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广的洞室里,正面石壁上悬挂着朱子的画像,另两侧是一排书架,上面摆的全是书。书架与石壁相距三尺,十几口箱子垒在地上。

    刚才在石门口感应到的隐晦气息就是从箱子中溢出来的。

    拜了朱子,陈铮直奔书架后的箱子。

    “嘭!”

    一只箱子打开,一股浓郁的气息扑面而至,令陈铮的真气都为之一震,差点从丹田中冲出来。

    “天晶?”

    看到箱子里码的整整齐齐晶石,胡一飞惊叫出声。这些晶石,外表看起来就跟乳白色的玉石,把李丰尧的眼都看直了。

    “好多的玉石,这要拿出去能卖多少银子啊!”

    “哼!”胡一飞冷哼一声,道:“这是天晶,无价之宝。”

    李丰尧一脸的茫然之色,问道:“什么是天晶?”

    “可以让你修为提升的天材地宝。”

    没理会胡一飞与李丰尧的说话,陈铮沿着石壁行走,忽然在一口稍小的箱子前停下。伸手打开箱子,眼前猛地一亮。

    “晶玉!”

    满满一箱子的晶玉,足有三四百块,光华内敛。隐隐一道气机流转,似与天地相交融,在吐吞着天地元气一般。

    “果然有晶玉!”

    堂堂的朱子的坐关之地,连一块晶玉都没有,陈铮是绝不相信的。

    几十箱的天脉之晶,十多箱的晶玉,可以支持一个人修行到阳神境的资源。就这么摆放在书架后面,胡一飞眼睛都花了,恨不得全部据为己有。

    只这几十来口箱子,若在外面,足以引起一片腥风血雨。

    “噫,这是什么?”

    李丰尧站在一只箱子跟前,突然惊叫出声。

    油黄色的玉石,乍一看好似石头。但能与天晶与晶玉放在一起,足以说明它的价值。这些黄色的石头,与鸡黄石相似,隐隐有一股油腻的光泽。

    “祖脉结晶!”

    胡一飞惊叫一声,直接从箱子里取出一块祖脉结晶,油黄色的结晶,好似一块黄油,入手滑腻,一股沉浊的气息蕴藏在结晶中。胡一飞默运天罡心法,突然经脉中传来一股肿胀感,一股沉重的气息流入经脉之中。

    祖脉之气如同铅汞,在经脉中流动,胡一飞的脸色微微一变:“这是经过精炼的祖脉之气。”

    陈铮听到“祖脉结晶”,眼睛都绿了。一步跨过身前的木箱,对天脉晶玉看都不看一眼,冲到胡一飞身前。

    他来朱子洞天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搜集祖脉之气吗。如今,十几口箱子就摆在自己的面前,每一口箱子里都装载着上百块祖脉结晶。

    从箱子中捞出一块结晶,催动白骨阴风诀,经脉微微肿胀,一股沉重厚实的气息流入经脉。行走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再经络脉。

    识海之中,白玉门猛地一震,生成一股吞噬力,瞬间就把经脉中的祖脉之气吞噬。

    “果然是祖脉之气!”

    经过精炼的祖脉之气,被浓缩成一块结晶,蕴含着庞大的祖脉之气,就这么一块拳头大的结晶,足以抵得上他在一天的吸收量。

    而眼前却有十几口箱口,满满的都是祖脉结晶。陈铮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五百块,就能让他的阴神转化完全。

    “这次真的赚了,咱们怎么分?”

    胡一飞背靠神刀宗,但他的全副身价也比不上眼前这些箱子,颇不急待的提出瓜分。有了这些资源的辅助,足够让他突破阴神境了。

    面对眼前的少海量财富,陈铮眼神闪烁,忽然扭头看向李丰尧。

    这里是朱子坐关的洞府,李丰尧得了朱子的传承,这里的一切都拥有所有权。若无李丰尧点头,二人凭借修为,强行分配,不知会不会惹恼了朱子。

    好在李丰尧是个识相的人,若无陈铮把他从高山镇带出来,他还是一个缩在乡下的野小子。而无胡一飞一路拼死相护,他也不可能到达昆仑山,得到朱子传承。

    于情于理于利,李丰尧都不能拒绝。

    昆仑山中不知来了多少的高手,想要平安离开这里,还要靠陈铮与胡一飞的保护。

    “咱们一起进入这里,我得了朱子的传承,已经是天大的机缘。这里的东西,就由二位哥哥平分吧!”

    陈铮闻言,心中一惊。眼中闪过一道血光,瞪着李丰尧看个不停,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胡一飞倒吸一口冷气,不可思议的盯着李丰尧。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疼,他恐怕还不知这百十多口的箱子具有价值,一张嘴就送给自己与陈铮。

    “不行,这些箱子的价值太重,足以抵得上一家二流宗派的底蕴,我不能占你的便宜。”胡一飞摇摇头,连忙拒绝。

    “若无二位哥哥,就没有李丰尧的今天。二位哥哥若是不受,李丰尧宁愿让它们永埋此地。”李丰尧的态度很坚决,一定要让陈铮与胡一飞平分这些箱子。

    “好兄弟,胡一飞果然没有看错你。”胡一飞突然揽住李丰尧的肩膀,激动地叫了起来。不等李丰尧说话,就打断他,道:“好兄弟,你不明白这些箱子的价值,但哥哥不能占你的便宜。”

    陈铮点点头,神色肃穆,对李丰尧说道:“说不定这些箱子是夫子特意留给你的,咱们不能据为己有。”

    说实话,陈铮的内心里是很相占为己有的,但他心中顾忌朱子,又有胡一飞在跟前,只能深深的隐藏起自己的贪婪。

    看到陈铮与胡一飞拒绝平分,李丰尧的脸色一正,语气坚定道:“咱们三个平分,这回你们不能再说占我便宜了吧?”

    陈铮最在意的还是十几口装满祖脉结晶的箱子,若是平分,他能分到至少五箱,将近五百块祖脉结晶,足够他把自己的阴神本质转化完全。

    反倒是天晶与晶玉,陈铮并不缺少。于是,陈铮故作大方道:“我只取五箱祖脉结晶,天晶与晶玉一块不要。”

    说罢,陈铮挥手一招,装满了祖脉结晶的五口箱子被他收入空间口袋中。

    胡一飞也有样学样,挥手收了五口箱子,对李丰尧说道:“我也只拿五箱祖脉结晶。这些天晶与晶玉留着给你修行所用。”

    “不行,不行,我用不了这么多。再说,这些多的箱子,我一个人也拿不走啊!”

    李丰尧的话出口,陈铮与胡一飞不由一怔,倒是忘了李丰尧没有空间口袋。还是胡一飞豪气,直接从腰上解下一个巴掌大的香囊,递到李丰尧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