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六一儿童节快乐!

    ………………………………………………………………

    “朱子传承?”

    陈铮走到石室中放置的石几前面,上面放有两物,一柄非铜非铁的兵刃,只有一尺长,形如半月;另一物是木盒,色如黑铁。

    “难道朱子封道之后,在这里留下了传承?”

    陈铮有些想不通,这不通情理。

    朱子开辟洞天,教化一方,竟然没有把自己的一生所学流传出去,反而把传承隐藏在昆仑山里。

    看着石凡上的半月铖,陈铮皱起了眉头,没听说过朱子使用兵刃啊?他又把目光移向黑铁色木盒上。

    “小心,不要乱动!”

    李大郎走到石几前,伸手去拿半月铖。陈铮与胡一飞见状,眼色不由一变,连忙出声止制。

    这石室中处处透着古怪,难免有什么机关。李大郎这般鲁莽,让陈铮与胡一飞大惊失色。随着一道大喝,吓的李大郎浑身一颤,手指撞向半月铖的刃口上,瞬间拉出一道血口。

    “嘶!”

    李大郎大吃一惊,连忙把手缩回来,一串的鲜血从手指上滴落。只是微微触一下,手指竟然被划破。

    “好锋利的刃口!”

    鲜血滴落在刃上,瞬间渗入其中。

    骤然间,半月铖发出一声轻鸣,毫光绽放,照遍石室,把陈铮、胡一飞和李大郎笼罩。

    如同被施也定身术,三人被青光笼罩,一动不能动。石几上的半月铖颤鸣着,凭空飘浮起来。三道青光落下,刺入三人的眉心之间。

    此时李大郎终于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脸色惨白,心生绝望。

    陈铮催动白骨阴风诀,凝聚罡气阻挡青光。先天九层凝聚出的罡气,刚柔并济,神兵利器不能破,没想到被青光轻易刺穿。

    “这是什么东西?”

    眼见到青光射向眉心,陈铮大惊失色。青光射在眉心,就像水入松土,瞬间渗入皮肉之下消失不见。陈铮惊骇的表情在脸上凝固,整个变成雕像一样。

    悬浮半空中的半月铖,挥洒青光,形所光罩,把陈铮、胡一飞和李大郎圈了起来。

    被青色光华刺激,下意识合上双眼。等再睁开时,三人大惊失色。

    周围一片白雾,只有中间数丈方圆没有白雾,一个头挽道髻的中年男子,宽衣广袖,端坐在一张石台上。

    陈铮总觉的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脑中一道灵光闪过,惊声叫道:“这不是刚才的石室吗,这个人是从哪来的?”

    以他先天九层的修为,对于中年人的出现,毫无所觉。只有一个答案,中年人的修为远远超过他。

    “阴神境,还是阳神境?”

    不光陈铮吃惊,胡一飞的脸上也露出了震惊之色。

    此刻,四周的白雾地的沸腾起来,翻滚着汹涌。

    “噫?”

    陈铮忽然惊咦出声,总觉的缺了点什么。目光落到石几上,原本上面放着半月铖跟一只木盒,现在不翼而飞。陈铮恍然大悟:“这里是幻境。”

    既然是幻境,不管眼前中年人是谁,对自己再无危险,让陈铮松了一口气。

    只有李大郎毫无见识,没有意识到眼前所见一切,都是幻象。看到面前的石台上坐着的中年人,面带威严,正气堂堂,心中生出一丝怯意。

    扑嗵一声,竟朝着中年人跪倒在地,“嘭嘭嘭”连磕三个响头,恭声说道:“小子李大郎拜见前辈,我们无意闯进这里,不是有意打扰前辈清静,还请前辈不要发怒!”

    “李大郎,你在干什么?”胡一飞惊叫一声,李大郎竟然对着一段幻影磕头,得了失心疯了吧,伸手就要把李大郎拉起来。

    陈铮却一动不动,轻蹙眉心,打量着四周。总觉的这里很怪异,可他说不出哪里怪异。

    “浩然正气吗?”

    看着四周翻滚沸腾的白雾,陈铮轻声说道。

    这就是让他感觉怪异的地方,浩然之气刚正不阿,乃是天下第一的破邪之气。幻象在儒学士子眼中,不过旁门左道,也受到浩然正气的克制。

    幻境中出现了浩然正气,浓郁程度,已然凝成雾状,这怎么可能?

    中年人盘坐在石几上,好似睡着般,没有一点反应。直到李大郎磕完头,忽然之间,略显虚幻的身形,变的凝实几分,微微抬起头看着李大郎,露出一丝笑容。

    “孺子可教!”

    说话音,目光在陈铮与胡一飞身上掠过,似在拿李大郎与二人对比。

    这一道目光,凝若实质,正拉扯着李大郎的胡一飞,动作一滞,惊骇地指着中年人。

    “你……你……”

    幻境中的人物活了过来,真是活见鬼。

    “小子无礼,该打!”中年人露出薄怒之色,手一抬,周围沸腾的浩然之气汇聚而来,凝成一把戒尺,打在胡一飞的手背上。

    啪!

    清脆地响声,手背上火辣辣的疼痛,让胡一飞痛呼一声。终于意识到,眼前的中年人,绝非幻影。

    “神刀宗胡一飞,拜见前辈!”

    手背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胡一飞,他所看到的绝非不是幻境,连忙躬身向中年人行礼。

    “还算有救!”

    中年人点点头,露出满意之色。而后,目光又落向陈铮。

    “黄泉圣宗陈铮,拜见前辈!”

    “黄泉魔宗?”

    看到中年人皱起眉头,陈铮心中没由来的一阵紧张。他无法确定,眼前的中年人倒是幻影,还是真实存在。

    但至少明白,阴神境的宗师,绝对没有这般神通,甚至是阳神境也不一定有这样的神通。幻镜留影,已然是天人手段。

    “难道是天人境?”

    这个念头冒出来,陈铮吓了一跳。

    “夫子的洞天出世了?”

    没有理会陈铮的惊骇,中年人喃喃自语,眼中露出迷茫之色。自朱子封道,他就镇守这座洞府,时间太久,他连自己都快忘记了。

    片刻后,眼中迷茫之色消退,中年人曲指轻弹,一道机括声响起。先前在石几上看到的木盒从他的袖中滑出,应声而开。

    一股浓郁的清凉气息充塞天地间,陈铮的精神为之一振,如同吃了人生果般,全身毛扎乍开,贪婪的吞噬着这股清凉气息。

    胡一飞更加夸张,哇哇大叫着,他身上的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精神恢复。清凉气息来的快,去的也快。等到清凉气息消失,胡一飞的伤势已然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