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郎之父常年卧病,家中失了顶梁柱,生活拮据,又要日日吃药缓减病。李大郎从十来岁时就进山采药,挣钱养家。

    家庭的重担,生活的困苦,使的李大郎心思沉重,性格变的内敛,不善言语。

    出镇口沿官道十多里就看见一座连绵起伏的大山,此山无名,高山镇因此而得名。

    高山镇乃是雍州云中郡辖下,背靠秦岭。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山养活了一方水土,就是靠着上山砍柴,采药,打猎,李大郎才得以养活维持全家的生计。

    这段时间山里不太平,接连数次遇到武者打斗。若非他对山里的环境熟悉无比,躲了起来,恐怕就被杀人灭口了。

    李大郎不敢在山中久留,匆匆忙忙的出山,回到高山镇。

    接理来说,李家亦是豪门之望,也不缺一瓜两枣,接济李大郎一家绰绰有余,并不需要李大郎冒着生命危险进山采药打猎。

    但人情冷暖,世之常事。

    李大郎一脉破败,自他父亲开始,就与李氏关系渐远。到了李大郎这一代,都没有资格进入李氏族谱,被李氏开除族第。

    不过,祸兮福所伏,艰苦的生活砥砺了李大郎的意志,强壮了他的内心,李大郎只缺一个机会。

    才进镇口,一条联通小镇南北的主道,干净整洁,无有昔日杂乱之象。沿街各家店铺也都打扫的干净,门窗察的锃亮。

    沿镇内主道百十丈,李大郎拐入一道小巷子。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许多都已开裂,坑坑洼洼的,墙角长满了鲜苔。

    灰砖垒墙,家家独门独院,能住在这里的,都是小有资本的人。可见,李大朗家上也是殷实人家。

    越过几家门户,一座略显颇败院子出现,院内一位八九左右岁少年身后跟着个尾巴,刚会蹒跚走路。咦咦呀呀,口齿不清的朝着少爷挥动双手。

    刚进院门,少年就跑过来,大声嚷嚷起来:“大哥,爹爹又吐血了!我偷偷看见的,没跟任何人说。”

    小小少年很懂事,说到父亲吐血时,眼中露出忧愁之色。

    突然间,小腿一紧,被一个女童给抱住。

    两三岁,灵活的眼睛眨呀眨,小脸可怜兮兮,仰着脖子,对李大郎叫道:“饿!”

    李大郎放下竹篓,随手抱着女童,逗弄道:“饿了?”

    女童用力的点着头,用手摸着自己小肚子,看着李大郎的眼中露出希翼的目光。

    李大郎每一次进山回来,都会在杂货店买包甜食,给弟弟妹妹解馋。看到少年从竹篓中取出一个牛皮纸包,女童挣扎着就要下地。

    “着什么急,有你吃的!”

    “呀呀……”

    女童口齿不清,呀呀叫唤着,接过一颗麦芽糖含在嘴里,甜甜地,眼睛弯了起来。

    “老二,好好看家,我去请宣大夫来给爹看看。”

    李大郎吩咐一句,出了院子。

    高山镇并不大,李大郎出去没多久就回来。

    刚进院门,就发现院子里拴着两匹马,高大健硕,膘肥体壮,浑身没有一根杂毛。李大郎不由一怔,突然回想起曹队长说的贵人。

    心里不由一动,露出欢喜之色,家里来了贵客。若是自己求求情,或许能治好父亲的唠病。

    他不是目不识丁的野小子,祖上也曾风光过。李大郎的父亲很有眼光,娶了李氏族中的一位婢女,能写会算。

    宣大夫也是有见识的人,看到院内的两匹的马,便知李家来的贵客。

    “大郎,家中来了贵客,要不我先回去吧。”

    不等李大郎开口,屋里走出一位健妇,皮肤干涸,呈现出腊黄之色。尤其一双手,布满了茧子。一身的粗布衣服,但洗的很干净。

    依稀能从面貌之间,看出年青时也曾是个秀气之人。

    不过,生活的苍桑,洗去了她的风华,如今的李母只是一个普通的妇女。

    “大郎回来了,宣大夫也来了!”

    李母热情的把宣大夫招进屋里。

    家里确实来了客人,一男一女。

    男的面色冷厉,隐隐一股威势,让李大郎隐隐有一种压迫感,好像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座大山。

    宣大夫又是另一种感受,眼前的男子比他见过的李家之主还要威严,站在男子面前,他竟有些全身发冷。

    这男子风数不大,二十来岁,身穿青衣绵服,一动不动的坐着。脸上连个表情都没有,就像全世界欠了他的钱。

    女的与他年龄相仿,容貌姣好,体态婀娜,一娉一笑之间,风情万种,如春风拂面,叫人心里“嗵嗵”直跳。

    她怀里抱着一个女童,正是李大郎家的小妹。安静的缩在女子怀里,嘴里含着一块冰糖,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

    美女的魅力确实很大,连小女童都抵抗不了。

    宣大夫只看一眼,连忙低下头。

    “两位贵人,这就是民妇的大儿子,经常进山采药。”

    听到母亲的话,李大郎的脸色猛地一变。脑中电光一闪,想到在山中所见。母亲这是要他带二人进山呢。

    这段时间,山里可不是好去处。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山里多了许多的武者,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危险的很。

    一直冷若冰炭的男子,突然间,眼中闪过一道血色,一闪即逝,依然叫李大郎与宣大夫心惊肉跳。

    人的眼睛里怎么会冒出血光,莫不是妖魔所变。

    “身子骨倒也健壮,听说你刚从山里出来,可曾见到过什么吗?”

    男子眼中暴出的血光,把李大郎吓坏了。听到对方提问,猛地一个机灵,好像被一股寒风包围着,哆嗦道:“见过,山里多了好多人。”

    “哼!”

    女子狠狠地瞪了男子一眼,冷哼道:“干什么,把人都吓坏了。我看这小孩不错,挺老实的一个人,就他了。”

    男子的嘴角抽了一下,收敛了气息,一声不吭。

    “认的鹰踏峰吗?”

    女子的话,无疑是挑明了,要让李大郎做向导,进入山里。

    李大郎是不愿意的,可是刚才受到男子的惊吓,不敢拒绝,唯唯诺诺的点头道:“知道!”

    女子忽然一笑,冲谈了李大郎心中的恐惧,对他说道:“给你一天的收拾时间,明天到镇口等我们。”

    说罢,目光移向男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