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神攻击!”

    陈铮终于知道,寒冰狱七层为什么只有阴神境的才能入。这里的怨灵不只物理伤害惊人,更拥有神秘莫测,防不胜防的阴神攻击。

    识海之中,白玉门震动,阴神身上的银灰质纱衣,轰然粉碎,一道道玄妙气息散溢。陈铮的精神变的萎靡不振,浑身沉重,就连凝聚罡气都变的困难无比。

    背后,阴风呼啸,凌厉的劲气扑天盖地,散发出惊天戾气。

    陈铮额头落下斗大的汗珠,叫道:“太恐怖了,绝不能让对方追上!”

    强聚罡气,压榨自己的潜力,催动鬼影无踪身法,陈铮化作一道流光,拼了命的向第一关逃去。

    背后呼啸的阴风吹来,阴风如刀,衣服在一瞬间破碎。若非陈铮以罡气护体,早已皮开肉绽。

    巨大的风力把陈铮吹起,陈铮连忙施一个千斤坠,稳定身体,借助风力猛地加速,窜进第一关的关卡中。

    轰!!

    阴风轰击在关卡上,怨灵散发着滔天的凶戾之气,遥望关卡,不断嘶吼着。到嘴的猎物飞了,怨灵露出极度不甘之色,站在关卡前犹豫不前。

    嘶吼几声,才不情不愿的转身离开。

    看到怨灵离去,陈铮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侵袭入体内的阴劲随着一口鲜血喷出,陈铮脸色由白转红,呼吸渐畅。

    掏出伤药,在胸口涂抹一番,止住血流,回头看了一眼关卡,掐碎了玉符。

    一道幽光罩住陈铮,斗转星移。

    再睁睛时,陈铮已出现在寒冰狱入口。猛地一股阴冷气息侵袭而来,陈铮打了一个寒颤,催动鬼影无踪身法,瞬间跨越百丈距离,身上的阴冷气息消失。

    以他先天九层的修为,依然无法抵御百丈绝地的死亡气息。

    黑狱殿亘古不朽,屹立在大地上。就像一头巨兽,通体漆黑,殿门半开,透出阴森森的气息。

    陈铮闪身入内,一道幽光幻化,形成人形。

    “弟子陈铮,拜见黑狱殿主!”陈铮连忙躬身行礼。

    “先天九层!”

    幽光人形惊咦一声,一道深邃的气息落下,把陈铮罩住。陈铮不敢反抗,任由这道气息探在体内绕行一周,最后消失无踪。

    “不错,不错,看来你是因祸得福了!”

    连他也没想到,陈铮在寒冰狱坐关三年,竟然突破了先天化境,更是一举冲到先天九层。

    刚才,他的气息侵入陈铮的体内,感应到一股精纯的阴寒之气。尤其是让他惊讶的是,陈铮的罡气蕴含着一丝玄妙气息,这是阴神转化本质才具的特征。

    “看来你在寒冰狱有了不得的际遇呢!”

    阴神转化本质,需要祖脉之气。黄泉魔宗家大业大,也无法供应每一位弟子。只有那些背景深厚,有天人境站台的嫡传弟子,才会被赐予祖脉之气。除此之外,就只有进入一方无主洞天,才能得到祖脉之气。

    陈铮的阴神本质已经转化了五成之多,所耗废的祖脉之气绝非小数。除了机缘进入无主洞天,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得到了天人境的支持。

    白骨阴风诀一脉,天摩乌妃是唯一的天人境。

    黑狱殿主稍微动动脑子,就猜到陈铮必然得了天摩乌妃的支持,除此之外,无法解释陈铮不仅在寒冰狱中突破先天化境,更是一举冲到先天九层。

    至于,陈铮如何见到的天摩乌妃,黑狱殿主不想问,也想不管。

    天摩乌妃虽只是天人境,但她的地位丝毫不弱于洞天真君。

    眼下的大离,距离分崩离析已然不远,各地蕃镇视神都如无物,诸候并起,四方战乱。谁也不知道,天摩乌妃会在什么时候晋升洞天境。

    陈铮抱住这么粗的一根大腿,只要他往死路上作,于修行一道上用点心,阳神境可期。

    “三年坐关之期已满,你可去黄泉殿拜见掌宗,除了罪罚之身,就可以宗门自由行走。”话毕,黑狱殿主挥手一抛,一道光华落下。

    是一枚玉符,陈铮接到手中,对着黑狱殿主微一躬身,道:“多谢殿主,弟子告退!”

    玉符封禁着黑狱殿主的一丝气息,以证明陈铮在寒冰狱的罚期已满。

    幽光幻化,消失于黑狱殿中。

    陈铮出了黑狱殿,直奔黄泉殿。

    先天九层的修为,速度非凡。施展鬼影无踪身法,身神融于天地,驾御阴气,化作一道阴风,瞬息百丈。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陈铮就已跨超百里,看到了黄泉殿所在的山峰。

    散去阴气,陈铮显化身形,贴地纵掠,奔上山峰。

    黄泉殿,黄泉魔宗的中枢。掌年由掌宗与左右长老坐镇,片刻不离。

    到达黄泉殿前的广场,陈铮缓步而行,进入黄泉殿。

    这里由掌宗与左右镇殿长老镇守,若无要紧之事,寻常弟子不会过来。显的清冷无比,空荡荡的大殿,连一点人气都没有。

    陈铮前脚迈入殿门,一道幽光显化。

    “弟子陈铮,拜见掌宗,左右长老。”

    “陈铮!你不是在寒冰狱坐关吗?”

    听到掌宗询问,陈铮掏出黑狱殿主的玉符,躬身说道:“弟子坐关三年之期已满,有黑狱殿主证明。特来向掌宗汇报,以消罪罚之身。”

    一股隐晦的气机托起玉符,飞回到掌宗的手中。玉符冒出幽幽毫光,片刻消散。

    “不错,三年坐关没有荒废了修为。”

    掌宗夸赞一声,扬手打出一道气机,落入陈铮的身份玉符之中。

    “你可前往执法殿,消除罪名录。”话音才落,掌宗的身形消失。

    “多谢掌宗,弟子告退!”

    陈铮拱手一揖,从黄泉殿中走出。

    这次,左长老没有出现,陈铮暗自松了一口气。

    想必是知道陈铮突破了先天化境,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便没显身。

    普通的先天化境,在黄泉魔宗与左右镇殿长老眼中,也只是大一点的蝼蚁。但先天九层的弟子,距离阴神境只差一步,已是宗派的中坚力量。没有充分的理由,即便是掌宗也不会刻意为难。

    从黄泉殿中走出,陈铮心神忽然一松,放下了千斤重担。从此以后,他在黄泉魔宗彻底站稳脚根。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