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殿座落于三山五岭八峰十二谷中的怀阳峰上。(书^屋*小}说+网)

    怀阳峰与怀**是两座姊妹峰,以太极之势而立,阴阳相济,相当于摩天岭的气肺。相比枯竹岭,这里的人气极高,时常能看到出入怀阳峰的弟子,每一个的修为都是先天化境。

    突然看到一位半步先天的弟子出现,很多少都惊讶的打量着陈铮,却无人与他打招呼。惊讶过后,各行其事。

    陈铮乐得自己被无视,进入功德殿,看到青衣老人盘坐着,与他上次来时一样的坐姿,一样的闭目打坐,好像一个塑像。

    “弟子陈铮,见过长老!”

    此老一身青衣,却是阴神境的修为,值守功德殿。

    行礼后,陈铮掏出任务卷轴,递到青衣老人的面前,恭声道:“弟子交接任务,请长老验收!”

    青衣长老看都不看陈铮一眼,突然伸手一指他手中的任务卷轴,卷轴上放出一道毫光,浮空展开。

    “东西呢?”

    陈铮拍了一下腰上的空间袋,一堆木盒出现在青衣老人的面前。打开一个木盒,里面放置着四五颗蛇胆,呈青黑色,一股腥味扑鼻而至。

    “续尾虺的胆?”

    惊讶地看了陈铮一言,随手一挥,所有的木盒卷入袖口,消失不见。这一手袖里乾坤,看的陈铮目放光彩。

    “你的身份玉牌!”

    听青衣老人的话,陈铮解下自己的玉牌,老人一指点出,玉牌绽出一道幽光。一百功勋已被记录在上面。

    完后,青衣老人再次闭目不言。陈铮见状,很知趣的躬身行礼,然后出了功德殿。

    他本有心询问一下葛铁的消息,见到青衣老人似乎不愿多说话,到口话的又咽了回去。交接了任务,从怀阳峰下来直奔长春谷。

    经过十多天的恢复,所有被打散了根基的弟子们,都重新凝聚了真气,长春谷变的热闹起来。

    看到陈铮从谷外回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一些人露出忌妒的眼神,很好的遮蔽过去,不让陈铮发现。

    这些人的修为被打落,虽然有摩天岭提供的各种资料,恢复速度惊人。但苦修十几年的修为一朝丧尽,心中必有怨气,不约而同的对陈铮这样的没有被废掉修为的弟子产生了怨恨与忌妒之心。

    只是形势比人强,即使有怨恨忌妒之心,也不会表现出来。

    能进入摩天岭的人,都不是傻子。大沙漠中不需要傻子,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没有一个是温室里生长的花朵。

    没有实力时,就是夹紧尾巴,老实做人。

    陈铮的心灵何等的敏感,刚进长春谷就感到一股浓浓的恶意。很多少的眼神就像尖针一样,虽然隐藏的很好,却被他真切的感受到了。

    没有理会这些人,径自走向自己的精舍。还没到院门口,一道人影从屋里冲出来,对着陈铮大挥大喊道:“陈兄弟,你终于回来了。”

    “葛铁兄弟!”

    看着冲过来的葛铁,陈铮兴喜道:“我在汇合地等了你三天,以为你还在云雾山呢,你的任务交接了吗?”

    “先不说这个!”

    葛铁把陈铮拉进精舍里,似乎有话要说。

    果不其然,刚进精舍,葛铁就叫了起来:“你再晚回一天,就见不到我了。”

    “怎么说?”

    陈铮诧异的看着葛铁。

    “嘿嘿嘿……”

    葛铁挠着后脑勺,突然傻笑起来,黝黑的脸上都扭成一朵花儿了。一副被金元宝砸中的傻样儿,让陈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遇到什么事了,怎么高兴?”

    “我说来出后,你还会当我是朋友吗?”

    葛铁露出一丝忐忑的表情,很害怕自己说出实情后,陈铮就跟他反脸。倒不是他作了对不起陈铮的事情,只是担心陈铮会心理不平衡,由忌生恨。就如长春谷中那些被废掉的修为的弟子,私下结党,隐隐与他们分成两个势力。

    葛铁扭扭捏捏的样子,让陈铮好奇起来,点点头道:“说吧,遇上什么好事了?”

    “你怎么知道是好事?”葛铁惊讶地问道。是自己的表现太明显,还是陈铮的眼力太毒了?

    “难道我就这么藏不住事儿吗?“葛铁自我怀疑起来。

    陈铮见状,笑骂道:“都写你脸上了,没瞎的人都看的出来。遇到什么好事了,说出来让我也开心开心。”

    看到陈铮真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葛铁兴奋地说道:“我要去摩天岭了,明天就走。你要是再晚回来一天,就见不到我了。”

    “摩天岭?”

    陈铮心中一怔,三山五岭八峰十二谷,皆归属于摩天岭。

    摩天岭的名字有个“岭”,并不是单指一座山岭,大部分人都把这个名字作为黄泉洞天西方西极的统称。大沙漠西极之地,都属于摩天岭的直辖范围。

    三山五岭八峰十二谷,以摩天岭为主。

    凡入主摩天岭者,即为白骨殿一脉的执掌者。能入摩天岭者,无一不是白骨殿一脉的嫡系。

    陈铮对葛铁有些刮目相看了,这人外表懵懵懂懂,一副傻大个的样子,竟有这般际遇。说实话,陈铮有点忌妒葛铁了。他修行白骨阴风诀,臻至半步先天巅峰,按理说应该得到白骨殿的重视才,可事实呢?

    事实就是,他在黄泉魔宗举步维艰,就连晋升先天化境都要像做贼一般,偷偷摸摸,叫人心中极不痛快。

    “你不高兴了,是不是舍不得我这个舍友了?”

    看到陈铮眼色阴晴不定,葛铁“嘿嘿”一阵怪笑,用肩膀撞了一个陈铮,挤眉弄眼的玩笑道。

    “没有!”陈铮摇着头,露出笑容,道:“能拜入摩天岭,你小子要发达了。以后可不要忘记我这个贫贱之交。”

    “哪能呢!以后遇到难以解决伯麻烦就去摩天岭找我。”葛铁把胸脯拍的梆梆响,大言不惭的叫道:“咱也有靠山的人,看谁不服就揍他。”

    这厮一副小人得志,有恃无恐的样子,看来真的鲤鱼跃龙门,身份不一般了。陈铮心中微动,问道:“你拜在哪位高手的门下?”

    “嘿嘿……”

    葛铁得意的摸着脑勺,不以为然地说道:“是白骨殿镇殿右长老门下!”

    这厮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乘的恶心嘴脸,炫耀道:“本是殿尊想收我入门的,但我听说殿尊座下多为女弟子。你是知道的,咱就看不得女人得意,屈尊于女人之下,我会憋疯的。”

    随着天摩天乌妃的崛起,白骨殿的女弟子的地位被迅速拔升。尤其殿尊一脉,女子的地位要高于男子一筹。

    看到葛铁得意洋洋的样子,陈铮不想跟他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