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漆漆的地洞,深不见底,不断有寒潮从洞口溢出。所有人看着地洞,一动不动。

    拓跋野的眼中射出一道寒光,阴沉道:“这就是朱子洞天的入口,不会是你们理宗作的陷井,专门坑大家的吧?”

    “拓跋野,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温广仕怒目圆瞪,对着拓跋野大叫道。

    正魔两道齐聚,绝不能让拓跋野把屎盆子扣在理宗身上。面对漆黑幽深的地洞,温广仕也有些发憷,意外之极。

    在不确定地洞有没有危险前,谁都不愿意冒险。

    “朱子是理宗的祖师,应由理宗带头,派人一探究竟。”拓跋野提议道。

    “凭什么!”

    温广仕不乐意了,朱子创立理学,被理宗尊为祖师,但理宗的创派祖师不是朱子。想要理宗为众人火中取栗,拓跋野打错主意了。

    这里是雍州地界,太一道派的地盘。温广仕根本不怵拓跋野,钉对钉铆对铆,与拓跋野针逢相对。

    虽然二人没有交过手,但就充温广仕不卑不亢,便赢得了正道诸派的好感。

    温广仕不愿带头冒险,众人把目光对向散修武者。没实力,没背景,想要收获,就必须付出。

    拓跋野目光闪烁,扫向周围的武者。

    “噫?”

    经过陈铮时,拓跋野突然惊咦出声。

    “半步宗师?”

    他对陈铮很陌生,正魔两道十八家宗派的青年一辈,凡臻入先天九层者,他都有记忆。搜遍记忆,对陈铮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到陈铮身边的秦珂琴,拓跋野眼中一道寒光闪过:“秦师妹也来了,站在你身边的这位小兄弟是哪位真人的门下?”

    此时,贾臻的目光也随着拓跋野转移过来,看到陈铮时,脸色猛地一沉:“原来是陈候爷,果真是事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昔日的一条咸鱼也翻身了。”

    “嘿嘿!”

    陈铮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一声,道:“没想到贾师兄不记的区区,陈铮是否该说一声荣幸之至呢?”

    “哼!”

    贾臻眼放寒光,冷哼一声:“我不与你逞口舌之利,希望陈候爷此次洞天之行,能够满载而归。”

    贾臻的话语中饱含杀机,若非时间地点不对,已经动手了。

    “也希望贾师兄得偿所愿!”

    陈铮话音才落,拓跋野突然上前一步,死死盯着他,杀气毕露道:“你就是杀了苍夜的陈铮?”

    面对拓跋野的杀气,陈铮丝毫不惧,嘿嘿冷笑着。

    “他就是陈铮!”

    人群中,忽然传出一声惊呼。

    如今,群雄割据,诸候混战,天下陷入战火之中。做为酀州半壁之主的“渔阳候”也进入了天下人的视眼中。

    陈铮还不知道,他的名声已经传遍天下。

    “陈贼,你杀死谢师兄,此仇不共戴天,今日就叫你血债血偿!”

    突然一声厉吼,寒光破空而来。

    贾臻与拓跋野“嘿嘿”冷笑着,身形一闪,左右包抄向陈铮。切断了陈铮的退路,逼的他不得不面对突袭而来的寒光。

    “贾臻,拓跋野,你们要与我圣宗开战吗?”秦珂琴厉吒一声,瞬间挡在陈铮身前。

    滋!!

    寒光如潮,剑光挥洒,形成泼天大雨。以陈铮为中心,十丈之内,剑气呼啸,纵横交错,织成一道罗网,向着陈铮罩下。

    “噗!”

    血光闪过,陈铮从原地消失,直面笼罩而下的剑网。凌厉的罡气中凝聚一缕刀意,阴森的气息在一瞬间就把周围的剑气湮灭。

    变故来的太突然,许多武者都没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倒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有人打了起来。

    剑气呼啸,血光乍现,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嚎声响起。

    “陈贼,朝天门与你誓不两立!”

    “哼!”

    陈铮嗤笑一声,身形一晃,又回到原地。

    先天五层的修为,在陈铮眼里与蝼蚁无异,挥手间就把对方打的吐血。

    除了寥寥不多的人看清陈铮的动作,其余人的眼前一花,一位先天三层的高手就重伤吐血,不由惊骇的看向陈铮。

    名动天下的渔阳候,竟是一位先天化境的高手,更是黄泉魔宗的弟子。说出去,能把人吓死。

    有此背景,酀州谁人是其对手,恐怕用不了多久,酀州就要变成陈铮的囊中之物了。

    “渔阳候是黄泉魔宗的弟子,这个消息一定要尽快传回宗派!”

    一位先天五层的高手,被陈铮一招重伤,让贾臻与拓跋野心中一震。对方表现出的修为,让二人的轻视之心瞬间消退。

    “这是一位强敌!”

    不约而同,贾臻与拓跋野把陈铮提升为同层次的对手。

    “一群无胆鼠辈,陈某先行一步!”

    身份被暴光,陈铮感应到人群中透出的十几道恶意,冷哼一声,施展鬼影无踪身法,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地洞。

    陈铮这一动,如连锁反应,所有人的脸色齐齐一变,争先抢后的冲向地洞。

    “滚开!”

    轰!!

    拓跋野厉吼一声,凝罡成刀,直接轰向地洞。劲气爆开,在洞口形成一团爆云,把所有人的武者掀翻。

    “拓跋野,我记住你了!”

    忽然间,洞中传来一声厉吼声。

    涌汹的劲气冲入洞口,轰击在陈铮的身上。

    这一击太突然,措不及防之下,陈铮的护体罡气被轰碎。在巨大的力量推动下,陈铮朝地底急速坠落。

    地洞深不可测,呼呼的风声在陈铮耳边响起。越往下,气温越低,阴气越浓。

    垂直的地洞骤然倾斜,急速坠落的陈铮措不及防之下撞到洞壁上,又沿着斜道滚落而下,摔的他眼冒金花,连忙在体外凝聚一层罡衣。

    连翻带滚,头晕脑胀之际,一股巨力反震在身体上,陈铮眼前猛的一黑,已到了地洞底。

    “噗!”

    吐出一口鲜血,陈铮巍颤颤地站起身,好像踩在棉花团上,头重脚轻,轻飘飘的无法着力。勉强迈开步伐,扑嗵一声,又摔倒在地上。

    这是摔晕了,陈铮连忙催动白骨阴风诀,真气所过,晕眩感稍减。抬头上看,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洞底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不过以陈铮“半步宗师”的修为,虚空生白,能视黑夜与白昼。

    功聚双目,昏暗的洞底露出轮廓,洞底并不宽广,一丈方圆,有一条地道不知通往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