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陈铮攀山而上,秦珂琴气的转身就走。刚走出两步,突然一道浑雄的拳劲由远及近,对着陈铮的背后轰过来。

    “小心!”

    秦珂琴的喊叫声还没有落地,就见陈铮腾空而起,回身一掌迎击。

    轰!

    劲力爆炸,陈铮被击的在空中倒飞出四五丈远,逆转真气,轻飘飘的落在地面上。

    “秦珂琴,你不要太过份……”

    以为是秦珂琴在偷袭,陈铮厉喝一声,话到一半,嘎然而止。

    偷袭他的并不是秦珂琴,是一位身材魁梧,浓眉高鼻的男子。脸庞棱角分明,如斧凿刀削,双眼中寒芒四射。

    相隔十几丈外,一股威武霸气扑面而至。气势逼人,卓而不穷。对方明明站在陈铮下风,却如一位巨人,让陈铮生出一丝仰望感。

    双拳缩在衣袖中,一身玄袍,对襟上描摹几道纹路,简约而不简单。只是静静地站着那里,却让陈铮压力倍增。

    “费无忌,背后偷袭,你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秦珂琴娇吒一声,横眉冷对,对费无忌冷嘲热吩。

    四五年没有见过了,费无忌越发成熟了。

    三年前,费无忌就已经突破先天化境,成就先天八层。一切居于小阴山潜修,为渡风火雷三劫而不断积累底蕴。

    没想到,三年后竟然在阴风山见面了。

    费无忌走出小阴山,是否代表已有十全把握度过风火雷三度,凝聚阴神境呢?

    “三年未见,秦师妹竟突破了先天九层,恐怕要不多久,也要度风火雷三劫吧?”费无忌好像没有听到秦珂琴的嘲讽,冲着秦珂秦微微一笑,摇头叹道:“当初,费某突破先天,底蕴略差了一点,止步于先天八层,敦为憾事!”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眼中寒光暴射,盯向陈铮。

    当初,若非陈铮不知以何手段潜入金山候洞天,抢夺属于他的祖脉之气。又于临安城中,截夺了噬心真君的传承,费无忌必能一举突破先天九层,彻底转化了阴神本质。想必现在,他已经是阴神境的宗师了。

    秦珂琴也就是嘴上占占便宜,真与费无忌动作,她心里还有些发怵。这是费无忌十几年建立的威势,与心性修为无关。

    “这是你们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

    秦珂琴打定主意,坐壁上观。抢先表明自己的立场,一双眼睛好像能说话,盈盈如水间看向陈铮,以眼传神,让陈铮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

    秦珂琴退后三十丈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费无忌见状,脸上露出笑意。

    刚才陈铮与秦珂琴的交手,费无忌隐身暗处,看的一清二楚。若是二人联手,便是以他即将度劫的修为,也不是对手。

    阴神转化本质,已然超越了先天九层,可称“半步宗师”境。只要费无忌没有渡过风火雷三劫,他就脱不出“半步宗师”蕃篱。

    纯以境界而言,三人没有区别。

    费无忌唯一比陈铮与秦珂琴强的地方,就在于他的阴神已经彻底转化,凝虚化实。

    秦珂琴稍弱一筹,只转化了八成。而陈铮只有五成,这也是刚才与秦珂琴交手,他稍逊半筹的原因。

    “费某渡动在即,但一想到陈师弟春风得意,心中就不痛快。故尔,在度劫前与陈师弟过过招,求个心情舒畅。”

    这话骗鬼都不信,若想过招,何必偷袭。明明是,见他突破了先天九层,想要乘机铲除异己。

    陈铮撇了撇嘴,露出一丝嘲讽。

    话不投机半句多,陈铮不想废话。刚才与秦珂琴一番交手,精气神消耗。此刻,他正借机调息,让状态快速恢复到巅峰。

    面对费无忌,他必须拿出百分百的状态。

    费无忌也不是多话之人,他之所以废话连篇,不为别的,就是给陈铮机会调状态。在陈铮百分百状态之下,击溃他的心灵,在陈铮心中布下一片阴影。

    即可为自己出一口气,也能拖延陈铮度劫的时间。

    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等到陈铮状态恢复,费无忌擎起手臂,以掌代刀,猛地向前一劈,刀刀光如练,罡气凝成一口神刀,朝着陈铮当头劈下。

    以陈铮最善长的刀法,斩破陈铮的心灵,在他心中布下一片阴影。

    费无忌以掌代刀,一刀落下,看似刀法,实则依然以拳意驾御刀法。看似威力无匹,却强而不纯。

    陈铮后退一步,一步十丈。

    同样以掌代刀,一抹刀芒自掌侧亮起,简简单单一记“横扫八方”,拦截向费无忌的掌刀。

    这一刀蕴含着一丝刀意,含而不露。直到两人的罡气对撞,骤然爆发,至强至纯的刀芒闪烁着银灰质光华,真气凝聚成罡,一股莫名威压弥漫而出,震碎了费无忌的罡气长刀。

    轰!

    罡气炸裂,二人齐齐后退。

    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其实,是陈铮输了一筹。以己之长攻敌之短,费无忌本不善刀法,以拳意御刀,就如四十号的脚穿着三十九号的鞋。

    一招被逼退,费无忌试探出了陈铮的深浅,知道自己的刀法在陈铮面前,纯粹是关公门面前耍大刀,自取其辱。

    陈铮已不是当初在他的神拳之下,亡命奔逃的陈铮了。对方突破先天化境,已臻“半步宗师”之境,与他相比,也只差一筹。

    虽然逼退费无忌,陈铮自家知道自家事,并不是他的实力强于费无忌,而是他讨了一个巧罢了。

    一步后退,催动白骨阴风诀,陈铮化作一道流光,一抹血色的刀光斩破虚空,骤然突击到费无忌面前。

    “好刀法!”

    费无忌冷喝一声,缩在袖中的手突然伸出,一记神拳捣出,迎向陈铮斩来的刀芒。

    轰!!

    无涛拳力撞向血色刀芒,陈铮凝罡成刀,在费无忌的拳力逼迫下,竟再无法维持。

    刀罡气拳劲相撞,刹那间劲气四溢,刀芒破碎。陈铮被冲击的连连后退,筋骨齐鸣,如同点燃的爆竹,噼哩啪啦的。

    无坚不催无往而不利的刀芒被直接催毁,浩瀚而浑雄的拳力,轰碎了刀芒后,气势不约,又向陈铮涌来。

    “哇……”

    陈铮张嘴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踉呛后退七八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