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巍峨庄严,被誉为朱子洞天的第一神山,万山之祖,万水之源。只见冰雪覆盖山巅,一片白茫茫。

    行至半山腰,雪花飘落,寒风四号。

    陈铮遥望山巅,白雪皑皑,寒风挟裹了风雪,一片白茫茫。

    距离江城月旦评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当初他与拓跋野借着生死搏杀之威势,很顺利的脱身。然后一路马不停蹄,直奔昆仑山而来。

    昆仑山分东西,陈铮位于西昆仑,大雪封山,山路难行。陈铮凝聚护体罡衣,顶风冒雪,往山巅而行。

    据《鲁公密探》记载,朱子是在东昆仑坐关。陈铮要翻过脚下的山,才能到达目的地。

    当初正魔两道齐聚雍州,由过地洞通道进入朱子洞天,分散于世界各地。与陈铮同行的李大郎,也机缘巧合进入洞天之内,恰好落于昆仑山附近。

    位于西昆仑地陈铮,一心攀越脚下神山,绝没有想到,李大郎与他相隔一山,正经历着一场险恶。

    东昆仑山,两匹马驰骋而来,马背上赫然就是胡一飞。没想到,他也到了朱子洞天,而且与李大郎混在一起。

    胡一飞指着前面的大山说对李大郎说道:“看到前面山坡没有?翻过山坡,就是书山谷。据闻,朱子曾在这里隐居坐关,山谷中书籍堆积成山,汗牛充栋,故尔取名书山谷。”

    说到这里,胡一飞嘿嘿笑着,看着李大郎。他都没想到,自己进入朱子洞天,会遇到李大郎,并借助李大郎的机缘,得到省身照壁的消息。

    只可惜,李大郎行事不密,见识太短,不知省身照壁的珍贵,无意泄漏了消息,引起正魔两道追杀。若非遇到胡一飞,早就尸骨无存了。

    此时,他带着李大郎,一路拼杀,终于到达东昆仑,来到朱子坐关的藏书谷前,不由松了一口气。

    前面山坡陡峭,马匹无法通行,二人翻身下马,徒步前行。刚翻过山坡,进入书山谷,胡一飞忽地涌起不安的感觉。

    如今,他已经先天九层的修为,灵觉敏锐。突然间,心血来潮,谷中必有危机

    “小心点儿!”

    就在李大郎面露疑惑,突然从谷中杀出一群人。

    为首者是一位十八九的青年,剑眉星眸,相貌英俊,只是略薄的嘴唇,让他看起来有些轻佻。看到胡一飞后,得意的嘿嘿一笑,道:“都说胡一飞杀人不用第二刀,故有不二神刀之名,不知是不是浪得虚名?”

    胡一飞皱起了眉头,扭头对李大郎吩咐道:“大郎,一会打起来,就往谷里跑。只要逃到朱子坐关的地方,这些人有天大的胆了,也不敢放肆。”

    李大郎经过一路追杀,脱胎换骨,闻言点了点头,对胡一飞说道:“胡大哥要小心!”

    对李大郎交待一番,胡一飞突然向前一步,拔出虚空刀,护在胸前。

    “我当是谁,原来是无极星宫的周惕。我与司徒晴朗颇有交情,若被他知道自己的同门师弟与魔道勾结,会不会清理门户呢?”

    “哼,费话少说!”

    周惕眼中闪过一道厉色,指着李大郎叫道:“抓住那小子,搜出朱子遣府的地图。”

    话音未落,两道人影扑出,直奔李大郎。胡一飞横刀一斩,一道刀气冲向二人,厉喝道:“滚开!”

    胡一飞手中虚空刀猛的劈出一道刀光,他突破先天九层不久,若不然也不会迟到。到达雍州时,陈铮已经先他一步进入朱子洞天。

    刀光一闪,便有一人惊呼惨叫,被胡一飞一刀砍翻。

    咻咻咻……

    突然,几十道寒芒突破空气,向胡一飞簇射而来。

    “弩箭,你们是雍州谁的手下?”

    武者搏杀,无所不用其极,但却很少用弩箭,只有军队才有成建制的弓弩兵。胡一飞反应极快,敌人弩箭刚出,他揪住李大郎猛地横挪十几丈,随手把李大郎抛起,催动虚空刀,杀入人群。

    嗤!

    寒芒袭来,胡一飞一刀斩落,叮当一声,弩箭被斩作两断,伸手抄来半截箭矢,看到箭尾上刻着“曹”字,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你们是洞天土著!”

    雍州没有曹姓军阀,加之雍州是太一道派的地盘,外州之人绝不敢带着一队精兵入境。只有一个解释,周惕与洞天当地势力勾结起来了。

    这就很好地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甩脱身后的追兵,反而被周惕抢先一步,堵在了书山谷。

    土著不是个褒义词,周惕身后几人闻言,脸上闪过一道怒色。

    胡一飞深谙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一刀斩断箭矢,顺势而起,杀入人群之中。借着敌人的掩护,虚空刀连闪,天罡三十六式施展开,刀如潮涌,踏罡步斗,眨眼间就有三四人倒地。

    周惕看到胡一飞鹊起鹊落,就有四名手下被杀。这些人他还有用,不由大怒,亲自拨剑杀向胡一飞。

    胡一飞见状,不愿纠缠,飞身扑向谷中。抓起正往谷里逃跑的李大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可恨!”

    看到胡一飞逃入谷中,周惕恨恨地跺了一脚,大叫道:“追,绝不能让他捷足先蹬!”话音未落,抢先一步追了过去。

    胡一飞刚冲出不到五十丈,又一队精锐兵卒,结成军阵把他拦下。

    “可恶!”

    虎落平阳被犬欺,错非今天,眼前这些蝼蚁根本不放在他的眼中。只是身后有周惕追来,这是一位与他修为相仿的高手。只是稍一耽误,就被追了上来。

    押手把李大郎抛起,胡一飞运刀如飞,杀入军阵之中。

    胡一飞的刀势凌厉,身法迅挗,真真是所向披靡。一名八尺大汉,竟被他一刀劈得飞起,胸膛骨骼尽被震断。

    周惕下了血本了,为了堵截胡一飞,掠夺省身照壁,带着数百名精锐悍卒,各个不畏生死。

    杀退一波,再来一波,直杀的胡一飞火烦意乱。他不是嗜杀之人,杀三五个人无所谓,十个八个人也在承受能力之内。但杀几十上百个连半步先天都不是的普通人,就有些挑战自己的心理底线了。

    周惕也是狡诈,自己不出手,指挥一群普通军士送死,以此逼迫胡一飞。

    “周惕,有种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不要让这些人来送死。”胡一飞一刀斩退敌人,伤而不杀,冲着周惕大叫起来。

    “嘿嘿嘿,胡一飞,你不是能吗?周某这里有五百名军士,你若是有种就全杀了,周某唯你胡一飞马首是赡。”

    “放你妈的九曲十八弯的屁!”

    对方笃定自己下不了手,才这么说。看到周惕洋洋得意的脸,胡一飞狠不得一拳打残了。无极星宫咋就出了这么一个货色,正道十宗的脸都被他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