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下的人们眼前一花,就见一位身形修长的青年站在擂台上。

    “他就是陈铮?”

    陈铮太年轻了,满打满算二十二三。神色冷峻,一袭青衣。眼中闪烁着血色光芒,死死盯着拓跋野。一缕阴森森地气息透体而出,与拓跋野的气势相抗衡。

    霎时间,擂台之上杀气杀天,阴气弥漫。

    “嘶!”

    擂台边缘的观众,脸色骤然一变,连忙后退。骇然地看向擂台的二人,只是外泄的气息就让人无法承受。

    “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拓跋野手提戮妖刀,眼中暴射一道寒芒,整个人杀气冲天,衣袂无风自动,发出烈烈地声音。

    “凭你还不足以令陈某怯而藏身,我说过,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拓跋野的修为确比自己高一筹,但武者争锋,修为不止唯一,若不然还要刀剑做什么。

    拓跋野突然向前迈出一步,整座擂台随之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好像是一头远古凶兽复苏,滔天的气势,凶残而暴烈,向着陈铮汹涌而来。

    看着拓跋野一步迈出,气势倾盖天地,陈铮的瞳孔不禁的一缩。对方身上的气息,就像是大海一般深不可测,比起先前与英雄剑交战时,还要强大上不少!

    “拓跋野的修为距离阴神本质彻底转化,先天圆满之境只临门一脚了。”这一步,对拓跋野而言,随时都能迈过去。

    以拓跋野的身份地位,绝不缺少祖脉之气。

    想到拓跋野随时可以迈入先天圆满,陈铮心里不禁一沉,既而兴奋起来。这是一个难得的对手,修为不高不低,是最好的磨刀石。尤为难得的是,拓跋野的刀法出众,先前交手过数招,隐隐间,陈铮发现自己的刀法更纯三分。

    陈铮毫不示弱,同样跨出一步,一只手掌骤然间朝着拓跋野拍来!

    “呜”

    一掌拍出,方圆十丈的温度陡然下降了一大截,空中的水气在这种可怕的低温之下,被迅速的凝结成冰霜。

    鬼爪手,三爪二指一掌,相互转化,各有威力。

    陈铮最常用的是爪,因为杀伤力最大,其次是掌。这二者的转化,纯熟由心,变化自如。催动白骨阴风诀,汇聚天地阴气。现在不是藏私的时候了,白骨真气在经脉中呼啸而动,一片蒙蒙灰雾覆盖了擂台。

    “白骨阴风诀!你是白骨殿一脉的弟子?”拓跋野脸色猛地一变,惊叫一声。

    面对陈铮挟裹天地阴气的一掌,拓跋野的脸色只是微微一变,戮妖刀猛地一朝前一挥,刀光如练,杀气透天,冲散了擂台上空的灰雾阴气。

    轰!

    掌劲被一分为二,化作阴气四散。

    陈铮倒退一丈,退到擂台边缘,突然伸手朝擂台外一抓,厉喝一声:“刀来!”

    锵!!

    一声铮鸣,寒光飞射向擂台,一柄重刀出现在陈铮的手中。

    “我的刀……”

    看到自己的刀飞出刀鞘,擂台下传来一声大叫声。

    才出口,嘎然而止。只见一层薄薄的白霜漫延了他的全身,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声息全无。

    竟被陈铮外泄的一股气息震杀。

    所有人面色惊骇的看着陈铮,心中后怕不已。

    这也是个杀神凶人,不就是一柄刀吗,何至于杀人!想要刀就说,擂台之下的武者成百过千,用刀的人没有五百,也有三百,根本就不缺刀。

    “终于舍得用刀了?”

    同为刀客,拓跋野能感受到陈铮身上的刀意,绝灭万物,带着浓烈的死气。

    陈铮一刀在手,滔天地气势,瞬间透体而出。杀气冲霄,死气环绕,绝灭万物的气息扩散着,离他最近的几名武者,突然惨叫一声,软软倒在地上。

    竟被这股气息侵体,掠走生机而死。

    “快退,快退后……”

    所有人的脸色齐齐一变,推攘着向后拥挤。

    叠了叠缅铁重刀,虽非神兵利器,亦是百炼缅铁打造。想必不会被的的拓跋野的戮妖刀轻易斩断吧。

    “嗡!”

    陈铮手腕轻颤,一声铮鸣,重刀化作一道闪电劈向拓跋野。体内的白骨真气疯狂的涌出,缅铁重刀在白骨真气的摧动之下,泛起了一层灰蒙蒙的白光,森寒刀芒吞吐着,一道刀气暴射而出,斩向拓跋野。

    “滋!”

    拓跋野的手一挥,戮妖刀挟着一股风雷之声,闪电般朝着陈铮的重刀迎过去。

    “轰轰!!!”

    戮妖刀与重刀相交,陈铮只感觉到一股尖锐炽流从戮妖刀上传了过来,虎口像被火烤了一般,差点让他痛叫出声。

    “好怪异的真气,这是天妖屠神大法?”

    妖杀的多了,连自己都沾了妖气。看到疯野暴虐的拓跋野,妖气弥漫,杀气横空,陈铮皱了一下眉头。

    “这厮狂野起来,恐怕也费无忌都头疼吧。难怪能与贾臻两败俱伤,恐怕仗的就是这一股疯狂之性。”

    只有亲自经历,才有切身体会,陈铮心里暗自骇然,不敢有丝毫大意。

    凝聚罡气,化作一道罡衣,护住全身。白骨真气呼啸而出,引动周天阴气。随着缅铁重刀划过,一条血河悬挂。

    阴气化虚为实,凝作灰雾,迷蒙蒙的笼罩在血河之上。一道幻影出现,悬浮于血河之上,陈铮背后。

    “嘶……”

    “这是什么妖法?”

    台下观众,看到陈铮凝聚出的异象,脸色大变,露出惊恐之色。血河上悬浮的幻象,如神魔临世,如威如渊,只看一眼,就让人心神沉沦,似乎要堕入无间地狱。

    就连拓跋野也在暗暗的骇然,连忙催动天妖屠神大法,杀气冲天,冲散了阴气。一道妖异的气息凝成一团,形成“天妖法相”。

    陈铮施展出来的刀法,杀性之重,寂灭万空,死有之中蕴含一股生机,隐隐有些克制自己的天妖屠神大法。

    在连环重刀劈砍下,拓跋野都感觉到气血一阵的翻腾。陈铮刀上的力量,让他吃惊。每一刀都有千钧之力,斩山断岳,威力无敌。

    “好刀法,再来!”

    疏通虎口麻木之感,拓跋野哈哈大笑着,眼中暴出疯狂之色,戮妖刀连环施展,“唰唰……”

    杀气凝合,化作蒙蒙光华,飞瀑而下,冲入了血河之中。

    轰!!!

    血河崩乱,杀气乱溅,二人齐齐变色,瞬间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