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行九周,陈铮结束一天的修行。睁眼打量着黑山的一石一土,这座以阴风凝聚而的黑山,蕴藏着大秘。可惜陈铮的修为太低,不敢探索。

    掐指推算,三年之期已过,是时候出去了。

    在寒冰狱的三年里,陈铮过的极为充实。心无杂念,全副心神的修炼。觉的闷了,就走出黑山去找怨灵交手一番。

    让他心寒的是,怨灵不愿意做他的陪练,全都藏了起来。最近半年,他跑遍了第一关,也没有找到一只怨灵。

    精神反映身体内外,感应着阴神的本质已经转化了五成,剩下的祖脉之气只够他把阴神转化到六成。

    之后,他就要搜集祖脉之气,供自己修行所用。

    寒冰狱七层第一关的怨灵躲起来,不想见到他,第二关的怨灵实力太强,陈铮不敢进去。祖脉之气余量不足,陈铮有了离开的念头。

    “要离开寒冰狱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陈铮决定了,离开之前前往第二关,作为自己的告别仪式。

    寒冰狱七层,暗无天日,阴风肆虐。以陈铮先天九层的修为,勉强抵御第一关阴风的侵蚀。

    走出黑山,穿过第一关,沿途遇到几只怨灵,看到陈铮后,瞬间化作一道阴风逃之夭夭。嗜杀酷虐的怨灵,被一个活人吓的不敢露面,陈铮在寒冰狱七层第一关的名声彻底臭不可闻。

    看到怨灵一副兔子遇到狼的表现,陈铮满头黑线。

    不跟它们一般见识,顺利通过关卡,守关的怨灵不等陈铮到来,就躲藏起来。

    一步踏进第二关,骤然一股阴风倾天而下,轰向陈铮。

    阴风之中,一道道阴森冰寒的气息交错,锋芒毕露。陈铮见过阴风化刀的威力,连空间都能割裂,人体根本不能承受。

    连忙催动白骨阴风诀,一层罡气布在体外。

    滋滋滋……

    风刀切割着罡气,好似剥皮刀,一刀刀的剥开罡气,向着陈铮体内钻入。

    陈铮不敢大意,催动鬼影无踪身法,瞬间化作一道黑影,融入阴风之中,以极快的速度穿过阴风。

    毫无规律的风刀空中划过,割裂了虚空,留下纵模交错的痕迹。天空犹如破裂的玻璃,密密麻麻的裂缝,就跟蜘蛛网一样,一道道黑色的风暴从裂缝中吹出来,形成龙卷风。

    骤然,黑色影子一闪,出现在陈铮前方十丈远。

    看到陈铮,怨灵眼中暴出贪婪的凶戾之光,嘶吼一声,一拳向陈铮轰来。

    拳风压爆了阴风,化作凌厉的爪子,抓向陈铮的心脏。

    这一击,让陈铮脸色大变。比之第一关的怨灵,威力强了至少一倍。陈铮心神一颤,感应到一股死亡之气。

    “就是这种感觉!”

    死亡气息的笼罩下,陈铮不惊反喜,同样一拳轰出。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也不参杂任何技巧,普普通通的一记直拳。在罡气的加持下,一往无前,直捣黄龙。

    轰!!

    一声巨响,两人的拳爪对撞在一起。凌厉的爪劲,在一瞬间撕破了陈铮的罡气,劲气透体而入,在经脉中肆虐起来。

    好似一柄柄刀子在经脉中切刮,陈铮脸色一变,后退了几步,吐出一口鲜血。失声惊呼道:“好厉害的怨灵,一击就能让我重伤吐血。”

    陈铮看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布满了血口,殷红的鲜血流出,有的地方都露出白骨。强吸一口气,抚平动荡的气血,排除经脉的中的劲气。

    白骨阴风诀动转,再次凝聚一道罡气,凌厉的刀意透体而出,化作一柄三尺长的刀。刀芒吞吐,遥遥指向怨灵。

    陈铮向前踏出一步,身影消失。

    猛然,一道血色刀气从天而降,挟裹着阴风,化作一道瀑布,轰向怨灵。

    嘶!!

    怨灵嘶吼一声,双手挥舞着,阴风汇聚而来,凝虚成实,化作两只一尺长的爪子,直接扑杀向陈铮。

    爪子呈现出黑铁般的质感,散发着凌厉暴虐的气息,恐怕阴森的气息扑天盖地,冲散了陈铮的刀瀑。

    罡气破碎,刀瀑炸裂,虚空为之震荡,陈铮被抛飞。在空中翻过一个跟斗,落地后踉跄后退,摇摇晃晃,脸色苍白,嘴角嗪出一缕鲜血。

    胸前的衣襟被凌烈的劲气撕碎,露出胸口上的五道血痕,皮肉翻卷,鲜血淋漓。

    陈铮揉了揉犯闷的胸口,眉头不由紧皱,触动了伤口,令他脸皮不由抽搐起来。陈铮的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很久没有受伤流血了。

    反而激起了陈铮的战心,凝罡化刀,猛地朝前一划,血光冲天,杀气凌厉,卷起一道阴气袭杀向怨灵。

    这一刀至刚至猛,攻势如火,催山断岳,连天空都要轰出一个窟窿。带着一往无前的惨烈气势,竟让怨灵也产生了一丝犹豫。

    黑光如潮,阴风如刀。

    突然间,陈铮眼前一花,怨灵消失不见。

    一击落空,陈铮暗叫一声:“不好!”

    抽身急退,鬼影无踪施展到极限,整个人都虚化,融入阴风之中。

    突然一声凌厉的气劲呼啸而来,笼罩十丈之内,陈铮的脸色猛地大变。全力催动罡气,刀光匹练,斩向罩下的爪子。

    爪劲刚猛凌厉,刚一接触,陈铮的刀罡就被轰碎,一股阴柔歹毒的气劲穿过他的护体罡气,直接侵入体内。

    “好个阴险的怨灵!”

    竟在爪劲之中暗藏一股阴劲,如绵里藏针,穿透了陈铮的护体罡气,钻入他的身体。

    陈铮的身体微微一震,吐出一口鲜血,借着劲气反震,以最快的速度后退。随后,几个闪身,向着第一关冲去。

    三招!

    只用了三招,陈铮就被重伤。

    第二关的怨灵,实力之强,远超第一关。陈铮估算错误,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如今,他的内脏受创,经脉中阴毒的劲力在肆虐,再打下去,恐怕有丧命之险。

    看到陈铮逃跑,怨灵凶性大发,嘶吼一声,阴森凶戾的气息透体而出,向着陈铮隔空轰击。

    “危险!”

    心灵传来警兆,让陈铮心惊肉跳。这一股危险来的太猛烈,陈铮根本反应不及。忽然眼前一黑,脑子像被重锤狠狠砸中,三魂游离,七魄散飞。

    噗!

    一口黑血喷出,陈铮脚下一软,差点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