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岸,雾丝垂落,混沌之气如瀑。**shu05.com更新快**

    老奴站在雾瀑之前,拱手作揖,恭声喊道:“启禀天妃,陈师兄带到!”

    话音刚落,混沌之气倒卷,一条幽光穿越而过,镇压了混沌之气,形成一条通道。

    “陈师兄,老奴就送您到这里了!”老奴对着陈铮拱了拱手道。

    “多谢师兄!”

    陈铮道了一声谢,迈步踏上幽光,踩着幽光穿过混沌之气。

    幽光两侧,混沌之气翻滚飞卷,吞噬一切物质能量,不断侵蚀着幽光。幽光好像不朽之堤,不为其所动。

    行走十几丈,眼前豁然开朗,混沌之气消失。天地间的阴气凝聚成丝,呈现出银质光泽,丝丝缕缕飘散在空中,就像洁白的棉絮丝。

    陈铮伸手抓向银丝,银丝穿掌而过。眼前的一切好像虚幻,这些银丝根本就不存在。

    幽光尽头,云雾弥漫,天空垂下一道银灰色的光华,罩在一个人影上。模模糊糊,如幻如影,看不真切。

    陈铮却不敢怠慢,连忙上前一步,躬腰大拜:“弟子陈铮,参见天妃尊上!”

    银灰的光华忽然抖动,形成一道道涟漪,悦耳的声音从中传出:“你可知圣宗四大嫡传功法?”

    陈铮神情一怔,惊愕地看向银灰光华中的人影。黄泉魔宗四大墒传功法,天下兼知。

    虽然不明白天妃为何发问,陈铮依然恭敬的答道:“阎浮天功,修罗阴煞功,九幽噬魂大法,白骨阴风诀!”

    回答完毕,天摩乌妃好久没有出声,气氛陷入沉闷之中。

    陈铮保持恭敬之状,一动不敢动弹,等待着天摩乌妃的反应。

    良久,天摩乌妃幽幽说道:“圣宗四大嫡传功法,封道于天者有阎浮天君、罗刹娘娘、九幽道君,独缺白骨一脉。你可知道原因?”

    陈铮的心神微微一缩,肃立道:“弟子不知!”

    “嘿嘿嘿!”

    天摩乌妃冷笑着说道:“是不愿说,不敢说,还是不知道怎么说?”

    “弟子不敢!”陈铮面带恐惶,连忙拱手说道。

    “哼,我观你的白骨阴风诀已然大成,渐入返璞归真的圆满境界。更修行了蛮荒战神诀,易筋洗髓,全身精气充盈,想必是得了白骨神君的遗兑吧!”

    这一番话入耳,陈铮听的肝胆俱裂,浑身直冒冷汗。犹如天塌地陷,只觉的一股股的寒气从脚底窜到头顶。

    天人境的绝顶高手竟是如此的可怕,一眼看穿了陈铮的底细。连他修炼了蛮荒的无名功法都没有逃过天摩乌妃的法眼,且一口道破这门功法的来历。

    直到此时,陈铮才知道自己修练的无名功法叫做蛮荒战神诀。

    更可怕的是,天摩乌妃知道白骨神君的存在。再往下联想,陈铮借助白玉门穿梭各方世界,天摩乌妃是否也察觉到了?

    即便天摩乌妃没有察觉白骨门,但对于陈铮穿梭各方世界的秘密就不好奇吗?若是天摩乌妃生出觊觎之心,陈铮该怎么办?

    面对先天五层的武者,凭借鬼影无踪身法,陈铮打不过还能逃走。可一位天人境绝顶高手当面,陈铮插一双翅膀都逃不走。

    在这一方小空间中,天摩乌妃就是天,陈铮是生是死,全在天摩乌妃一念之间。

    “当年白骨神君与黄泉大帝争夺大道,失败殒落,精气九分散落诸界。圣宗祖师借白骨神君之相演化白骨阴风诀,欲李代桃疆,篡夺白骨神君的气运命数。

    没想到低估了白骨神君的威能,致使每一位修行白阴风诀的弟子都成为了白骨神君的复活鼎炉。一旦开辟洞天,就会引起冥冥之中的气运反噬,百年修行为白骨神君做了嫁衣。

    这也是我三百年来迟迟不能更进一步,开辟洞天的原因。

    知道白骨殿传承至今,修行白骨阴风诀的弟子有多少吗?”

