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黄泉殿,陈铮径直往执法殿行去,消去了罪罚之身,他就可以进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s`h`u`0`5.c`o`m`更`新`快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不可同日而语。

    执法殿与功德殿只隔一座山峰。

    寒冰界对于大离皇朝的人而言,就是穷山恶水。冬天下冰苞,夏天飘雪花,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

    执法殿所在的山峰,与黄泉魔宗其他恶山恶水没有区别。光秃秃的山上,寸草不生。

    与其他门派的不同的是,本是强权暴力的执法殿,在黄泉魔宗内,只有大小猫两三只。这是一个得罪人的部门,黄泉魔宗的弟子,十个有九个触犯过门规。若真的一一追究,就等是得罪全宗上下。

    其他门派中,弟子们争着抢着要进入执法殿。在黄泉魔宗内,执法殿是个冷衙门,吃力不讨好,没人愿意加入。

    当然,也有硬骨头,背景深厚的人,不怕得罪人,加入执法殿。

    到了执法殿后,很顺利的消去罪名录,陈铮往阴风山行去。他能突破先天化境,欠了幽泉的一份指点之情。于情于理,都要去拜访一番。

    刚走到阴风山脚下,突然一道寒光从天而降,凌厉的刀气袭卷十丈之内的阴风,化作一道刀瀑把陈铮淹没。

    滋滋……

    陈铮脸色骤然一变,催动鬼影无踪身法,化入阴风之中,一步后退,跨出十丈之外。强行从刀瀑中冲出,眼中暴射出一道血光。怒喝道“不知哪位师兄与陈铮开玩笑?”

    能一刀把他逼退,至少也是先天九层的修为。

    阴风肆虐,煞气冲天。

    偷袭之人对陈铮的话,充耳不闻,沙哑的嗓子,冷哼一声:“有点看头,再接一刀!”

    话音未落,阴煞之气袭卷而来,笼罩向陈铮。寒光跳跃,毫无规律,直奔陈铮要害而来。

    “嘿嘿嘿!藏头露尾,陈铮怕你不成!”陈铮冷笑一声,五指成爪,施展出鬼爪手,五根手指上,罡气吞吐,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黑色的痕迹。

    爪指撕裂了阴煞之气,直接抓向偷袭之人的头顶。

    这一爪若是抓实,非在脑门顶上露下五个血窟窿不可。以先天九层的修为催动鬼爪手,彻底发挥出这门武技的阴损狠毒。

    “来的好!”

    偷袭之人冷哼一声,刀芒吞吐,在空中连点五下,迎向陈铮的鬼爪手。

    嘶拉!

    撕布般的破音响起,陈铮的鬼爪手被刀芒点破。一道罡气排山倒海而来,轰在陈铮的胸口。直接轰碎他的护身罡衣,陈铮踉呛后退四五步。

    一击得手,偷袭之人乘机突进,乘陈铮立足未稳,一式力劈华山,对着陈铮当头而落。

    这一式刀法,威力之强,刀未至,意先到。

    耳边响起山呼海啸之声,扰人心境。骤然,陈铮心神动摇,幻象丛生。

    嗡!

    白玉门震动,一道刀意冲入识海,斩破虚妄,幻象立消。

    陈铮的脸色不由一变,对方的刀意竟能惑人心神。若非白玉门镇压识海,陈铮差一点就着了对方的道。

    “刀意?”

    一刀无功,看到陈铮破了自己的幻术,偷袭之人惊噫出声。

    声如翠鸟,三分媚惑,七分清冷。

    陈铮神色一怔,惊叫道:“秦珂琴,怎么是你?”

    “师弟对我生份了,连声师姐都不愿意叫吗?”

    偷袭陈铮的人,正是秦珂琴,陈铮对她的声音很熟悉。

    秦珂琴身份暴露,不仅没有住手,反而变本加厉。眼前的陈铮好像与她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一刀斩出,另一只衣袖中滑出一抹寒光,朝一个极为隐蔽的方向对着陈铮袭击而出。

    “师姐再不住手,不要怪陈铮不客气!”看到秦珂琴纠缠不休,陈铮沉声喝道。

    “几年不见长能耐了,我看看你怎么一个不客气法!”

    秦珂琴冷哼一声,两口修罗刃交错而过,一明一暗,刀如匹练,朝着陈铮杀来。

    陈铮脸上大变,急忙抽身后退。

    秦珂琴这一刀,凌厉异常,一明一暗两道刀光,刀刀如练,结成一片刀网罩向陈铮。刀气侵身,跟小刀子割肉,在陈铮身上留下十几道细微的伤口。

    秦珂琴看到陈铮左冲右挡,身姿灵巧,自己的刀光竟然无法落下,不由激起了她的好胜之心。

    想当年,陈铮在她手中走出不三招。如今,自己使出全力,也只在他身上留下一些微不足道的伤口。

    双手合刀,身刀合一,化作一道匹练,扑向陈铮,就要把他一刀斩成两半。

    “哼!”

    陈铮也打出了火,冷哼一声,再不留手,双爪挥出,撕裂了秦珂琴的刀网。突然间,化爪为掌,一记劈空掌轰向秦珂琴。

    变招之突然,掌劲之雄厚,一击就把秦珂琴轰的刀光散乱,“噔噔噔”后退三四步。这一下彻底惹怒了秦珂琴,只见秦珂琴紧抿双唇,调动全身罡气,双刀交错,一连劈出十几刀。

    “给我去死!”

    修罗刃发出嗡嗡的颤鸣声,一抹刀光亮起,照遍三丈方圆,刺的陈铮眼睛发酸,不由的流出眼泪。

    陈铮的面色大变,“不好!”

    瞬间,攻守异位,陈铮再次落入下风。

    疯起来的女人最可怕,秦珂琴就像发疯的狮子,长刀疯魔,一口气劈出十几刀,刀刀夺命,奋不顾身。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把陈铮杀的步步后退。

    噗!

    只听的一声闷哼,陈铮肩膀传来一阵剧痛。竟被秦珂琴在肩膀上划出一道血口,霎时间,血流如注。

    看到陈铮受伤,秦珂琴得意的“咯咯”笑了起来。突然身化流光,退出战圈,相隔十丈之外,一双妙目闪烁着欢喜之色,盈盈如水,望着陈铮。

    “怎么样,服气了吗?”

    陈铮闻言,满脸含霜。

    莫名其妙的偷袭自己,又摆出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就是为了让自己服气?

    陈铮冷哼一声,不理会秦珂琴,转身即走,往阴风山而上。

    “嗨,你什么态度?”

    看到陈铮转身欲走,秦珂琴突然傻眼了。这是与她反脸的节奏,秦珂琴又急又气,堂堂七尺男儿,连个玩笑都开不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