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辈不敢挟恩求报,只求前辈指点一条明路!”陈铮拱手说道。(书^屋*小}说+网)

    枯竹老人闻言,打量着陈铮。这小子果然心思狡诈,他若要求天脉晶玉,枯竹老人不真不一定会给他。不是说枯竹老人拿不出来,而是他自己的存量也不多。

    天脉晶玉非天人境无法融炼,便是在摩天岭也是极为珍贵的资源。枯竹老人一向低调,潜居于枯竹山修行,他手中的天脉晶玉都是平时积攒而来的。留下一部份作为枯竹岭日常消耗,大都分配给门下弟子修炼所用。

    陈铮不要天脉晶玉,只求一条明路,这个要求可大可小,弹性很强。一旦陈铮狮子大张口,枯竹老人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若是答应了,被一个晚辈敲诈,枯竹老人的面子不好看;不答应,堂堂的阳神境高手言而无信,欺负晚辈弟子,面子更不好看。

    枯竹老人不怕陈铮敲诈,狮子大张口。陈铮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懂分寸,知进退,知道惹恼一位阳神境的绝顶高手的后果。

    对于这一点,枯竹老人很有自信,料想陈铮知道分寸。便故作大方的说道:“说吧,只要不超出老夫能力范围,一定让你满意。”

    “多谢前辈成全!”陈铮躬身一礼。

    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很让人着恼,不过机不可失,只能横下一条心赌一把,结果还不错。没有引起枯竹老人的怒火,陈铮知晓分寸,不会提出让人难堪的条件。

    恭声说道:“晚辈自入门,尝闻天妃于微末崛起,心向往之。今入摩天岭,欲往绝阳岭参拜天颜,但不得其门而入,恳求前辈指点迷径。”

    “嘿嘿嘿……”

    枯竹老人脸上露出似笑似嘲之色,盯着陈铮怪笑不已。

    “你想见天妃?”

    “恳请前辈成全!”陈铮躬身拜道。

    “老夫不管你有什么花花肠子,看在你把仨儿背回来的份儿上,老夫可以提你一条明路。但从此后,你与仨儿的恩情一笔勾削,谁也不欠谁的。没有老夫的允许,不得擅入枯竹岭。”

    陈铮连忙拱手,再次躬身拜礼,道:”多谢前辈成全。”

    枯竹老人的要求,对陈铮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若能进入绝阳岭,见到天摩乌妃,一辈子不来枯竹岭也无所谓。

    至于褚玉璞,二人也没有多大的交情。陈铮救他不是为了行侠仗义,如今他的目的达成,褚玉璞便没了利用价值。

    对于陈铮识相,枯竹老人很满意。摸出一块玉符丢给陈铮,冷哼一声道:“拿着这枚玉符去白骨殿找右长老,能否进入绝阳岭就看你的造化了。”

    “多谢前辈成全,弟子告退!”

    收起玉符,陈铮再次躬身行礼,退出竹屋。

    陈铮没有怀疑枯竹老人会骗他,既然让他拿着玉符去见右长老,估计此事八九不离十了。

    葛铁就是被右长老看中,收入门下。陈铮有这层关系,想必不会引起右长老的反感厌恶,等于又加了一层保险。

    相互之间不讨厌,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陈铮没有回长春谷,直接前往摩天岭的白骨殿。

    摩天岭不指是黄泉洞天西方西极的代称,更是一座山岭的名称。

    这里阴风呼啸,被浓郁的阴气笼罩。

    陈铮穿过浓郁的阴气,到达白骨殿前。

    黑石垒筑的大殿,高大宏伟,像一头巨大的凶兽,散发着凶厉的气息。修为低微,心志不坚志,根本无法抵抗白骨殿的气息。

    空荡荡的广场上,一鼎白骨炉燃烧着,冒出一道道黑烟,袅袅升空。殿前无人值勤,大门敞开着,里面一片漆黑。

    陈铮刚踏入台阶,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机笼罩。阴气呼啸而下,他就像行驶在大海中的小舟,被不断冲击着。

    体内的白阴真气自行动转,陈铮极尽全力的安抚着汹涌的阴气,一步一步的靠近白骨殿。

    “弟子陈铮,求见右长老!”