    天摩乌妃所述,已涉及到了九天之上的神魔大道之争的隐秘。听的陈铮心惊胆颤,以他现在小胳膊小腿,根本不敢参合进去。

    冷汗浸浸,心神震颤,陈铮危颤颤的说道:“弟子不知!”

    此刻,他只要做个老实的听众就可以,万万不敢发表任何意见,甚至恨不得把嘴给缝起来,一句话一个字都不往外蹦。

    “倒是个聪明的小子!”

    看似夸赞,实则讽刺。明赞陈铮聪明,暗讽他心思狡诈。

    陈铮两脸一摸,赛如铁壳,脸皮比城墙角还厚,把天摩乌妃的讽刺当成耳旁风。

    “只有十八人。”

    “算上本妃,如今存世者只有九人,已是白骨殿历代以来最鼎盛的时期了。六年前,白骨殿主阴风道人殒落于四九天劫之下,堂堂的白骨阴风诀一脉,再无一位阳神境。

    可悲可叹!”

    上一任白骨殿主竟在六年前殒落,陈铮心中猛地一震。

    若没有记错,他就是在六年前进入黄泉魔宗,且得了白骨阴风诀的传承。难道二者之间有什么因果关联吗?

    陈铮被自己的猜测吓的脸色大变,一时无法收敛气机,外泄而出。霎时间,阴森的气息充塞于周身一丈之内,向着银灰的光华之中冲击而去。

    “好小子,根基不错!”

    天摩乌妃眼睛猛地一亮,出声赞道。

    话音刚落,天摩乌妃的脸色骤然变冷,哼声说道:“我白骨嫡传一脉,鼎盛之时也只有九人共存于世,只有少没有多。

    自创派祖师立下圣宗根基,演化白骨阴风诀,历经千万年,每一位白骨阴风诀的传承者出现,就代表其中一人殒落。”

    白骨阴风诀的传承者竟只有九位,陈铮这一天内都不知震惊了多少次了。

    感知到陈铮的气机浮动,天摩乌妃“嘿嘿”冷笑,道:“你想到了什么?”

    九位传承者共存于世,对应白骨神君散落诸界的九道精气。这代表着什么,已经不需要多说了。

    想到自己吞噬了白骨神君的两道精气,陈铮的脸色突然大变,骇然看向天摩乌妃。

    “明白了?”

    陈铮露出苦涩之色,无奈的点点头。

    同样是修行了嫡传功法的弟子,别人都能得到宗门的资源,被重点培养,甚至在未晋升先天化境时,就被天人境的宗师看中。

    可轮到陈铮时,却变的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人见人厌。若不是他有些手段,早就尸骨无存了。

    每一个传承白骨阴风诀的弟子,对于黄泉魔宗而言都是稀世珍宝。宗派历经千年,算了天摩乌妃也只有十八人。若没有天摩乌妃在背后推动,谁敢对一位传承了白骨阴风诀的弟子肆意打压,近乎于迫害,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陈铮吞噬了两道白骨神君的精气,代表着当世共存者,从最多九人降到了七人,也就代表着白骨殿必有一人殒落。

    天摩乌妃刚才说六年前殒落一人,还剩一个,必在不远的将来殒落。再思及天摩乌妃欲在大离分崩离析,改朝换代之其,夺天运而开辟洞天,陈铮就感觉到不寒而栗。

    这是否预示着,天摩乌妃开辟洞天失败,如历代先人一般,受到气运反噬而殒落?

    难怪宗门上下,对他的遭遇视而不见。尤其在黄泉殿时,左长老对他喊打喊杀,掌宗却没有任何反应,反而罚他入寒冰狱坐关。

    寒冰狱的恐怖,陈铮亲自体验过,九死一生。若非他命不该绝,恐怕就死于阴灵之手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减少天摩天妃辟洞天的风险。

    想通了一切,陈铮心中苦涩无比。这是一个无解,相比其他传承者,陈铮半步先天的修为,就成了最佳的牺牲对象。

    此刻再想着得到天摩乌妃的支持,无异于天方夜谭。

    “除非我的价值足以让天摩乌妃放弃其他人,我有什么价值?”

    陈铮不想成为牺牲品,就只能让别人去死了。

    “我的价值在哪?白玉门吗?”

