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修行,讲究一个缘;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不破而破!”

    此念一升,陈铮放弃了抵抗,任由心神被吸引,飞向冥冥不可知之地。

    黄泉洞天是由黄泉魔宗的创派祖师开辟,历经万年,每一位洞天真君殒落,或是转世重生,都会把自己的洞天融入黄泉洞天。

    到了现在,黄泉洞天之广大,堪比一方大世界。单指西北道与大沙漠,就有万里之宽广。

    深沉,阴森,凌然不可侵犯!

    玄妙,莫测,飘渺不可测!

    如雾蒙胧,如云舒卷。

    这就是黄泉天脉,高上苍穹,下应祖脉,是黄泉洞天的根基,也是武者攀登巅峰的阶梯。

    一道道黄泉天脉气息渗透进陈铮的身躯当中,后天十一层的瓶颈不破而不破,没有异象,就连陈铮自己都没有感知。

    一块块的晶玉破碎,蕴含着的玄妙气息,深沉,深邃,散发着阴森的至阴之气,与陈铮的先天真气相融合。

    突然,一道阴气吹来,陈铮浑身猛地一震,真气兑变,变的轻灵,好似也化作一道风,钻入窍穴之中,形成一个个微型风旋。

    十二正经,奇经八脉,所有的窍穴都被风旋入驻后,微芒毫光,齐齐绽放。如同深夜之空,星星点灯。以经脉为线,勾勒出一座浩瀚而神秘的星图。

    “嗡嗡嗡……”

    风动,心动,神动!

    一道奇妙气息从星图浮现,一闪之间,就到了识海中。

    白玉门震动着,绽放出千万道毫光,照亮识海虚空,一阵浪滔声从白玉门中传出。

    滔声滔浪,一道赤光飞射而出,紧随其后,陈铮的阴神也走出白玉门。

    在赤光的环绕中,阴神雏形散发出神秘的律动,与黄泉天脉遥呼相应。被黄泉天脉吸摄的心神,在阴神走出白玉门的一刻,瞬间回归。

    陈铮的眼神闪烁,阴神与天脉勾通,却是感应到一丝玄之又玄的玄妙之机。

    隐约之间,似乎明悟了什么,陈铮的气机变化着。然后,陈铮闭上了眼睛,心神臻入无思无念,非想之境。

    忘却形体,摆脱心灵的束缚,与黄泉天脉融合为一。冥冥之中,天地之力为我所用,一念之间,风云变化,江山变色。

    随之,陈铮运转白骨阴风诀,上合天脉,下应祖脉。人立天地之间,三才圆满,一道道阴森的气息起伏变化,不断的凝聚着,化作阴风吹向四周。

    阴风所过,天地萧瑟,万物寂灭,浓郁的死亡之气扑天盖地般从竹舍冲出去,覆盖向湖中的莲花。

    这阴风,销骨剔肉,灭魂夺魄,一切有灵之物被阴风吹过,便会被夺了生机。

    阴风吹过,地面凝结了一层薄霜,灰白暗淡,象征着生命的凋零,死亡。

    这道阴风吹到湖岸,忽又倒卷而返,带起呼啸之音,天地为之昏暗。风如刀,寒如霜,把陈铮彻底淹没。

    陈铮盘坐着,心神渺渺,在他的周围,铺着厚厚的一层玉灰。这是血精与晶玉被吸收吞噬后,留下的残渣。

    阴风呼啸而来,玉渣飞舞。

    陈铮就这么盘坐着,一动不动,好似一个黑洞,所有的风都被他吞噬。

    阴风入体,先过皮血,再入经脉,呼啸而至丹田气海。

    随着阴风吹入丹田气海,真气漩窝解体,一道龙卷风成型,形成一个更大的风旋。当这个风旋在丹田成型的一刹那间,陈铮的心神也由渺渺冥冥中回归。

    陈铮睁开了眼睛,一道血光暴射而出,好似一柄刀子,锋芒毕现。

    “嗡……”

    一声刀鸣,一道赤光透体而出,凝成一口神刀,在陈铮的头顶盘旋,舞动环绕。陈铮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

    嗤嗤!

    刀芒吞吐,割裂了空间,发出咝咝的声音。

    陈铮运转白骨阴风诀,体内的白骨真气,化作一道阴风,流淌在经脉之中,而后一道刀气斩出,破碎了空间。

    万物绝灭,杀气冲天。一道血河凭空而现,悬于陈铮的头顶。血河之上,赤色雷霆闪烁,垂下道道刀光,把陈铮护在中间。

    这一刻,陈铮迈入了先天化境。

    先天化境,对于黄泉魔宗而言,微不足道,但与之前相比,陈铮至少有了一丝自保之力,不在被看作微不足道的蝼蚁。

    真气兑变成风状,在经脉之中呼啸往来,如潮水决堤,火山爆发,随时都要把陈铮撑的爆炸。

    陈铮微微皱眉,没想到真气会变化成这个状态。此时的白骨真气已经不能叫做真气,应该叫白骨阴风。

    “难道这才是白骨阴风诀的真容?”

    此念一闪而过,陈铮没有继续深思,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体内。催动白骨阴风,以心神束缚其,在经脉中运转大周天。

    “啵!”

    突然,一声清音。

    好似减掉两斤肉,陈铮的身体骤然一轻,第一条络脉打通。

    此刻,外界阴风呼啸,如天河倒灌人间,绵延不绝,无穷无尽,灌入陈铮的体内。第一条络脉被打通,阴风在瞬间吹入窍穴中,形成一道小型风旋。

    第二条络脉被打通,然后是第三条!

    一个大周天后,陈铮从先天一层晋升到先天二层。

    阴风依然在倒灌入体,然后又从先天二层晋升到先天三层!

    陈铮的修为节节提升,十五条络脉依然打通,直到晋升先天五层后,才稍有止缓。

    先天化境第一道关卡,厚实的壁障,如同钢浇铜铸,坚不可催,死死拦截着体内的阴风,不让其前进分毫。

    前有先天五层通往第六层的壁障拦截,坚不可催,任凭阴风肆虐,我自巍然不动。而而外界的阴风还在不停的倒灌入体,一鼓脑的挤压在壁障之前。

    如此,形成强大的压力,阴风被压缩,凝聚。

    突然,一道锋芒渗入阴风之中,好似产生了化学反应。

    阴风坍塌,形成一个质点。

    这个质点不断吞噬着阴风,来者不拒,缓缓扩张,然后轰然一声爆炸,先天五层之后的壁障破碎了。

    刚猛无滔的阴风,变的更加致密,隐隐透出锋芒。

    “凝气为罡!”

    陈铮心中恍然。

    先天化境第一道关卡被冲破,晋升先天六层,凝聚了罡气。

    先天罡气,刚猛凌厉,无坚不催!

    罡气凝聚,阴风倒灌之势减缓。一道道阴风被罡气炼化,陈铮的修为再次缓慢而紧定的提升。

    刚不可凌,故能催山断岳;柔不可破,故能汲水成丝。

    先天七层,刚猛凌厉可化绕指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