    陈铮运行白骨阴风诀,抵抗着阴气的冲击,躬身行礼,站在白骨殿前高声喝道。

    “右长老坐镇铁刀峡,你来错地方了。”

    突然,从殿中走出一人,身着麻衣,面无表情地看着陈铮。

    “白骨殿重地,不得擅入,马上离开!”

    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像赶苍蝇一样,很不奈烦的冲着陈铮挥手,一副嫌弃的样子。

    陈铮认的他,当初开宗大殿时,此人被选中,留在白骨殿做了杂役。听到右长老不在白骨殿,陈铮拱了拱手,客气道:“多谢师兄告知,陈铮打扰了!”

    “让他进来!”

    就在陈铮转身欲走时,突然一道飘渺的声音从殿内传出。

    “是!”

    这名弟子脸色猛地一变,躬身行礼,对陈铮大喝道:“殿尊召见,快随我入殿觐见。”

    没想到陈铮会被殿尊召见,这名弟子露出忌妒之色,狠狠地瞪了陈铮一眼。他在白骨殿这么长时间,除了开宗大典时,就再没有见过殿尊。

    陈铮何德何能,能被殿尊召见。

    “管住你的眼睛,不要左顾右盼。殿尊万金之躺,小心着点儿。知道规矩吗?”

    这名弟子怎么看陈铮,都觉的不顺眼,一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对陈铮不断挑刺。冷言冷语,随意喝斥。

    陈铮不愿招惹事非,任由着他。

    这种得志便猖狂的小人嘴脸,陈铮见的多了。当年,他在大离皇朝,出入豪奢,行走无间,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

    不过是一个清扫白骨殿的杂役,陈铮只当狗吠,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至于装逼打脸,不存在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

    黄泉魔宗四大嫡传之一的白骨殿,比大离皇室还要尊贵一万倍。在这里装逼打脸,简直是不知所谓。

    白骨殿看似一座黑石垒筑的大殿,却内有乾坤。

    穿过大殿,眼前豁然一变,竟是换了人间。

    小桥流水,高山白云,一间栽满奇花的水面上,悬空而立一座阁亭。阁亭被翠绿的帐幔遮挡着,看不到里面。

    这是一处小空间。

    陈铮心中猛地一震,竟在白骨殿内开劈出一方小空间,白骨殿主的修为之深,简直无法想象。

    这位殿尊已经开始参悟“开地辟地”之奥秘,造诣不浅。

    “天人境?”

    陈铮不敢有丝毫的放肆,踏进小空间,肃穆而立,极力收敛着气息,像根木桩子一样站着一动不动。

    “退下!”

    一道清冷的喝声传来,震的陈铮心神动摇。

    “是!”

    这名弟子连忙后退一步,瞬间消失不见。

    “弟子陈铮,拜见殿尊!”

    等到这名弟子退出小空间,陈铮双手抱拳,躬腰作揖。

    一道阴柔的劲风吹过,陈铮心神一紧,不敢动弹,任由这道劲气侵入体内,在他经脉中行走一周天。

    白骨真气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连他识海中的白玉门都毫无反应,甚至收敛了自身的气息。

    好在庆幸的是,这道劲气没有进入他的识海。

    “真气精纯,根基夯实,很不错!”

    劲气在体内行走一周天,突然消失。不等陈铮反应过来,耳中传来一声赞赏。

    “知道我把你叫来的原因吗?”

    陈铮连忙拱手,恭敬的应道:“弟子不知!”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

    突然一道流光从阁亭中飞出,落到陈铮面前。

    “收好这枚令符,能否见到天妃就看你的造化了。”

    殿尊的话音刚落,场景突变,陈铮再次回到白骨殿。

    “多谢殿尊成全!”

    陈铮朝着虚空躬身参拜,转身走出白骨殿。

    没有理会眼中妒火雄雄的这名弟子,陈铮径直出了白骨殿,向着铁刀峡而去。

    虽然得了殿尊的令符,但绝阳岭在什么地方,陈铮两眼一摸黑,还得往铁刀峡一行。

    三山五岭八峰十二谷,铁刀峡是白骨殿右长老的道场,就在摩天岭之右,属于摩天岭的支脉。

    中间隔了一道峡谷,里面阴气弥漫,阴气怒嚎。阴风如刀锋,就连阴神境的武者都不敢停留。这里的风,能把百炼精钢吹成齑粉,阴神境的武者进来,不出一时三刻,就会魂飞魄散,阴神崩溃。

