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胡一飞陷入军阵包围之中,一道人影从昆仑山顶翻越而过。s`h`u`0`5.c`o`m`更`新`快

    “咦,有打斗声!”

    人影翻下山坡,突然听到一阵激斗声。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翻过西昆仑的陈铮,听到打斗叫骂之人的声音很耳熟,他的脸色微微一变。惊声叫道:“是胡一飞,他怎么也来了。”

    胡一飞与班濯向来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

    陈铮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来胡一飞遇到对手了,不然不会被气的哇哇大叫。

    噗哧!

    朋友有难,不能袖手旁观。而且,此次前来争夺省身照壁的高手极多,若有胡一飞与班濯相助,比他单打独斗强了无数倍。

    想到这里,施展鬼影无踪身法,化作一道流光飞落山谷。看到胡一飞被困在军阵之中,另一方向,李大郎被十几名围追,眼看就被追上了。

    “他们怎会凑到一起的?“

    面露疑惑,陈铮速度不慢,一道血光飞起,阴风袭卷,杀向李大郎。

    陈铮不是胡一飞,心狠手辣,就连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他也下的去手。气机外泄,刀光袭卷,十几名军士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他的刀意侵入体内,心脉尽断而死。

    “陈铮,你怎么在昆仑山?”

    看到陈铮从天而降,胡一飞惊喜过望,一刀逼退包围自己的军士,大喊大叫起来。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跟李大郎在一起,还到了昆仑山?”陈铮没想到,李大郎也来了朱子洞天,还与胡一飞混在一起。看到胡一飞来了援手,周惕眼中闪过一道异色,突然丢下军士,冲向书山谷深处。

    “不要放走周惕,陈铮快拦住他!”

    看到周惕向着谷深处逃走,胡一飞脸色一变,冲着陈铮大叫起来。

    噗!

    一抹寒光闪过,陈铮从原地消失,拦在周惕身前,一刀斩出。

    “滚开!”

    周惕厉喝一声,手中长剑爆出一团光芒。罡气爆炸,轰向陈铮。

    轰!!

    二人的刀光与罡气对撞,陈铮居高临下,缅铁重刀势大力沉,直接把周惕斩入地下。

    突然间,轰隆隆一阵巨响,地面塌陷,露出一个三尺大的地洞,哗啦啦的流水声从洞口传出,周惕掉入洞中消失不见。

    “噫!”

    陈铮站在洞口,看着一道幽暗的河流,惊叫一声,竟然是一条地下暗河。周惕也是命好,借着暗河逃走了。

    “这条暗河一定通往朱子洞府,咱们追!”胡一飞有朱子洞府的地图,看到书山谷地底是一条暗河,恍然大悟。没有丝毫的犹豫,纵身跳入洞口。

    “会游泳吗?”

    陈铮扭头看着李大郎,突然问道。

    “会一点儿!”

    李大郎意识到了什么,稍一犹豫,用力点了点头。

    “那就好!”

    不等李大郎反应过来,陈铮一掌拍在他的后背,把他推入河中。凝聚护体罡衣,紧随而下。

    这条暗河深约两三丈,河流湍急,陈铮刚入水,就被一道水浪卷入河底,顺水而走。

    河流湍急,冰寒刺骨,跳入河中,李大郎倒抽一口冷气,差点被冻死过去。紧咬一下舌头,暗叫一声:“好冷的水。”

    李大郎的脸色被冻的发白,在地下河里不知漂游了多长时间,他的体力消耗的七七八八,想要向陈铮与胡一飞求救,刚一张嘴,就被呛了一大口冷水。

    突然,一股温热的气息,从他后背透体而入,在体内行走一圈,驱走了李大郎体内的寒气。李大郎扭头看去,见是胡一飞,心神随之放松,骤然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在这种冰水一般地下河中待久了,饶是以陈铮与胡一飞的修为,也有些受不了。

    苦苦坚持着,也不这条暗河通向何方。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河流速度变缓,陈铮的精神一震,从水中跃起,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处地下石窟。逆转真气,降落的身体猛地拔高一尺,强行从河面横挪向岸边。

    噗嗵,噗嗵!

    两道水花溅起,胡一飞与李大郎也从水中跃起,落到岸边。

    “这是什么地方?”

    陈铮摇头道:“不知道!”

    “先别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把李大郎救醒!”

    胡一飞闻言,把李大郎丢在地上,轻轻一掌拍在对方的胸前。劲力透体而入,震动了李大郎的肺部。

    咳咳……

    一股水箭喷出,李大郎剧烈咳嗽起来,一股股河水从嘴中吐出。

    “好点儿没有?”

    李大郎脸色惨白,精神萎靡不振,有气无力道:“好点了!”

    “这是什么地方?”李大郎环顾四方,空荡荡的石窟,一条石道不知通向哪里。自从进入洞天后,李大郎际遇之离奇,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高山镇的乡下小子了。

    “咦,那里有条山道!”

    顺着李大郎的看去,陈铮与胡一飞果然看到一条山道。

    “走!”

    提起李大郎,胡一飞跃身而起,鹊起飞落,落在石道上。陈铮紧跟在后,二人一前一后,沿着石道而行。

    石道蜿蜒曲折,忽而向下,忽而向上,走了一百余丈,看到前方有一座石门关掩。从中传出说话的声音。

    “哈哈哈,我终于找到朱子的遣府了!那些欺辱过我的,看不起我的,等到修行有成,一定会十倍还之。”

    这是一位二十来岁的青年,一身布衣,面目中依稀透着一丝贵气,显是出自权贵之家。只是,他的言语中,透出一股浓浓的怨戾之气。

    就在他得意忘形,幻想着修行有成,突然一道寒光暴射。

    “不好!”

    青年脸色大变,突然胸口一疼,一截剑尖从后背穿刺而过。扭过头,看到一位身着仆服的男子,眼中露出疯狂之色。

    “有福,你……”

    “世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朱子传承我也想要,我也想出人头地啊!”

    噗哧!

    一道血箭喷射而出,这位世子闷哼一声,气绝身亡。

    “哈哈哈,朱子传承是我的了!”

    看到青年气绝,仆人眼中放出一道厉色,大笑起来。

    “背主小人,人人得而诛之!”

    胡一飞脸色阴沉,骤然一刀飞起,斩向仆人。

    刀光破空,又迅又急。仆人的实力连半步先天都不是,哪何躲的过胡一飞近乎偷袭的一刀。

    噗!

    长刀划过半空,直接由侍从背后刺入。

    “你们是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仆人从天堂骤然坠入地狱,面孔扭曲的指着走入洞室中的胡一飞,陈铮等人。

    “杀你的人!”

    胡一飞抽刀归鞘,仆人倒地气绝。

    “杀人者,人恒杀之。背后噬主之人,没想到自己也会被杀吧!”胡一飞恨声说道。

    陈铮却是摇摇头,对于胡一飞的愤慨不以为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