    天摩乌妃欲夺天运而开辟洞天,没有比截运异术更具有价值的了,即使白玉门都比不上。

    陈铮伸手拍向腰间的空间口袋,一张泛黄的牛皮纸出现在手中。双手托起,朝着天摩乌妃躬身一拜,叫道:“弟子有一物欲献给尊上,只求尊上慈悲,为弟子指一条明路。”

    突然手上一轻,牛皮纸飞入银灰的光华之中。

    “噫?”

    看到牛皮纸上记录的内容,天摩乌妃惊咦出声。饶是以她的见多识广,也想不到世界有这般异术。

    截天数,夺气运,损天地而利己。

    想到自己欲借改朝换代,天运动荡之际,开辟洞天,奠定封道根基。没想到就有一门截运异术送到面前,难道这就是天意?

    想到天意,一双妙目透过银灰光华落到陈铮的身上。

    她对陈铮的注意力还在上代白骨殿主殒落之后,那时候,陈铮已经逃出黄泉魔宗。之后,一路平步青云,再没有宗门支持下,修为节节提升步步高,几乎没有遇到瓶颈。

    不仅修为提升迅速,且在酀州创下好大一番事业。

    犹如天助,走投无路之时,就继承了渔阳候的爵位。更是在白世镜的帮助下,成为一县之主。之后,也不知又得了什么奇遇,穿梭诸界,得了白骨神君的遗兑。

    若只是一次则罢了,尽然接二连三的得到白骨神君的遗兑,并且吞噬。白骨神君殒落万年,九道精气散落各界,诸天万界不知多少人寻而不得,偏偏被陈铮得了最大的便宜。

    天摩乌妃甚至有一种错觉,白骨神君的九道精气就是为陈铮而准备的。

    如此天命机运,让天摩乌妃都有些害怕了。若陈铮是天命之人,自己又算什么,为王王前驱吗?

    为王前驱一般不会有好下场,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给人作了嫁衣,就是不得好死。天摩乌妃修行三百年,绝不接受这样的结局,那就只能牺牲别人成全自己了。

    截运异术,有了这门异术,她就可以坐观风云变化,在最合适的时候摘取最鲜美的果实。

    此时,陈铮在她眼里顺眼多了。

    想到这小子修行以来,一路被鸿运笼罩,天摩乌妃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白骨一脉开辟洞天,必受白骨神君的气运反噬。这小子连吞白骨神君二道精气,若以他代劫……”

    想到这里,天摩乌妃眼睛猛地一亮,眼前的陈铮好像浑身冒着祥光的金娃娃,狠不得抱住他亲一口。这是老天爷派下来的天使,专门为度她成道而来。

    “要不要把这小子的一身气运夺了?”

    看到手中的牛皮纸,天摩乌妃眼中冒出一道凶光,贪婪的看着陈铮。

    陈铮俯首而立,突然感觉到一股恶意笼罩,心中猛地一惊。

    天摩乌妃没有想到陈铮这么警觉,自己稍有恶念,就被她感应到了。脸色微微一变,暗忖道:“这小子难道真的被天运笼罩?”

    天摩乌妃目光闪烁,盯着陈铮,心中千思百转。

    陈铮贵为渔阳候,掌控酀州半壁江山,天运加身。又与白骨神君因果纠缠,以其代劫,以运抵运,或许自己开辟洞天的机缘就落在这小子的身上了。

    想通透之后,天摩乌妃突然开口道:“你之来意,本尊已知。若能许一州之运,本尊未尝不可助你一臂之力。”

    陈铮连忙躬身行礼,大声说道:“多谢尊上成全,黄泉大帝鉴证!”

    ”以你的根基底蕴,突然先天化境,非天脉晶玉不可。这方小空间为本尊开辟,你可于此闭关,所需晶玉,本尊一应供之。”

    天摩乌妃的话如同天籁,陈铮只觉罩在身上的一道枷索骤然消失,浑身通透,全身十万八千毛孔齐齐张开,身与心合,心与神合,身神相合天地。先天化境的屏障在一瞬间彻底洞开,阴神欲脱窍而出。

    “尊上大恩,弟子感激不尽。”

    得了天摩乌妃的承诺,先天化境已然触手可及。陈铮强压心中激动兴奋之情,恭恭敬敬的对着天摩乌妃参拜大礼。

    “下去吧!”

    天摩乌妃抬手一挥,银灰光华收敛,混沌之气沸腾,瞬间消失无踪。一道幽光任地而现,托着陈铮穿过混沌,再次返回湖岸。

    陈铮丝毫没有反应,斗转星移,眼前湖光涟艳,荷花倒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