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阴灵终究没有灵智,满脑子的残忍酷杀之念。看到陈铮冲过来,反而兴奋的嘶吼起来,双爪张开,冲进龙卷风中。

    陈铮面露狰狞之笑,运转蛰龙功,收敛气血。身体猛地一晃,隐没于龙卷风中。

    感应不到陈铮的气血,阴灵忽然停下脚步,任凭龙卷风撕扯着自己的体形。眼中两道鬼火闪烁,嘶吼起来。

    失去陈铮的踪迹,阴灵暴怒起来。双爪胡乱撕扯着,竟把袭卷风催毁。

    “畜生,去死!”

    看到发狂撕扯着龙卷风的阴灵,陈铮眼中暴出一道血光,突然出现在对方身前。凌厉的爪指如神龙探月,直接插入对方胸口中。

    “咝!”

    劲力爆破,把阴灵撕成两半。掌心真气吞吐,形成一道螺旋气劲,催毁了阴灵的心核。

    “啵!”

    悦耳之声音,如同天籁,传进了陈铮的耳朵里。

    从没有过的感受,好似吃了一个人参果,通体十万八千毛孔张开,舒爽的让他差点喊叫出来。

    阴灵的心核被摧毁,化作一道黑烟飘散。刚才被压制的一口郁气,一泄而空。

    摊开左手掌心,棱角分明的心核如钻石般,发出璀璨的光芒,一道阴暗的黑线凝结的花纹,神秘非凡。

    心核爆碎,精华外漏,正不断的缩小。

    陈铮做出一个疯狂的举动,忽然把心核吞下。以白骨真气磨研,等到心核被彻底炼化,陈铮发现自己的真气比以前精纯了一分。

    “阴灵的心核有淬炼真气的效果?”

    这个发现让陈铮兴喜异常,忽然化作一道流光,向着绝阳岭冲去。

    “若能斩杀几十头阴灵,吞其心核,我的真气岂不是能精纯一倍。”

    阴灵没有视力,只凭气血感应,陈铮发现这个弱点后,直接冲入第二关卡。

    嗤!!

    十道爪劲撕裂了虚空,笼罩向前方的阴灵。

    这是前往绝阳岭的第二道关卡,七头先天三层的阴灵把守。若是一般的半步先天,甚至是先天五层以下的武者,陷入七头阴灵的包围中,绝对九死一生。

    褚玉璞得了枯竹老人的真传,以先天四层的修为面对血河七子,依然重伤欲死。若非陈铮适时出手,恐怕就殒落于云雾山中。

    虽然陈铮才只半步先天,后天十一层的修为,但他的积累之厚,底蕴之深,已至半步先天极境。生死相搏,即使褚玉璞也讨不到好。

    绝阳岭的两道关卡,比闯关者的修为要高出一个层次。

    半步先天的闯关,对应的阴灵修为在先天五层以下。若是先天五层以下的武著闯关,阴灵的修为就会提升到先天五层,甚至是罡气境。

    所以,绝阳岭的两道关卡,绝不容易闯过。

    此时,陈铮面临七位先天三层的阴灵,极力收敛气血,冲上来就是绝杀一招。

    七头阴灵分立七星,呈北斗之状,结成血河七杀阵。一动俱动,瞬间就把陈铮困在阵中。

    轰!

    七头阴灵的气息联成一体,猛地一掌拍出,汹涌的掌力扑山倒海。阴气呼啸,一道黑浪劈头盖脸打来。

    陈铮的速度骤然一降,四面八方涌来的劲力,不断牵扯着他。眼前猛地一黑,爪劲如入泥滩,被庞大的力量拍飞。

    凌空一个跟斗,陈铮吐出一口黑血,内腑传出一阵火辣辣的刺痛,竟在一击之就受了内伤。

    嗤!

    身在半空,陈铮逆转真气,突然消失不见。

    五道爪影从天而降,抓入阴灵的头顶,真气透入阴灵体内,真奔对方的心核。

    “嚓咔!”

    心核碎裂,这头阴灵化作一道黑烟飘散。

    陈铮亲眼看到褚玉璞被血河七子围杀,知道血河七阵阵的威力。凭着伤上加伤,斩杀一头阴灵,令对方的血河七杀阵不攻自破。

    斩杀一头阴灵,陈铮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落入另外六头阴灵的包围中,被六头阴灵联合一掌轰在后背上,衣服碎裂,皮肤上印出一片乌黑的掌印,血丝从掌印中渗出。

    陈铮喷出一口鲜血,被打的眼冒金星,心神震颤,踉呛扑倒在地。

    普通人受此一掌,早就被打的腑脏碎裂,筋断骨折。而陈铮还能剩下一口气,已经是万幸中的庆幸了。

    若非他的白骨阴风诀火候不浅,已臻玉骨境,又修练了蛮荒世界的无名功法,这一掌足以要他的命。

    不过现在也不好受,背部一个乌黑的掌印,血肉腐烂。庞大的掌劲从渗入体内,让陈铮的气血不断消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陈铮催动真气,全力化解体内的掌劲,呼啸的阴气汇聚而来,从全身的毛孔中渗进来,补充着真气的消耗。

    一掌重创陈铮,阴灵紧追而来,满天的爪影,掌影覆盖了陈铮,就把他打成灰烬。空气被压爆,在陈铮三丈之内形成真空。阴气在沸腾,发出呼呼的声音,六头阴灵牢牢锁定了陈铮。

    气势如泰山压顶,阴灵袭卷的阴气,凝如实质,就像天塌了,笼罩向陈铮。

    心灵警兆,白玉门剧烈的震颤着,放出一道道毫光,驱散六只阴灵的气势。生死危机关头,陈铮极力镇压体内的掌劲,腾身而起。

    此时,顾不得身受重伤,浴血博杀,迎向六只阴灵。

    以掌为刀,陈铮直插入一头阴灵的胸口,斩碎心核,真气猛地吞吐,震碎了阴灵的形体,张口吞下碎裂的心核,以真气炼化。

    噗!

    嘶啦!!

    阴寒的气劲侵入体内,陈铮发出一声痛呼,后背上的一块血肉被撕扯下来,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肩膀处血液飞溅,皮肉倒翻,被抓出三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没了血肉包裹,血如泉涌,陈铮稍动一下,都感觉被千刀万剐。

    阴灵不懂疼痛,只有残忍酷杀的念头,以及对气血的渴望。吞噬活人的气血,可以中和它们体内的阴气,让它们快速提升实力。

    此时,陈铮血如泉涌,充沛的气血,就像冰冻寒夜中雄雄烧烧的火焰,彻底引爆了阴灵的残忍杀念。

    陈铮忽觉浑身发冷,感应到阴灵贪婪的念头,催动着真气再次杀来。一手成刀,一手成爪,凌厉的刀芒吞吐着,斩向了阴灵。

    杀生刀法中蕴含着滔天杀气,冲塞天地,令阴气都为之湮灭。绝灭万物,斩杀万灵。以死度生,在绝死之境中杀出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