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极为生,陈铮运转观生普照功,凝聚一口生气,以心灵倒映周身内外,逆转气血,修复着伤口。

    噗噗……

    刀芒吞吐,纵横无敌。

    劈碎了阴灵的爪劲,斩灭阴灵的形体,一道掌影穿过重重阴影,抄起一颗完整的心核吞入口中。

    钢牙咀嚼,发生咔嘣咔嘣的声音,惨人心神。

    此刻的陈铮,浑身血污,体内流出的血冒着腾腾热汽,披头散发,双脸狰狞,活脱脱一个地狱中走出的修罗厉鬼。

    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双眼如血,散发着妖魔般的红光。

    “杀!”

    沙哑的嘶吼声,刺破穹霄,化作音波,让阴气产生涟漪。两只手掌血肉模糊,吞吐着刀芒,纵横交错,斩向阴灵。

    阴灵不甘示弱,飞身扑起,卷起一道黑风,挥舞着双爪,把陈铮团团围住。

    “吼……”

    阴灵嘶吼着,眼中幽幽光芒闪烁。

    陈铮在半空中,眼前赤红一片,十几道爪劲撕裂他的刀芒,聚合在一起,化作惊滔骇浪涌来,要把他撕的粉身碎骨。

    生死之际,陈铮眼中的血光骤然隐没,透出一道湛然神光。好似放弃了抵抗,闭目等死,任凭对方的爪劲撕裂而来。

    “滋!”

    突然,一道锋芒冲天而起,劈开了爪劲,斩灭了阴风。杀气滔滔,如魔临世,漫天的血光,染红陈铮十丈之内的空间。

    等到红光消散,空中接连发出几声闷哼。扑嗵一声,陈铮从半空摔在地上。反震力让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眼前猛的一黑,整个人不醒人事。

    阴风呼啸,昏暗的绝阳岭,就像是世界末日。

    看不到生机,天空被如刀的阴风吹裂,切割,布满蜘蛛网般的裂缝。虚空混沌之气渗进来,同化一切物质与能量,就连阴气也逃不脱被同化的命运。

    绝阳岭透出一股无形的力量,不断炼化着渗透进来的混沌之气,而后融入地脉之中,不断增强着摩天岭的底蕴。

    残暴的阴灵消失不见,陈铮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幽幽冥冥,心神飘渺,一道白光闪烁。

    陈铮从晕迷中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一间精舍之中。

    “我不是在绝阳岭晕迷了吗?这是什么地方?”

    陈铮心中一惊,猛地坐了起来。突然眼前一黑,差点一口气抽过去,身体摇晃着,斗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全身骨头犹如散架般,疼的他眼睛发黑,脑子里一片空白。

    连忙盘膝而坐,催动气血,缓减体内的剧痛。好一会儿,疼痛缓减,陈铮睁眼看去,入眼处是一座精致的竹舍,飞檐斗拱,呈八角之状。

    轻轻抚摸着身下,松软棉厚的褥子,下面铺着一张竹席。

    精舍布置简单,一榻一卓,青色幔布作墙,有风吹来,幔布摇晃,外面的景色入眼。

    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菏花别样红!

    外面赫然是一座庞大的荷花池,红的、粉的、白的莲花,争相邀妍,清灵的香味随风飘入精舍内,让陈铮的头脑为之一清,就连疼痛都减轻了许多。

    陈铮有些愣神,看着精舍外的美景,回忆着晕迷前的画面。

    若没有失忆的话,他与阴灵搏杀,最终重伤晕迷。

    “看来,我是被人救了!”

    陈铮微微叹息一声,好似想到什么,脸色猛地一变:“摩天岭荒芜一片,怎么会有这么精致的地方?

    这是一处小空间,是谁救了我?”

    此刻,陈铮最担心的是自己是否通过绝阳岭的两关考核。若是考核失败,他就失去了与天摩乌妃见面的机会,以前的所有努力都将化作流水。

    打量着自身,肩膀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而且身上的血迹也已被擦拭干净,连他那破碎的外衣也被换走。现在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麻布衣。

    材质与他初入门进的麻灰衣一样,粗糙之极,稍一动弹,麻衣触碰到背部伤口,疼的陈铮皱眉不已。

    看着身上的衣着,陈铮呆了一下,向着腰间摸去,发现空间口袋还在,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救他的人并没有贪图自己的空间口袋,说明对方是敌非友。这让陈铮略微宽心,知道在自己恢复之前,不用担心安全了。

    就在这时,帷帘掀开,一个体型消瘦的男子端着个托盘进来。此人面白无须,鬓角有些发白。看到陈铮盘坐在榻上,咧嘴一笑,透出一丝恭敬之色,喜道:“师兄,你终于醒了?”

    这男子看不出实际年龄,至少比陈铮大两轮。被一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甚至二十几岁的人喊作“师兄”,陈铮有些不太习惯。

    目光在对方身上扫了扫,一眼便能看出眼前男子的实力,至少是先天化境。

    被一名先天化境称作师兄,陈铮有些承受不起,连忙挣扎起身,说道:“折煞陈铮了,万不敢当师兄之称。”

    “老奴不过是绝阳岭一个奴仆,能与陈师兄以师兄弟相称,已是抬举老奴了。陈师兄重伤未愈,还请安心养伤,若有有尽管老奴便是。”

    陈铮微微一怔,惊讶地问道:“这里是绝阳岭?”

    “正是,陈师兄重伤晕迷,还是主人吩咐老奴把师兄救回来的呢!”

    陈铮一直以为绝阳岭即便不是人间魔窟,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想到竟然这么一处鸟语花香,人间仙境的存在。

    看厌了摩天岭的穷山恶水,残酷的环境,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居所装饰的小桥流水,如同仙境。

    “师兄所言的主人,是天妃尊上吗?”

    “不错,正是天妃尊上。”

    老奴看着陈铮一副虚弱的样子,稍动弹一下便不断的皱眉,上前扶着他:“师兄重伤在身,切不可乱动。待老奴为你换药,好生休养。”

    任由老奴为自己换了伤药,也不知是何等的疗伤灵药,涂摸在伤口处,一股清凉的气息渗入体内,疼痛立消。陈铮甚至感觉到伤口处在血肉在蠕动,正在快速的愈合。

    待到换药完毕,老奴微一躬身,对陈铮叮嘱道:“师兄好生养伤,老奴先行告退!”

    说罢,端着托盘出了竹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