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黑沙城相识,陈铮与葛铁颇为有缘,二人性情相投。**shu05.com更新快**如今,葛铁拜入摩天岭右长老门下,陈铮不仅不会忌妒,反而替他高兴。

    整个摩天岭中,右长老的地位排在第三。无论是白骨殿,还是黄泉魔宗,右长老都是举足轻重的巨头。

    葛铁拜入右长老门下,白骨殿一脉的很多秘密就会对他开放,陈铮就能借此得到一些自己相要的消息。

    昼去夜来,月落日升。

    第二天,一架飞舟降临长春谷,从中走出一名二十七八的青年。一身青衣,气息沉稳内敛。

    “史师兄来了,跟我去迎接!”

    看到精舍外降落的飞舟,葛铁兴奋的拉起陈铮出来迎接。

    “葛师弟,收拾好了吗?”

    这位史师兄是个冷面帅哥,走的酷雅路线。身上的青衣一尘不染,行走之间,脚底被一层气劲托着,以防溅起灰尘。精心修剪的眉毛,青衣内衬的领子高高竖起,顾盼之间,锋芒峥嵘。

    葛铁与这位史师兄很熟络,把陈铮推到前面,介绍道:”史师兄,这是我的好朋友陈铮。”

    陈铮拱手作揖道:“陈铮见过史师兄!”

    黄泉魔宗实力为尊,谁的实力强,谁就是“师兄”。将来,陈铮晋级阴神境,就会升级为“师叔”一辈。

    听到葛铁说陈铮是他的好朋友,史师兄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既是葛师弟的朋友,就不外人,以后常来铁刀峡玩。”

    陈铮闻言,谦虚的道了一声谢,心中却暗忖葛铁的背景。

    进入摩天岭才短短几天,葛铁就被白骨殿右长老看中,收入门下。若只是看中葛铁资质,史师兄必不会因葛铁而对他刮目相看。

    “看来真的要常去铁刀岭走走,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天摩乌妃终年潜居于绝阳岭,想要见她,绝非易事。

    有了褚玉璞这条线,再加上葛铁的这条线,陈铮感觉自己距离目标越来越近。

    双方一番寒喧后,陈铮目送葛铁乘坐飞舟离开长春谷。返回精舍收拾一番,便又出了长春谷,直奔枯竹山。

    褚玉璞重伤,作为师父的枯竹老人总该露个面,探望一番。陈铮不愿错过与枯竹老人见面的机会,直奔枯竹岭。

    光秃秃的枯竹山,焦炭一般的竹林,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机。在大离皇明生活六年的陈铮,很不习惯这种环境。

    好在他是一个随遇而安,不注重享受的人。

    进入黑色的枯竹林,一座竹舍出现在眼前。陈铮一步跨入院门,精神猛地一震,突然止住脚步。

    竹屋内好像隐藏着一只绝世凶兽,气氛压抑,让陈铮有种胆颤心惊,惊心动魂的感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让他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陈铮脸色微微一变,心中骇然:“好可怕的气机,难道是枯竹老人到了?”

    想到这里,陈铮迅速收敛气机,恭恭敬敬的站在院门口,肃穆而立。

    “好个机灵的小子,进来吧!”

    突然一阵低沉的怪笑声传出,沉重的气氛骤然一失,陈铮拱手作揖,恭声道:“弟子陈铮,拜见前辈!”

    说罢,小心翼翼的走向竹屋。

    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陈铮走进竹屋后,眼前光线猛地一暗。好像竹屋里有个黑洞,吞噬了一切的光线。

    竹榻上,璞玉璞安然入睡,脸色比他离开时,红润了许多。胸脯一起一伏,呼吸稳而有力,内伤竟好了一大半。

    竹榻前,一位头发稀疏,老态龙钟的老人端坐着,满脸的皱褶,皮肉松滞,一双眼睛浑浊不堪,身上透出浓郁的暮气,已是行将就木。

    在普通人眼里,这位老人恐怕活不了多久了,随时都会死亡。

    但在陈铮眼中,老人风烛残年的外表下,好似深不可测的深渊。微微一缕气机,就让他置身深渊,不堪负重。

    “弟子陈铮,拜见前辈!”

    陈铮规规矩矩,一丝不苟,极其恭敬的对着眼前老人鞠躬行礼。他百分百的确定,眼前老人就是传说中的枯竹老人。

    “很机灵的小子,听说是你救了仨儿?”

    枯竹老人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让陈铮感受到的如山如渊的压力。

    陈铮的脸色骤然一变,连忙拱手道:“适逢际会,弟子不敢居功。”

    “嘿嘿!”

    枯竹老人意味深长的一阵怪笑。

    老而不是为贼,枯竹老人活了几百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陈铮嘴上说不敢居功,实则挟恩自居。

    “枯竹老人并不在乎陈铮的小心思,打量他一番,忽然开口道:”你是谁的门下?”

    白骨殿一脉的镇殿功法,枯竹老人没有修炼过,却不等于他一无所知。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一法通万法。陈铮刚到枯竹岭,枯竹老人就知道了。

    若非感知到陈铮修炼的白阴风诀,恐怕陈铮跨入枯竹林,就被枯竹老人一掌拍飞了。

    “弟子资质鲁钝,至今还未被哪位前辈看上。”

    “年纪不大,花花肠肠却不小。”枯竹老人冷哼一声,陈铮纯粹是睁眼说瞎话。

    资质鲁钝能得到白骨阴风诀的传承?

    照这么说的话,自己岂不是朽木一块,三百年困于阳神九重,就真正的活该了。

    枯竹老人不接陈铮的话茬,冷哼一声后,所头撇过去,不再说话。

    陈铮见状,好不尴尬。他本来想把话茬引到白骨阴风诀上,探听天摩乌妃的一些消息。没想到枯竹老人人贼成精,他才开口,就被看穿。

    看到枯竹老人不理会自己,陈铮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想要就离开,又不甘心。难得的见到枯竹老人,就这么毫无收获的离开,陈铮不甘心。

    处心积虑的把褚玉璞背回枯竹山,不就是为了得到枯竹老人的好感,寄希望得到枯竹老人的一丝回报吗。

    把陈铮亮了好一会儿,算是给他一点教训。

    “真气精纯,气机纯净。在无人的指点的情况下,有这一番根基,是个可造之材。你救下仨儿,是想从老夫这里得到天脉晶玉?”

    以陈铮的积累与底蕴,不用天脉晶玉突破先天,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枯竹老人再是老奸巨滑,也想不到陈铮的目的是天摩乌妃。还以为他是冲着天脉晶玉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