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回到竹舍没过多久,老奴再次出现。

    “恭喜陈师兄!”

    刚一进门,老奴双手抱拳,对着陈铮拱了三拱。

    陈铮抖了抖眉毛,诧异的看了一眼老奴。他才刚回来,老奴就寻上门来道贺,消息太灵通了。

    由此看出,老奴在绝阳岭的地位极高,绝非“奴仆”之流。

    “师兄好灵通的消息!”陈铮惊赞一声,问道:“不知师兄有何指教?”

    老奴从腰上解下一个空间袋,扬手抛到卓上。对陈铮说道:“这是天妃赐下的晶玉,祝愿陈师兄早日突破先天。陈师兄若还有需要,尽管吩咐。”

    陈铮眼神猛地一缩,对着老奴拱手作揖,道:“多谢师兄关照!”

    老奴送来了晶玉,说了几句话后,便提出告辞:“突然先天切不可着急,这段时间,师兄且好生调理。修行之途,讲着是一个缘字,水道渠成方为上层。”

    “多谢师兄指点!”

    陈铮连忙作揖,道了一声谢。

    老奴的话落在一般人耳中,无异于废话。

    水道渠成,修行讲缘,每一个习武之人听的耳朵都起痂子了。可在陈铮听来,却是万金难买一个字。

    老奴的话,字字真知灼见,为陈铮指明了如何突破先天化境。

    缘,即机缘,也可以是机遇、机会。

    当机会来到,抓住了,先天可期;抓不住,先天如镜花水月。

    水到渠成,是告诫陈铮不要心急,不可强而破之,应该徐徐进之,等到水满则溢时,先天化境自会不破而破。

    好的介意,陈铮向来从善而流。老奴的指点隐晦之极,陈铮听懂了,知道是至理明言。对卓上的空间袋视而不见,盘坐在竹榻上,运转白骨阴风诀,做周天运行。

    这里的阴气是被天摩乌妃粹炼过的,柔和,精纯。阴气中的一切杂质都被混沌之气吞噬,只留下最本质的一道至阴之气。

    武道修行自炼体开始,强壮筋骨,壮大气血,巩本培元,增强身体本源。这一阶段称为“养精蓄气”。

    待到精气满溢,即可炼而化之,即形成真气,此为养精;积蓄真气,使之可以支撑一个周天运行,这个过程就是蓄气。

    当真气能够完整运行一周天,即为后天一层。

    后天境,分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打通十二正经;第二层次,打通奇经八脉;第三层次,参悟天人合一之境。

    当作督二脉打通,气贯周身,形成大周天循环,即可贯通天地桥,凝聚心灵之光,达到天人合一之境。

    后天十层,转化真气,复返先天。只有先天真气才能接引天脉之气,从而炼假成真,化虚为实,令的心灵之光,由假成真,由虚变实。

    筑就武道根基,实质就是令心灵之光化虚为实。灵心纯净,故尔贵在一个纯字。武道意志不坚,武道之心不纯,则心灵之光无法化虚为实。

    陈铮如今的修为,已然达到纯之又纯,心灵更是凝聚成阴神雏形,走到炼精化气之巅,进无可进。

    花费十天时间调养精气神,陈铮感觉到自己的真气已是精纯如水,丹田气海之中的真气漩窝,彻底雾化。

    灰白色的真气,凝炼到极点,呈现出银色的丝带状,陈铮明白,自己突破先天化境的时机到了。

    突然间,陈铮的睁开双眼,一道血光暴射而出,随之又收敛起来。一双眼睛,明亮而有神,蕴含着烱炯神光,如一汪深潭,深邃而神秘。

    朝着卓子伸手一招,空间袋被一股无形的力气牵引着飞入陈铮的手中。

    陈铮打开了空间口袋,里面存放着天摩乌妃赐下的天脉晶玉。陈铮数了数,足有一千多块,足够他突破先天化境,甚至达到阴神境所用。

    天脉晶玉,非天人境无法炼制。

    黄泉魔宗,白骨殿一脉,只有天摩乌妃一人是天人境。虽然白骨殿人丁稀少,但也有近千人。以一人之力提供千人消耗,消耗的天脉晶玉堪称天文数字。

    对于白骨殿一脉而言,每一块天脉晶玉都珍贵无比。天摩乌妃毫不犹豫的拿出一千块天脉晶玉,手笔之大,若让人知道,绝对会忌妒的把陈铮生吃活吞了。

    武道修行,不是埋头苦修就能有成就了,资源最为重要。有了修炼资源,哪怕是废材,也能堆出一个先天化境。

    后天九天之后,参悟天人合一之难,可在难也有方法。天地广阔,奇珍异宝不胜枚举,总有一种珍材可以让人一步登天,凝聚心灵之光,达到天人合一。

    当然,这种以外力成就的天人合一,是以消耗自身潜力为代价,无异于自毁前程。

    但不能因噎废食,就觉得资源不重要。

    “财侣法地”,修行四大要素。想要在武道一途走的更远,四者缺一不可。

    修炼资源不足,哪怕是绝世天骄,也会泯灭于众,百年之后与普通一样,化作一方黄土。

    如陈铮得到的血精,天晶,前者增益气血,后者补充真气。若没有这些资源,陈铮的修为也不会进步飞快,只用了六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别人十几年的成就。

    此刻,陈铮的周围摆满了血精,晶玉,催动化血功,一道道血气缭绕,从血精中溢出,被陈铮吞噬。

    时间流逝,无声无息,沉侵于修行中的陈铮,丝毫没有感知,眨眼之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嗡嗡嗡……

    成百上千的血精被吞噬,道道血气环绕,竹舍被映照成赤红色。

    此时若是割开陈铮的手腕,就会发现他流出的血粘稠无比,没有丝毫的腥气,反而透出一股清香。

    浑身的气血变的粘稠,开始沉绽。

    当陈铮感觉到催动气血变的废力,突然气息一变,运转白骨阴风诀,一道刚猛的劲力透体而出,笼罩向周围的晶玉。

    “破碎!”

    心念一动,劲力爆发,晶玉破碎开来,一道道玄妙莫测的气息升起,化作气旋把陈铮包围起来。

    气旋旋转,甩出一道道,一缕缕的气丝,渗入进陈铮的毛孔中。

    若有一个放大镜观察陈铮的毛孔,就会发现,陈铮的毛孔好似在呼吸吐纳,一开一合。心神脱体而出,冲向冥冥之中。

    黄泉洞天之中,冥冥不可测的天脉微微一动,产生一股吸引力。瞬间,陈铮的心神就察觉到一股吸摄力。

    陈铮心神不由自主的抗拒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