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前辈!”

    不管有意无意,自己身上的伤,已经痊愈,必然的感谢是要有的。(书屋 shu05.com)这可是一位绝顶高手,礼多人不怪,总不会有坏处。

    “好臭!”陈铮的鼻翼闪动,一股臭味扑鼻而入。

    “哪来的臭味儿?”胡一飞伸手在鼻前闪着风,左右观望着惊叫起来。“李大郎,是不是你?“

    臭味儿是从李大郎身上传来的。

    此刻,李大郎有口说不出,就像哑巴吃黄连。

    刚才,他被一股清凉气息包裹着,清凉气息渗入全身,对他洗筋伐髓,体内的污浊排出,一股油腻的垢物粘在皮肤上,臭味儿就来自于这些油垢物。

    “洗筋伐髓!“

    陈铮的眼中,一道血光闪过,盯向李大郎。

    灵觉感应之下,李大郎的气血纯净,就连筋骨都强健一倍有余。终于明白,木盒内装的是什么东西。

    陈铮的目光看向木盒,只见里面放着一颗碗豆大小的东西。

    “只是散发的清凉气息就能让人洗筋伐髓,这是什么天材地宝?”陈铮从未听说过,世上有这种宝物。

    但看到中年人珍而视之,就知道绝非一般神物。

    中年人毫不理会三人,从木盒中取出来端详片刻,突然双手在伸手在胸前划过,一汪清池出现,把碗豆般的神物从木盒中跳出,落于清池之中。

    这一番动作行为,看的陈铮与胡一飞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只有李大郎傻乎乎地,震惊于身体的变化。

    中年人的全部身心都集中在清池之中,汇聚周围的浩然之气,落入清池之中。池水波荡漾,受到浩然之气的激发,神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根生芽,一株青色幼苗从清池中生长而出。

    越长越高,越长越粗;十几个呼吸之间,青苗成熟,结出一朵花蕾。

    这一番变化,造化幻奇,无论是陈铮、胡一飞,还是李大郎,都看的目瞪口呆。完全逆反了时光,刹那岁月。这般神通,已然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花蕾越长越大,突然间,一片叶子抽出。两片、三片……,直到生出九片叶子,一朵奇葩盛开。

    “咦,九叶清莲?”胡一飞骇然叫道。

    “怎么可能,九叶清莲已经消失三千年了?”

    随着胡一飞惊呼出声,陈铮心中亦是一震。

    “九叶清莲?从未听说过。”

    九片莲叶生成,四周的浩然正气似乎受到冥冥之中的吸引力,翻滚沸腾着,汹涌般的向着九叶清莲涌来。

    吸收了足够的浩然正气,九片莲叶中间结出一个苞,慢慢绽放,化作一朵莲花。莲花开了一息,便又枯萎,随后结出一果。

    “开花结果,是福是祸就看接下来的分晓了。”

    中年人伸手捏起莲花中间的果实,看着李大郎,突然问道:“可看清楚了?”

    李大郎看的一清二楚,但完全不明白中年人这一番操作是为了什么?一脸的懵逼,眼神茫然,好像一只迷途的羔羊。

    看到李大郎茫然无措的样子,中年子“呵呵……”笑了起来。笑声落下,似对李大郎说话,又似自言自语,“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后,中年人化作一道清光,注入李大郎的眉心之中。

    “且无惊慌!”

    被中年人所化清光附体,李大郎惊慌失措,忽然一声大喝在脑中震荡。他也不是蠢货,知道中年人别有用意,恐怕是不想陈铮与胡一飞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强行按捺下心中的惊慌。

    看到李大郎的反应,中年人微微一笑。这小子看着呆笨,却是个内秀之人。

    “敦厚老实,是个任付重任的人才,比神刀宗与黄泉魔宗的两个奸诈小子强了百倍。”

    中年人的形象在李大郎脑海中幻化而出,神情肃穆,对李大郎说道:“记住我的话,不得向任何人提及。夫子封道功败垂成,自封于不可知之末法之界。接下来,我传你青帝木皇功,待你修行有成,执半月铖前往不可知之末法之界,唤醒夫子。”

    李大郎表情木然,凝立不动。

    一段段的文字与符文显化,烙印在脑子里。文字与符文深奥难懂,晦涊拗口。李大郎虽识的字,却无法通畅的这些内容。他知道,对于自己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无论是否读懂,心神沉于识海,不断铭记这些文字与符文。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的文字与符文输入完毕。

    中年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不需要铭记,我所传你的功法,名为青帝木皇功。我已设下封禁,每当你的修为提升一层,后续功法就会自动解封。这门功法非同小可,不可传于别人,你要谨记在心。

    我在传你一门养吾心法,平素以这门功法掩盖青帝木皇功的痕迹。”

    得到中年人的传法,李大郎忽然跪下,嘭嘭嘭的磕了三个响头:“弟子拜谢师父传法……”

    话说一半,被中年人制止。

    “我是代夫子传法,你可称我一声师兄。记住我的话,不可对任何人提起夫子。”

    “是!”

    看到“中年师兄”神情严肃,李大郎连忙点头,发誓道:“我记的了,若泄露一个字,叫李大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誓言刚落,中年人的形象从李大郎的脑海中消失,一道清光显化,再次落向石台。

    中年人的脸上似笑非笑,盯向陈铮与胡一飞。

    陈铮与胡一飞瞬间就感应到一股浓浓的恶意,二人心神一紧,连忙躬身,叫道:“前辈有何吩咐,晚辈万死不辞!”

    “不愧是大宗弟子!”

    对于二人的识趣,中年人很满意。

    “今日之事,你知我知他知,不得向第五人泄露一字!”

    陈铮与胡一飞对视一眼,看到对方脸上的苦笑,齐齐一叹。中年人化作清入进入李大郎识海的一刻,二人就知道摊上大事了。

    如今听到中年人的警告,基本确定,自己被绞进一个大漩窝里了。事已至此,后悔无用。

    一脸的坚决,好像一个无畏的战士,陈铮与胡一飞露出严肃的表情,齐声应道:“前辈放心,今日之事,我二人绝不泄露半句。”

    中年人不相信二人的节操,微笑着摇头。

    二人见状,脸色不由一怔。

    “天河尊者在上,弟子胡一飞启誓:今天所闻所见,绝不对外透露一字,若违此誓,人神共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