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的修为,有些出乎三人的意料。阴森冰寒的气息,妖异阴邪,绝非正路。

    “走!”

    现在不是猜测陈铮来路的时候,他们更关心英雄剑的安危。

    好不容易挤到擂台前,陈铮脸色猛地一变。

    擂台之上,拓跋野刀法如魔,打战狂野。骤然一步跨出,身化一道狂风,袭卷向英雄剑,一刀斩出去。

    拓跋野刀斩秋月公子,英雄剑看在眼里,知道这是一位劲敌。刀法如魔,出手即伤人,凶残狠辣。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手里的英雄剑连忙挥出,布下层层剑罡。

    他的修为并不弱,已达天九层。剑法出神入化,层层剑罡,如丝如网,刚柔并济。拼着出众的剑法,英雄剑曾在先天五层时,力搏先天七层而不败。

    如今他是先天九层的修为,自信宗师不出,无人给破了自己的护体剑罡。

    不过,他强,拓跋野更强。

    一记刀光斩落,狂暴的力量把英雄剑斩得横飞一丈,差一点就跌下了擂台。不等英雄不站稳,拓跋野的攻击又至。

    刀如狂风暴雨,每一击都势大力沉,劈山断岳。劲力暴发,刀光斩破了空气,发出“轰隆隆”的雷暴音。

    “贼子,你斩断秋月兄的胳膊,今天必须有个说法。”

    擂台本是比武切磋的地方,点到为止,从来没有出现过伤亡。这里也不是一较生死地方,众人上擂不过是展露实力,求的是闻道山上白先生的一句评语。

    也不知哪里来的妖魔,狂暴粗野,出则伤人。比毫不顾忌及闻道山上的各路高人。

    英雄剑挨了一记戮妖刀,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站稳身体,眼中暴出冷冰的目光,嘿嘿冷笑道:“宗师以下,无人能破我的护体剑罡!”

    看着英雄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拓跋野哼了一声,天下就没有不破的防御。他于荒野之不知斩杀过多少的妖兽,妖人。

    只信自己手中刀,一刀斩不破,那就两刀。

    拓跋野的身子一闪,身刀合一,瞬间扑向英雄剑。

    这一刀,杀气冲霄,凝为实质,整个擂台都笼罩,温度骤然下降。但见一道寒光破空而至,如神如魔,呼啸的劲力,尖锐刺耳。

    啸啸刀光,斩绝万物。

    饶是英雄剑对自己的剑法信心十足,看到拓跋野这种惊人狂暴的杀气,心里仍然是大吃一惊,手中的英雄剑瞬间斩了出去。

    铮!

    刀剑齐鸣,英雄剑忽感觉到脚下一轻,身体倒飞而起。

    凝如实质的杀气,沿着长剑直接侵入他的体内,催肝裂肺,经脉被撕裂。

    “噗!”

    看到英雄剑被轰飞,猛吐一口鲜血,擂台之下一片哗然。众人发出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对拓跋野的残暴,震骇不已。

    “嗤!”

    不等英雄剑落地,拓跋野箭步前冲,化作一道流光,手起刀落,向着英雄剑拦腰斩下。

    “住手!”

    眼看的英雄剑死于非命,突然一声厉吼,一道黑影冲上擂台。寒光四溢,刺向拓跋野的后背,欲行围魏救赵之策,逼迫拓跋野放弃斩杀英雄剑。

    拓跋野反手一刀,残烈地刀气挟裹着冲天的杀气,直接把对方一劈两半。血肉横飞,鲜血洒满擂台。

    轰!!

    擂台下的看客,轰然大乱。

    “这里哪里来的杀神,竟敢在擂台上杀人!”罗君子脸色惨白,骇然叫道。

    “好一门冷酷的刀法!”

    闻道山上,清照先生眉头紧蹙,看向拓跋野的目光露出极度的厌恶表情。眼中闪过一道凌厉之色,突然抬起素掌。

    “稍安匆燥!”

    就在清照先生即将一掌拍出,被白先生拦住。

    “白先生与这恶贼认识?”

    清照先生不满地看向白先生。

    自江城书院举办月旦评以来,从没有敢在擂台上杀人。拓跋野开此先河,若不严惩,江城书院的脸面都丢尽了。

    “此子的功法,别具一格,似乎来自洞天之外。”

    修为到了白先生的境界,已经知晓这方世界之秘。天外有天,他们所在的世界,乃是先贤朱子开辟,在洞天世界之外,是更加广阔的世界。

    朱子洞天出世,天外世界的高手纷涌而入,根本瞒不过他们。

    “哼!”

    清照先生冷哼一声,收回了素掌。

    擂台上的人,该死一万倍,也不能由她出手。以大欺小,乃是触犯了各大门派的禁忌。她的修为高绝,但比之天外世界的势力,依然形同蝼蚁。

    当初,朱子洞天出世,数十道磅礴的气机横扫洞天,即使以白先生阳神境的修为,也觉的心惊肉跳。

    正因此,他才在潜居二十年后的今天,重新出世。

    风起云涌的时代来临了,朱子洞天的平和将一去不复返。于公于私,白先生都不能视若无睹。他还想着,要走出洞天世界,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呢。

    朱子洞天的底蕴还是差了许多,武者的修为到达阳神境后,就再无寸进。对于白先生而言,朱子洞天出世,未尝不是更进一步的契机。

    清照先生也知轻重,此刻冷静下来,安坐闻道山,对于擂台上的拓跋野视而不见。

    戮妖刀见血,拓跋野越发狂野,暴虐的气势扑天盖天,整个人沐浴在血光之中,如魔临世。眸中寒光四溢,杀气充盈,目光所过,擂台下的人只觉眼睛猛地一阵刺痛,纷纷低下头颅,不敢与之对视。

    “杀神,这是真正的杀神!”罗君子惊叫出声,看向拓跋野的眼神中露出恐惧之意。

    “陈铮,你要作缩头乌龟吗?”

    拓跋野横扫四方,厉吼大喝。

    “谁是陈铮?”

    听到拓跋野指名道姓,擂台下的众人面面相觑,根本没有听说这个人。

    “陈铮是何方神圣,你们听说过吗?”

    众人摇头。

    “黄泉魔宗的弟子,连跟我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拓跋野大吼大叫,手中戮妖刀忽然向前一挥,一道匹练垂下。

    罗君子与童氏兄弟齐齐看向陈铮,拓跋野口中的陈铮该不会是他吧?

    迎着三人的目光,陈铮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实不愿如此高调,可被拓跋野叫破身份,无奈之下,从人群中走出。

    唰!

    一道虚影闪过,众人眼前一花,就见陈铮站在擂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