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白骨殿一脉的领袖,区区一位奴仆都有先天化境的修为。”

    目送老奴离开,陈铮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先天化境,虽然不是黄泉魔宗的中坚力量,但放眼天下,依然是中上之层。如在大离皇明的酀州,数目也不多。且每一个都是镇海神针般的存在,轻易不会出手。

    以先天化境为奴,陈铮只能说一声佩服。这就是绝顶宗派的底蕴,先天不如狗,阴境齐遍地走,只有阳神境才有地位。

    即便是阳神境,头顶上也还压着两座大山,天人境与洞天境。

    在黄泉魔宗,真正说话算数,执掌大权的还是天人境。至于洞天境,已是另外一个层次,除封道之外再无其他。

    “费尽心机,终于进入了绝阳岭。”

    想到老奴所说,自己是被天摩乌妃所求,对陈铮而言,无异是天大的好消息,说明天摩乌妃已经认可了他。

    “接下来,唯一的任务就是养伤,尽快痊愈后,拜见天摩乌妃。”

    时不我待,进入黄泉洞天的时间不短了,必须尽快得到天摩乌妃的认可,然后晋升先天。陈铮可没忘了,外面还一个大敌,费无忌正在统合内门,蓄势养望。

    陈铮几次三番折损费无忌的脸面,对蓄养威望的费无忌而言,无异于眼中钉,肉中刺。

    多想无益,当务之急是把伤养好。

    小空间中,四时分明。

    正值仲夏,夜有暴风,雨落而下。风雨之中,荷叶摆动,发出哗哗的声音。

    竹舍之中,空气湿重,浓郁的荷花香气与水汽相融,凝成实质的水雾在涌动着,激荡起轻微的流水声。

    一道身影盘坐竹舍前,双目微闭,阴森的气息弥漫而出,与风雨相融。无形的气机笼罩着整座竹舍,令的竹舍内风吹不进,雨泼不入。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陈铮的伤势好了大半。背部触目惊心的伤口彻底愈合,手臂活动自如。只有内腑还隐隐作痛,没有痊愈。

    运转白骨阴风诀,小空间的阴气,如丝如缕的汇聚而来,形成一条灰色的丝带,盘旋在陈铮的周围。

    灰色,原是单调的颜色,给人极冷漠的感觉。代表着绝望,寂灭,死亡,等等一切的负面状态。

    而如今,盘旋在陈铮周围的灰色丝带,完全由阴气凝结而成。光滑,柔顺,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摩。

    这里的阴气,与陈铮以往见过的完全不同。

    阴极逆反,死极而变。

    阴气化作风,吹遍小空间;化作雨,滋润万物,为小空间带来了活力与生机;又化作云雾,飘荡着,为小空间增添了更多的色彩。

    陈铮的心神融入风雨之中,随着风游走于天地之间,感受着这里的每一分变化。

    这座小空间以阴气衍化万物,一切都是由阴气变化而成。

    如此手段,已如仙神。

    对于白阴风诀的应用,已经达到无法测度的境界。

    感悟着小空间的玄奥,陈铮缓缓运转白骨阴风诀,真气犹如涓涓细流,在经脉中游走。陈铮每当对小空间的阴气变化有所感悟,真气也随之变化,更加的灵动。

    原本阴戾的阴气,变的生机勃勃,滋润着他的内腑,他的伤势快速痊愈。

    昼夜交替,风雨骤竭,陈铮停止行动,双目睁开,长呼一口气,灰色的阴气丝带如倦鸟归巢,渗入全身。一道浊气犹如利剑,从他的口鼻中喷射而出,凝滞在空中久久不散。

    双臂张开,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浑身筋骨传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气血爆炸,瞬间扩散到全身。

    如同卸掉重枷,轻飘飘的从地上腾空而起,落于精舍之外。

    这一夜,陈铮心神天地,感悟着小空间的玄奥,白阴阴风诀更上一层楼。对于阴气的驾驭越发得心应手。

    体内玉一般的骨骼,随着阴气的渗透,开始灰质化。返璞归真,向着普通骨质转变,但比普通骨质强韧千倍万倍,血液殷红,鲜艳,不含一点杂质。

    尤其是他的骨髓,洁白如雪,重如铅汞,蕴含着庞大的能量。

    嗤!

    以掌化刀,在身前一个横切,空气一分为二,刀芒吞吐,阴森的锋芒,就连陈铮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汗毛乍起。

    修为没有提升,但陈铮的底蕴更深,真气更加精纯。

    若再与阴灵拼杀,陈铮有自信,可以轻易斩杀对方而不会受伤。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传来,老奴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恭敬陈师兄伤势痊愈,修为更进一步。”相隔一丈外,老奴拱手抱拳,向陈铮恭贺道。

    对方把身段放的极低,以师兄相称,陈铮却不能坦然受之。连忙让开半个身位,对老奴拱手还礼,道:“陈铮见过师兄!”

    突然间,老奴脸色一正,对陈铮说道:“天妃召见,陈师兄赶紧收拾一番,随老奴觐见天颜。”

    “天妃要见我?”

    陈铮心神大震,惊声叫道。

    苦心积虑,使尽手段,就是为了见到天摩乌妃。如今,事到临头,陈铮反而紧张起来。他的秘密太多,一旦被天摩乌妃发现,该如何应对?

    只要得到白玉门,就能借迹穿梭各方世界,找到白骨神君的散落的精气,承其遗兑。做为修炼白骨阴风诀的天摩乌妃,会不动心吗?

    一旦天摩乌妃心存觊觎,杀人守宝……

    陈铮不敢再想下去了。

    如今,身入绝阳岭,在这个小空间内,天摩天乌就是天,陈铮等于自落牢笼。突然之间,陈铮发现,自己苦心孤诣的想见天摩乌妃,却没有细想,天摩乌妃凭什么会帮他。

    现在后悔也晚了,面对天摩乌妃的召见,陈铮不想见也得见。

    压下心中的忧虑,陈铮对着老奴拱了拱手,道:“劳烦师兄带路!”

    寻求天摩乌妃获得帮助,是幽泉给他出的主意。是福不是祸,想必幽泉不会坑自己吧。

    如此想着,陈铮不得不硬起头皮,跟随老奴前往天摩乌妃的闭关之地。

    陈铮养伤的竹舍,座落在一片庞大的湖中心。一道廊桥弯弯曲曲的穿过荷池,通达湖岸。

    廊桥悬浮空中,与湖面相间一尺。没有任何的支撑物,这座廊桥同样为阴气衍化,伸手摸了摸,与普通的木质完全一样。

    若非昨夜神融天地,触及小空间的玄奥,陈铮无法想象,自己见到的一切都是由阴气变化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