宗的脸,断理宗的根。

    孟凡委身伺妖,为保理宗之名,必须抓回去内部处置,这样才能把影响降到最低,免的有人借题发挥,把事情扩大化。

    陈铮一味地对孟凡喊打喊杀,不是为了除妖卫道,而是有着私心。弄臭了东林书院的名声,他日渔阳郡南下,就少了一个敌人。

    而青州是东林书院,乃至理宗的基本盘,绝不允许境外势力踏入一步。所以,于公于私,温广仕都不能让陈铮得逞。

    “看来,咱们是要作过一场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说到底还要靠拳头讲道理,拳头硬者道理最大。

    陈铮猛地向前一步,催动起鬼爪手,双手成爪,十指间罡气吞吐,一道道鬼气缭绕,散发出阴森森的气息。

    胡一飞也解决了敌人,五六名围攻他的东林书院弟子,被他斩杀。看到陈铮的动作,直接冲过来,横刀于胸前,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盯着温广仕。对方稍有举动,必将迎来他的雷霆一刀。

    两大先天九层的高手虎视眈眈,气氛凝重,温广仕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他丝毫不怀疑,一旦动手,这二人绝对会顺水推舟把自己干掉。

    借口都找好了,勾结妖族。

    面对两大高手的逼迫,温广仕的脸色阴晴不定,为了一个委身于妖的孟凡而把自己搭进去,实不值得。

    看出温广仕的犹豫,陈铮冷笑一声。

    理宗之人天天把“存天伦,灭人欲;三纲五常,伦理道德”挂在嘴边,到最后却变成了自私自立的伪君子。

    陈铮早看出来,温广仕绝不会为了孟凡而拼命。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这是对理宗弟子的最好写照。

    “孟凡必死,其勾结妖族之事,我可以当作没看到。但温兄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若不然就等着理宗的名声臭大街吧!”

    把温广仕逼到墙角,退无可退,让他在自家性命与理宗的名声之间做选择。陈铮答应不把孟凡勾结妖族之事说出去,等于是给温广仕架起了梯子。

    温广仕也是聪明人,借机下梯,对陈铮拱手说道:“多谢陈兄体掠,不知是什么条件?”

    温广仕的修为不弱,能与稷下学宫的王守仁交手三十招而不败,即使在正魔十八宗内,能与之相比者也不多。

    陈铮眼神闪烁,开口说道:“省身照壁,还请温兄相助一臂之力。”

    “就这个条件?”

    温广仕有些不敢相信,陈铮提的条件太简单了。

    说句大不敬的话,理宗在正道眼中就是异端,异端比之异教徒更可恶。不说人人喊打,但也受到了正道各派的孤立。

    温广仕进入朱子洞天,正道各派的弟子不待见他,魔道诸宗对他虎视眈眈。犹如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陈铮提的条件,对温广仕而言,简直就是福音。

    “没问题,省身照壁,我必助陈兄一臂之力!”

    温广仕答应的太痛快,陈铮倒有些心虚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被温广仕给算计了。

    任凭他想破了头皮,反复回想着刚才发生一切,乃至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他占据主动,而温广仕受到逼迫,只能被动接受;但他就是感觉不对劲,心里也很不爽。

    “我怎么觉得温广仕得到的好处比咱们多呢?”

    胡一飞凑到陈铮面前,用肩膀撞了一下陈铮,悄声说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

    “会不会是他答应的太痛快了?”胡一飞皱着眉头,很不确定的问道。

    陈铮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难道你想打一场?”

    打一场是不可能的,温广仕的修为不弱。逼迫太甚的话,对方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处。

    看到陈铮与胡一飞悄声低咕,温广仕的眼中露出一丝讥诮之色。这就是不读书的后果,明明握了一手好牌,最后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理宗的本质就是利己主义!

    别看口号喊的震天响,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更是搞出一套“存天伦,灭人欲”的道理,借助三纲五常,道德伦理来约束众生;但也只是口号而已,忽悠一下普罗大众,给自己竖立起一座道德丰碑。

    孟凡为了活命,可以委身于妖;他温广仕为达目的,也不惜与魔道合作。

    嘭!!

    异变骤生,温广仕突袭杀手,一掌拍碎孟凡的头颅。大义凌然地叫道:“孟凡勾结妖族,死不足惜。今天温广仕在夫子面前,清理门户,卫我正道。”

    看着孟凡倒在血泊中,彻底死绝,陈铮与胡一飞面面相觑,看向温广仕的眼神中透出一缕杀机。

    此人外表一派温润如玉的君子的作派,没想到这么狠辣。眼睛都不眨一下,一掌拍碎了孟凡的头颅。

    与这种人合作,可要多长一个心眼,免的被对方卖了洋洋得意。

    陈铮与胡一飞互视一眼,不约而同,对温广仕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

    “孟妖人已死,咱们赶紧前往省身照壁,免的被其他人捷足先登。”温广仕掏出一方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秽物,直接扔在地上。

    “还请温兄在前头带路!”陈铮拱了拱手,对温广仕的刚才的行为,视而不见。

    老大不说老二,都是千年的狐狸就不玩什么聊斋了。温广仕心思阴狠,陈铮也不见的好到哪里去。

    说实话,温广仕待在理宗被埋没了,他应该投入魔道,绝对能混的风生水起。

    李丰尧正要激发清月铖,突然被胡一飞按住,看到胡一飞对自己摇头。露出茫然之色看着胡一飞,似乎在询问为什么。

    胡一飞暗叹一声,真是个老实的孩子,也不知这样纯真的本质能够保持多久。

    “希望你能不忘初心,始终如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