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修行,四个世界的积累,陈铮突破先天化境后,一鼓作风打通十五络脉,凝聚罡气。

    先天第七层,罡气致柔如水,无物可破。先天七层以下的攻击,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此刻,阴风依然在肆虐,不断的倒灌入陈铮的体内。运转白骨阴风诀,汇聚天地阴气,疏理无序的阴风,消弱阴风对身体的伤害。

    一缕缕的阴风钻入体内,被陈铮的先天罡气炼化,提升着陈铮的修为。

    白玉门绽放的毫光彻底照亮了识海,阴神雏形悬空而立,吞吐着天脉气息,越发凝实。模糊的五官渐渐清晰,与陈铮有七八成相似。

    铮!

    一声刀鸣,似雏凤啼鸣,向世界宣告着自己的诞生。

    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十五络脉全部打通,一脉通而百脉通,勾联全身窍穴,形成一张神秘莫测的星图。

    罡气注入窍穴后,气旋异变,一道玄妙之气溢出。

    感应到窍穴中的异变,陈铮心念一动,空间口袋中的血精一块块抛出,铺满在他的周围。这不算完,装载天脉晶玉的空间口袋也被打开,数百块晶玉飞出,被陈铮以罡气震碎。

    玄妙气息把他包围,伴随着全身毛孔一张一合,被吞入体内,然后与融入罡气之中。

    天脉之气轻灵无比,融入罡气中,罡气骤然一轻,向上攀蜓,进入识海之中,给阴神披上了一层银灰质的轻纱。

    阴神猛地一震,突然散发出一股阴森,冰寒的冷漠气息,五官变的灵动,双目有神,眉心一道血色符纹显化,呈现出妖邪之感。

    铿锵一声,清脆的刀鸣声,赤色的刀势由小变大,化作三尺刀锋,悬于阴神胸前。凌厉的锋芒,吞吐着被阴神吸引而来罡气。

    刀势由虚化实,好似活了过来,一股幽深妖邪的气机从刀身上外溢,扩散到全身。

    锋芒斩灭体内一切异种气息,独留先天罡气。

    “刀意!”

    先天罡气好像催化剂,让处在孕育阶段的刀意,破茧而出。悬于阴神胸前的刀锋,与泣血刀一般无二,陈铮甚至有种错觉,损坏的泣血刀以另类的方式重生了。

    刀锋颤动,刀芒吞吐,感应到陈铮的心念,刀锋微微一划,一道血河凭空而出,缓缓流淌着,把陈铮的阴神托浮于虚空之中。

    先天罡气融合天脉之气,形成一件银灰质纱衣披在阴神身上。这件纱衣不止具有防御作用,还能辅助阴神壮大。

    纱衣经由天脉之气与罡气融合而成,具有过虑淬炼罡气与天脉之气的效果。经过纱衣的过滤以及淬炼后,一道道玄妙气息被阴神吸收,阴神不断强大,越来越真实。

    随着阴神的壮大,气息外泄,散于周身,又被罡气炼化融合。

    精气神三者,由此形成紧密的联系。

    每一位武者的罡气,都蕴含着武者的精神意念。罡气融合炼化了阴神气息,渐渐打上了武者的烙印,可以随着武者的心意而变化,这就是先天第八层。

    散则成气,聚则成罡。聚散无常,凝罡成兵。

    罡气成衣,凝罡成兵,先天第八层的标志。

    以罡气化作一道无形致柔的纱衣罩在身上,可达到水火不侵,刀剑加身而不伤。凝罡成兵,与刀意融合,就可以化为实刀。

    到了这一境界,陈铮凝聚罡气,融合刀意,就能重现泣血刀,堪比神兵利器,有过之而无不及。

    修行至此,炼气已到尽头,想再进一步,只能着手于炼神。

    所谓的炼神,就是让阴神不断吸收罡气,彻底转化阴神的本质,这就是先天第九层。

    阴神本质转化完毕,再渡过风火雷三劫,阴神彻底成形,步入阴神境。

    武道至此,超凡脱俗。

    即便身体受损,也不会受到影响。如白世镜的丹田被毁,对于阴神境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

    识海虚空,阴神脚踩一条血河,身披银灰质纱衣,不断吸收着罡气,转化本质。

    阴神本是由心灵之光凝聚而成,乃是虚幻之物。当不断吸收罡气后,就变的有形有质。当阴神的一成本质转化完毕,突然间不再吸收罡气,好像吃饱了一样。

    与此同时,外界呼啸的阴风嘎然而止,全身毛孔闭合。罡气散而成风,归入丹田气海。

    “先天九层,阴神本质转化一成!”

    六年修持,四个世界的积累,陈铮终于一步登天,臻至先天第九层,只待阴神彻底转化完毕,就可以渡风火雷三劫,晋升阴神境。

    陈铮心念一动,刀意收敛,血河消散,阴神一步踏出,跨进白玉门。当阴神跨入白玉门的一瞬间,一股无名气息从天而降,落在阴神之上。

    这气息玄妙不可测,蕴含一丝世界规则之意。瞬间与阴神融合,陈铮心中一震,恍然明悟。

    “祖脉之气!”

    在金山候与太祖洞天中,陈铮吸收的祖脉之气终于有反应了。

    祖脉之气中蕴含着世界规则的气息,更有洞天真君开天辟地的一缕真意,被阴神吸收融合,使的阴神蕴含了一丝规则本质。

    尤其是洞天真君开天辟地的一缕真意,此时还看不出什么作用,但对于陈铮日后的修行,将起来事半功倍之效。等到他晋升阳神境后,更会有异想不到的玄妙。

    “阴神每转化一成,吸收一缕祖脉之气!”

    毫无来由,陈铮的脑海中浮显出这么一段信息。陈铮也知道了,自己在金山候与太祖洞天吸收的祖脉之气,只够他五次吸收。

    虽然不吸收祖脉之气,也能晋升阴神境。但祖脉之气被无数人重视,必然有着意想不到的好处。

    要做就做到最好,想要攀登武道巅峰,就必须尽善尽美。既然那么多人看重祖脉之气,陈铮行百里半九十,祖脉之气不够,就想办法寻找。

    还好,他有白玉门穿梭诸界,再找到两个无主的洞天世界,吞噬祖脉之气,足以支持他的修行用度。

    阴风散去,天地复清,以竹舍为中心的三十丈内,一片狼籍。风吹雨打,残花断根浮于湖面,竹舍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扑天盖地的气机骤然消失,一道人影冲了进来。看到盘坐在竹榻上的陈铮,一道道血光缭绕,玄妙气机环于周身。阴森萧瑟的气息,随着呼吸起伏不定。

    陈铮渐渐收敛气息,停止行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