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白骨殿一脉而言,天摩乌妃是信仰图腾般的存在。

    摩天岭的弟子,没有一个人不想见到天摩乌妃,得到天妃的青睐,从此鲤鱼跃龙门,一飞冲天。

    千年以前,朱子封道,于儒家另立一脉,成宗做祖,为世人仰望,千年以来好不兴旺。到了大离皇朝,理宗成为显学。天下十八家顶级宗门之下,稳坐第一流之位。

    自朱子以后,天摩乌妃是最有望封道的存在,虽然她还没有开辟洞天,但无人能够否认这一点。

    一旦天摩乌妃封道成功,白骨殿必将在黄泉魔宗大兴,从此执黄泉魔宗千年之牛耳。正是因此,才奠定了天摩乌妃现在黄泉魔宗的超然地位。

    天摩乌妃在绝阳岭潜修三百年,并不是与世隔绝。只要通过绝阳岭的考验,就能得到的召见。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靠近绝阳岭的,摩天岭也绝不允许有人打扰摩乌妃的修行。

    故尔,虽然有这么一条面见天摩乌妃,但通过绝阳岭考验的人却不多。

    陈铮手中的令符就是进入绝阳岭的通行证,里有封印着白骨殿尊的一道气机。有此气机,就不会受到绝阳岭内各种禁制的攻击。

    绝阳岭的考验很简单,打通两道关卡,就能得到天摩乌妃的召见。

    拜别了右长老,陈铮离开铁刀峡,直奔绝阳岭。

    绝阳岭,位于摩天岭西北。

    这里没有阳光,无处不在的阴风充塞于天地间。阴风凝聚如刀,割裂了虚空,一团团的混沌气流从虚空混沌中冲进来,同化一切物质与能量。

    绝阳岭没有生机,万物不生。无尽的阴煞之气,冻结了整片天地。若非修行白骨殿一脉功法,根本无法在绝阳岭立足。

    陈铮的白骨阴风诀火候不浅,驭使阴风,随心所欲。但在靠近绝阳岭时,仍然震骇于这里的阴气。

    阴气本是天地元气与万灵怨戾之气相融合,依托地脉浊气衍化而成。

    人有七情六欲,怨恨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情绪。万物万灵也存在怨恨之气,这些怨恨之气散布于天地之间,与天地元气融合,就形成了阴怨,厉戾之气。

    这是世界的毒瘤,若不能化解,就会扰乱世界的运行机制。

    阴怨厉戾等负面气息与地脉浊气融合,衍化,就变成了阴气。此气后天衍化,先天而生。

    阴毒邪厉,销人骨肉,坏人气血,污人心灵。

    黄泉魔宗的功法,多以吸收阴气为主。又有创派祖师开辟寒冰界,挪移地脉,接引天地间的阴气,最终形成人闻色变的魔域。

    黄泉魔宗的弟子,修行功法,吐纳阴气,不断的净化着天地。相当于医生的手术刀,为天地割除毒瘤,有功于天地,故尔能长存万年。

    大离世界的正道十宗,魔道八派,占据世界的十面八方,镇压天地,疏导天地元气,每一个宗派都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

    铁打的世界,流水的宗派。

    自天地开辟以来,不知多少的宗派被风流雨打去,但世界依旧存在。当世十八家宗派,或许将来会消亡,但总会有其他势力来取代它的作用。

    摩天岭就是大离世界的阴气宣泄地点之一,受阴气侵蚀,在西北道形成万里无人烟的大沙漠。

    黄泉洞天秉天地阴气而存,想当于大离世界的一个新陈代谢的器官。黄泉洞天的祖脉有五个祖窍,勾通大离世界与虚空混沌,绝阳岭为其一。

    陈铮运转白阴风诀,抵抗阴气侵袭,一步一步的接近绝阳岭。

    受到阴气与混沌之气的双重侵蚀,绝阳岭没有东南西北,上下左右之分,没有昼夜交替。浓郁的阴气遮蔽天地,让绝阳岭变成昏暗的幽冥魔域。

    在极端的环境中,孕育出邪恶的阴灵。游荡在绝阳岭周围,出没于阴冥之中。每一头阴灵的实力都达到先天化境,甚至有堪比阳神境的阴灵。

    陈铮要经过的第一道关卡,是由一头先天四层的阴灵镇守。

    阴灵残忍好杀,对气血尤为敏感。看到陈铮出现,二话不出,嘶吼一声后,凌空扑了过来。

    两只手爪挥动着,阴森气息侵袭而来,陈铮的脸色随之一变。

    “鬼爪手!”

    阴灵施展的赫然就是鬼爪手,指爪凌厉,催钢碎铁,外泄的气劲在虚空中割出一道道裂缝。

    陈铮催动白骨真气,一掌轰出,劲气相撞。掌劲被撕裂,陈铮连忙后退。一道爪劲渗入体内,刮在经脉上,火辣辣的疼痛,阴森的气息不断在他的体内破坏。

    从来都是陈铮以阴气暗算别人,如今风水轮流转,他也受到了阴气的侵袭。这种滋味儿绝不好受,血肉被浓醉腐蚀一般,火辣辣的,痛入骨髓。

    看到陈铮后退,阴灵得理不饶人,突然从原地消失。一股黑色的阴风袭卷而起,无数的风刀涌现。

    这头阴灵的速度之快,就连陈铮都惊骇不已。无处不在的阴气,成了阴灵的最好媒介。借着阴气,阴灵几乎达到瞬移的状态。

    呼啸的阴风夹杂着锋利的风刀袭卷而来,突然一道阴影出现在陈铮的面前。尖锐的爪劲当头罩下,就要把陈铮撕为两半。

    陈铮被吓的心中一颤,忽然化作一道虚影,借助阴风后退。双方一进一退,快如流光。

    阴灵占据地利,身体乍分乍合,与充塞天地间的阴气同出一源。身影猛地一晃,就冲到陈铮的面前,一双黑爪撕裂而来。

    躲不过去,陈铮只能硬拼。

    生生受了阴灵一击,凝如实质的气劲混合阴气侵入体内,陈铮的动作不由一滞。相比阴灵,他对阴气的运用,粗糙的不堪入目。

    阴气侵入体内,超出他的承受能力,开始败坏他的气血,催残他的经脉。一股阴森的气息弥漫全身,让陈铮的气血为之凝固。

    突然,陈铮发出一声闷哼,胸前衣襟碎裂,被阴灵在胸口处抓出五道血淋淋的伤口。

    这头阴灵不仅速度快,神出鬼入,比之鬼影无踪的身法还诡异。尤其难得置信的是,对方精通鬼爪手,爪指凌厉,其造诣比陈铮还要隐隐高出半筹。

    攻击力无双,速度无双,陈铮被全面压制。

    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伤口,血肉模糊,惨不忍睹。陈铮极力催动白骨真气,炼化侵入体内的阴气。双眼中血红一片,透出疯狂之色。

    猛然间,两手翻飞,连拍十几掌,十几道掌劲融合一体,带起呼啸的劲风,袭卷了阴风,如一道龙卷风向着阴灵绞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