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不要担心,这只空间口袋就当哥哥送你的见面礼。(书屋 shu05.com)”

    李丰尧接过空间口袋,有些不知所措,他根本不知如何使用。

    空间口袋需要凝聚了心灵之光,以心灵之力才能开启。李丰尧才后天一层的修为,根本无法使用。

    陈铮诧异的看着胡一飞,这厮做足了要在朱子洞天搜刮一番的准备。

    “你带这么多空间口袋干什么?”

    “你管的着吗,胡爷身家丰厚,爱戴多少就戴多少。”胡一飞没好气的顶了一句,打开空间口袋,把所有的箱子都收纳进去,然后交给李丰尧。

    “这里是朱子的藏书之地,那么距离省身照壁一定不远了。咱们马上出去寻找省身照壁。”

    胡一飞收获满满,突然对二人提议道。

    有了李丰尧这个活地图,一定能抢在别人面前找到省身玉壁。

    李丰尧早就从胡一飞口中得知省身玉壁的功效,若能借助省身玉壁参悟青帝木皇功,绝对事半功倍,为他节省大量的时间。

    李丰尧错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必须利用一切手段,才能补回自己的差距。

    三人从书架后面出来,正要走向洞室石门,一阵脚步声传进来。

    “不好,石门被打开了,有人捷足先登了!”

    突然间,门外传来惊呼声,一道人影闪进来,看到陈铮等三人,脸色猛地一变。

    “你们是什么人,敢擅入朱子坐关之地?”来人一身儒服,腰挎长剑,面白无须,看到陈铮三人后,眼中射出一道寒光。

    “把东西交出来!”

    这人猛地后退一步,堵在石门前,声色俱厉的厉喝起来。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忽然身形一闪,一道阴森气息扑向对方。凝聚罡气,化作泣血刀的模样,斩了出去。

    刀光森寒,散发着妖邪的血光,一道血线划过,在对方的脖子前抹过。

    噗哧!

    血花飞溅,这人双目暴突,嘴里发出“嗬嗬”的叫声,仰面栽倒在地上。

    “贼子,敢杀我书院弟子!”

    骤然之间,一道厉喝声传来,石门外冲进一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同伴,脸色阴沉,手腕猛地一抖,一朵剑花飞出,一剑光寒,罩向陈铮。

    “保护李丰尧,这些人交给我了!”

    陈铮大喝一声,催动刀芒,迎向剑光。

    滋滋……

    刀剑齐冲,劲气互撞,陈铮与来人齐齐后退一步。

    “孟凡?”

    看清来人后,陈铮大吃一惊。

    神都时,孟凡伙同青云宗弟子丁勉,算计于他,白世镜因此而修为被废。他记的清楚,孟凡已经被他震断心脉而死,怎么会出现朱子洞天。

    “难道是死而复生?”

    看到陈铮惊骇地表情,孟凡报复性的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剧烈地的恨意,面色狰狞,目眦欲裂,恨声叫道:“陈贼,你没有想到哪,孟凡不仅没死,而且因祸得福,新仇旧恨,今日我要让你百倍偿还。”

    说罢,一剑刺出,尖锐的破空声,带着一股凌厉的气机,直接刺向陈铮。这一剑,孟凡含恨而出,剑法中透着森森的怨厉之气,剑破空气,如鬼哭狼嚎,卷起一股阴风卷了过来。

    陈铮皱起了眉头,儒家武学讲究“浩然之道”,堂堂正正,正气充塞于天地之间,诸邪不侵。

    虽然理宗的路走偏了,但陈铮不止一次与东林书院的弟子交手。无论剑法,还是其它,一招一式,都是规矩森严,让人不能越雷池一步。与之相搏,总觉的缚手缚脚,好似带了镣铐。

    而如今,孟凡的剑法中却透着一股子邪气,更是弃萧运剑。陈铮心中猜测,定与孟凡死里逃生有关。

    他的记忆绝对没错,孟凡被他一掌震断心脉而死。能够死而复生,想必负出了极大的代价。

    “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陈铮冷笑一声,催动刀芒,一道血光闪电而出。阴森的气息,冲散了孟凡的袭卷而来的阴风,向其胸前斩下。

    论对阴气操控,孟凡与陈铮相比,无异于鲁班门前耍大锯,纯属自取其辱。

    孟凡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自他死而复生,因祸得福,修为大进,性情也随之大变,变的阴不阴,阳不阳,比之魔道弟子还要邪门。

    看到陈铮一刹那,就止不住心中杀意,手中长剑猛地一曲一折,如折飞花,飞身扑向陈铮。

    滋!!

    细长的剑身,曲折如意,如灵蛇扭曲,一股妖异的气机渗透,直接崩溃了陈铮的以罡气凝聚的刀形。

    “噫?”