    铁刀峡对面,有座百丈高的山岭,与铁刀峡同名。

    峡谷上有一座黑铁索,上面刻满了符文。陈铮踩着铁索,脚下生根,身体毫不动摇,一步一步的向着铁刀峡对面行走。

    阴风从峡谷呼啸而过,刮在峡谷两壁上,发出铿锵的金属般的声音。如同刀剑斩在铁壁上,在峡谷两壁上留下纵横交错的痕迹。

    铁索上刻着的符文,隔绝了峡谷的阴风,形成一道安全的走廊。即便如此,陈铮走在铁索上,依然心惊胆颤,生怕不小心掉下去,被阴风撕碎,尸骨无存。

    终于渡过铁刀峡,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向着山岭疾弛而上。

    铁刀峡岭上,间落生长着一丝不知名的树木,颜色暗黑。这里的土地松软,走在上面就像走在草地上。

    无论是寒冰界,还是黄泉洞天的摩天岭,陈铮发现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人烟稀少。很少见到成群结队的同门弟子,这些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作为魔道八派之一,掌控三大洞天,门人弟子绝不在少数。

    陈铮记的清楚,当初入门时,至少有数百的弟子。可他从大离皇朝返回宗门,这些同年入门的弟子好像都失踪了。

    铁刀峡的环境比枯竹山强了十几倍,右长老的身份尊贵,拜入他门的弟子绝对不在少数。陈铮一路行来,竟然没有见一个人影。

    就在他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时,突然从岭上冲下一人,看到陈铮时,猛地停了下来,朝着陈铮用力挥手,大喊道:“陈兄弟,怎么是你?”

    陈铮也猛地一怔,竟是葛铁。

    自葛铁被史师兄接走,陈铮前往枯竹山,又去白骨殿,然后马不停蹄的来到铁刀峡,仅仅只隔了一天。

    “葛兄,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嘿嘿!”

    见到陈铮,葛铁很兴奋。“我不知道啊,我每天都要去铁刀峡中收集响风石。”葛铁说完后,惊讶地叫了起来:“对啊,你怎么会来铁刀峡,是找我的吗?”

    “我是来拜见右长老的。”

    “你来见到师父?”

    葛铁惊叫一声,猛地一把拉住陈铮,叫道:“师父正好出关,我带你去见他老人家。”

    不容陈铮扎脱,葛铁拉着他往翻过山岭,沿着一条扭曲的山路,从山岭的背面进入山腹之中。

    这座山岭内部被掏空,如阴风山一般,倒处都是山洞。

    沿着山洞的道路,一路行走,突然被一道深不可测的深渊拦住去路。深渊内,气息深沉,阴森森的,仅是站在旁边,就感应到一股寒气直冲头顶。

    “走!”

    陈铮心神猛地一颤,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葛铁拉着跳下深渊。

    没有耳朵呼呼的风声,也没有高空坠落的失重感,眼前一暗一明,豁然开朗,哪里还有什么深渊。

    眼前一座石屋,周围是呼啸的风声,虚空为之粉碎,变成昏暗一片。黑色的风浪,汹涌澎湃,翻滚沸腾,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石屋的十丈之外。

    又是一个小空间。

    陈铮惊讶地打量这个小空间,与殿尊所在的小空间不同,那里鸟语花香,小桥流水,如在天堂。而这里,黑色的风爆淹没了空间,呼啸的阴风破碎了虚空,好像置身于阴风地狱之中。

    “师父,弟子葛铁拜见!”

    葛铁站在石屋之前,恭敬的行礼。

    “弟子陈铮,拜见右长老!”

    二人相继行礼后,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从石屋里传出来。“进来吧!”

    陈铮与葛铁亦步亦趋的进了石屋,里面昏暗一片,就像个黑洞,把一切的光线都吞没了。

    右长老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突然,右长老的声音响起。

    葛铁连忙躬身,道:“还没,弟子这就去!”

    葛铁刚说完,转身就逃出石屋,逃之夭夭。

    “哼,算你小子跑的快!”右长老也不生气,只是笑骂了一句。

    从二人的言谈行动能看出来。右长老很宠爱葛铁。

    陈铮没想到葛铁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就跑了,打量着昏暗的石屋,气氛变的压抑无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