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暗中的一股恶意,陈铮放缓脚步,灵感散发,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对自己存有恶意之人。

    三五成群的人流通过陈铮的身边,直到人流渐少,依然没有找到。

    陈铮的眼中闪过一道血色,突然走出官道,向着闻道山另一个方向行走而去。当他脱离人群后,恶意再次出现。

    “又出现了!”

    陈铮不由加快速度,施展鬼影无踪身法,片刻疾弛出十多里外。恶意紧跟不弃,陈铮的脸色顿时阴沉如水:“竟然跟过来了!”

    突然停下脚步,恶意也随之消失。

    陈铮转过身来,凝聚罡气,在体外形成一层罡衣。眼中血光闪烁,看到一道人影忽现忽隐,在与他相距的十丈之外停了下来。

    “拓跋野,怎么是你?”看清来人,陈铮惊声叫了起来。

    “嘿嘿!”

    拓跋野皮笑肉不笑,双眼中寒光暴射,冷哼一声,赞道:“有些能耐,难怪苍夜会死在你的手中。”

    天妖殿首席弟子,戮妖刀拓跋野,刀下不知斩过多少的妖兽。一股杀之浓烈,隔了十几丈,依然让陈铮感觉如被针扎一样,不由皱起了眉头。

    护体罡衣在拓跋野的杀气冲击下,荡起一阵涟漪。

    “你要为苍夜报仇?”

    陈铮沉声说道,暗中催动白骨阴风诀,真气缓缓在经脉中运行,精气精合一,灵光反映周身内外,双手缩在衣袖中,五指成爪,准备随时发起雷霆一击

    “嘿!”

    拓跋野冷嘿一声,不再多说,骤然一道破空声,实质般的杀气混合刀光向着陈铮斩来。

    陈铮心中警兆长鸣,瞬间向后一退,化作十几道影子,虚虚实实。满天的鬼爪手,撕裂了空气,发出尘锐的声音,挟裹着一团罡抓向刀光。

    嗤!!

    爪影与罡气在刀光的之下,如风化的布帛,被直接切破。刀光余势不减,再次袭杀而来。

    “好刀法!”

    陈铮眼前猛地一亮,凝罡成刀,一抹血光冲天,化作血河,迎向刀光。

    拓跋野的刀法,凌厉,残酷,杀性之重,比之他的杀生刀法犹有过之。一刀斩出,斩天斩地,斩人斩妖,万物无不可斩。

    浓烈的杀气,非刀法所生,而是他本身杀戮太甚,以无数亡魂聚凝而成。这杀气融入他的刀意之中,已经形所类似神通一般。

    血河滔滔,消磨着拓跋野的刀光,劲力爆鸣,阴风呼啸而下。二道人影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交错而过。

    突然,陈铮发出一声闷哼,被杀气洞穿护体罡衣,在胸前留下一道血痕。

    “看来你的刀法练的不到家!若你只有这点手段,今日此地,就是你的丧身之处。”拓跋野双眼中寒光闪烁,每一个字中都包含着滔天的杀气,扑天盖地的涌向陈铮。

    “哼!”

    陈铮冷哼一声,眼中血光大盛,如一潭深不可测的血潭,脸色难看之极。拓跋野的刀法超出他的想像,刀光凝如实质,残酷的杀气蕴含一丝无物不破的意境,切纸一般把他的护体罡衣割破。

    “鹿死谁手,犹未可定,你的话说的太满了!”

    “不服气,那就再来!”

    拓跋野厉吼一声,忽然从原地消失。以身合刀,一道匹练从天而落,杀气如瀑,笼罩十丈天地。天地倾覆,移星换斗,杀机凌然的刀意爆发,刀气充塞于天地之间。

    一株草,一粒石子,就连空气都散发出浓郁的杀气。

    陈铮眼前变的灰蒙蒙一片,眼线被杀气扭曲。

    嗡!

    一抹血光透体而出,刀意融入罡气,化作泣血刀,斩破天地,湮灭杀气。

    轰!!

    两道刀光互撞,罡气爆裂,陈铮猛地倒飞出七八丈之外,脸色阴如云,双眼中暴出骇人的血光,好像要渗出血来。

    “好刀法!”

    拓跋野的刀法,唯精唯纯,杀气纯净如水,刀意中渗透着“无物不斩”之意,破碎了陈铮的罡气,斩灭他的刀意。

    无论罡气,刀法,刀意,与拓跋野相比较,陈铮都弱了一筹。交手两招,每一招都落于下风,被拓跋野杀退。

    “铮!”

    就在二人再起争锋,突然一道剑鸣横跨虚空,挡在中间。剑光堂皇浩大,如君而临,消磨了拓跋野的杀气,抚平了陈铮的战意。

    “今日月旦评,若要交手,可于闻道山下擂台一战,生死各按天命。”

    今日,闻道山上,数位高人坐镇,严禁私斗。一切恩怨仇杀可在擂台上一战而决,即决胜负,也分生死。胜者,扬名天下,名录雏凤榜;败者,化作一具枯骨,无人问津。

    高人坐镇闻道山,确在私下生死斗,是不给高人的面子吗?作为东道主的江城书院,绝不允许。

    “康兄,你怎么来了?”

    看到康岱宗,陈铮惊声叫道。

    “二位好盛的杀气,连闻道山的白先生都惊动了,我能不来吗?”康岱宗是谦谦君子,不等于没有脾气。狠狠地瞪了陈铮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陈铮与拓跋野搏杀,心神融入天地,一举一动,都引的天地元气动荡。二人杀气冲天,远隔十几里外的闻道山,都能感受到一股淡淡的萧杀之意。

    更何况,坐镇闻道山的诸多高手,修为至少也是阴神境,灵堂之敏锐。不说十几里,就是几十里外,都能观若掌纹。

    二人搏杀,气机震荡,怎能逃过这些高手的感应。

    拓跋野惊讶地看着康岱宗,此人一身气息,浩然正大。刚才的剑光乍然而逝,但剑光之纯正,浩浩荡荡,刚好压制了他的杀气。

    “先天圆满!”

    拓跋野的脸色猛地一沉,向着陈铮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铮竟在朱子洞天中结识了如此高手,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他的阴神本质只转化到九成,距离先天圆满,还有一步之差。若对陈铮一意出手,必然引起康岱宗的攻击。拓跋野虽然不惧,但强龙不压地头蛇,没必要再起波澜。

    “陈铮,可敢到擂台上,一决生死?”拓跋野冷喝一声,眼中寒光闪闪。

    自突破先天化境,陈铮已然追平了同一辈的青年骄子。双方同处于“半步宗师”之境,生死相搏又有何惧。

    拓跋野比之费无忌的修为,稍弱一筹,又比自己高出一筹,正好拿来当作磨刀石。若连拓跋野这一关都过不去,谈何与费无忌争锋,干脆抹脖子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