    陈铮惊咦一声,抽身后退,鬼影无踪化作一道虚影,曲指连弹,消磨着孟凡的剑光。这一剑大出他的意料,对方的剑法中透着一股妖异的气机,竟然让他的罡刀无法何持形状。

    孟凡一剑击溃陈铮的罡气,士气大增,觉的陈铮不过如此。长剑如毒蛇,剑芒如蛇信,危险而阴毒。

    突然,细长的剑光,曲绕如丝,向着陈铮缠绕过来。

    就在陈铮与孟凡激战中,石门外再次冲进五六人,看到胡一飞与李丰尧,眼中暴射寒光,大喝一声,冲了过去。

    “站到我身后,保护好自己。”

    胡一飞脸色一沉,把李丰尧拉在背后,虚空刀出鞘,一抹刀光斩出。

    噗!!

    刀光如练如电,一刀即出,斗转星移,凌厉的刀意,纯粹的杀机,直接把来人斩为两断。

    胡一飞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杀人不用第二刀”,不二神刀终于露出了威风。眼前之人,果真被他一刀斩杀。

    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好刀法!”

    胡一飞的这一刀,连陈铮看了都眼热不已,不禁大声赞好。

    受胡一飞刀法刺激,陈铮双手划落,罡气聚于双爪之间,拉出一道道幻影。五根指就跟百炼精钢打造,透出殷红的血光,撕断了漫天的剑丝。

    白骨阴风诀,当世绝顶魔功,化天地阴气为己用,以阴气粹炼真气,阴狠毒辣。辅以鬼爪手,普一出手,就鬼气森森,阴风怒吼,鬼影崇崇。

    陈铮以先天九层的修为催动鬼爪手,更令这门神功增添几分阴邪之气。双爪成芒,划破了空气发出“滋滋!”响声,好像油炸空气,阴邪森寒的气息扑天盖地,让整间石室的温度骤然下降。

    温度聚降,地面凝结一层冰霜。劲风划过,卷起一道阴风,让孟凡大吃一惊。眼前满天的爪影,如百鬼乱舞,阴森恐怖。

    “先天九层!”

    陈铮表现的实力,让孟凡骇然大叫起来。

    他以生命为代价,把自己搞成一副鬼样子,才有了如今的一身修为。陈铮又凭什么,有什么资格,竟然也达到了先天九层的修为。

    孟凡的目光中,透着阴毒,妒火雄雄,整个人变成厉鬼一般,披发乱舞。骤然之间,体内冒出一股妖邪之气。身体飞速游走,化出十几道幻影,把陈铮包围起来。

    “啊……”

    此刻的孟凡简直就是一只妖魔,嘴时发生含糊不清的嚎叫,就像变成一只毫无理智的妖兽。剑光幽幽,散发着浓郁的妖气。

    “妖人?”

    陈铮脸色随之一沉,眼中闪过一道血色。

    “嘿嘿,东林书院的弟子竟然委身于妖魔,真正是不知死活。今天,我就为夫子清理门户,除妖卫道。”

    陈铮一声冷笑,身如魅影,扑杀向孟凡。

    妖魔人人得而诛之!

    天妖殿,魔道八派之一,世人畏惧如虎狼。但天妖殿的弟子,却是除妖卫道为己任,镇守北大荒,常年与妖魔搏杀。

    拓跋野的“戮妖刀”之名,就是通过斩杀妖魔而得。这一名号,非是贬意,而是褒奖。

    说起来很可笑,魔门竟然以“除妖卫道”为己任。但这就是事实,天妖殿的存在意义,就在于斩杀,清剿北大荒的妖族。

    “可恶!”

    孟凡委身于妖魔,性情大变。若在平时,他还能隐藏不被人发现,如今见到陈铮,受到剧烈的刺激,理智近乎于无,眼中凶光暴射,杀机毕现。

    妖气横冲,长剑如毒蛇游走,刺向陈铮的要害。

    陈铮修习鬼爪手,随着修为不断提升,这门武技已超脱蕃篱,进一步升华。面对化身妖魔的孟凡,双爪在身前用力一划,道道血影抓向剑光。

    一股强大的劲气震散了孟凡的妖气,沿着长剑直接钻入他的体内。阴冷森寒的气劲消磨着他的妖气,周身气血被冻结。

    妖气被消磨,孟凡理智回归,不由的脸色大变,转身就要逃走。他委身于妖魔之事暴露,天地之间,已无立足之地。

    “想逃,晚了!”

    突然一声冷哼,在孟凡的耳边炸响。

    不等他反应过来,一股凌厉的气劲轰来,催毁了他的护体妖气,在身体内部爆发。

    孟凡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落在地面,“滋滋滋……”冒起一道幽绿的青烟。

    就在陈铮准备一掌拍死孟凡,突然一声冷喝传来。一道人影从石门外窜进来,朝着陈铮大叫道:“陈兄,掌下留人。”

    轰!!

    陈铮反转手掌,轰向对方。劲气相撞,双方各退一步。

    陈铮眼中,血光闪烁,死死盯着来人,沉声喝道:“人妖不两立,何况委身于妖!夫子当面,你若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理宗必被打入妖魔之列,人人得而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