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未央的《葵阳心经》也不完善,若非他这个创立者深知《葵阳心经》的各种缺陷与隐患,可以很好的避规,也无法突破后天九层的桎梏。

    即便如此,他也是辅修多门功法,才铸就根基。而且,卓未央的武道之途,也从此变的坎坷不平,崎岖难行,随时面临着走火入魔的危险。

    由此可知,重塑根基的难度。

    神兵失灵,重新点化其灵性,难度不亚于武道的重塑根基,甚至更难。

    每一个铸造师的点灵之术,不仅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也是他们的武道之基。一代传一代,不落文字。

    所以,陈铮想要得到一门点灵之术,重新点化泣血刀的灵性,绝对行不通。

    但一门失了灵性的神兵,对铸造师而言,无异于废刀,根本不会耗费心神为其重塑灵性,因为不值得,也没划算。

    铸造神兵,点化灵性,就等于是在耗损铸造师的生命潜能。

    试问,谁会把自己的生命浪费在一口废了的神兵之上?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陈铮失望无比的问道。

    褚玉璞很同情的陈铮的遭遇,也理解他的心情。对于武者而言,随身陪伴的神兵,无异于最亲密的伙伴。日日以心灵洗炼,心意相通,几乎相当于第二生命。

    “也不是没办法,除非你付出让铸造师心动的条件,或者有一分希望。”

    说了等于没说,陈铮彻底泄气了。

    若论天下最富有的人是谁?不是皇帝,不是富可敌国的富豪,而是炼丹师与铸造师。前者有炼制出各种灵丹,疗伤的、续骨的、增强修为的、突破瓶颈的,甚至是起死回生的绝品灵丹,每一种都是武者必不可少,常备在身的。

    许多灵丹,甚至能引起一场血流成河的大战。

    铸造师可以铸造神兵,所谓“美女配英雄,宝刀赠烈士”,对于武者而言,神兵就是他们的第二生命。

    许多武者更是喊出“刀在人在,刀断人亡”,由此可见一斑。

    对于铸造师什么最动心,什么最珍贵?

    答案不言而出,能够铸造出神兵的绝世神材。

    可惜,陈铮贵为渔阳候,一郡之主,却身无长物,连绝世神材是什么模样都没见过。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陈铮担心再聊下去,他会绝望。

    无论葛铁是等不及离开了云雾山,还是出了意外,陈铮等了三天后,不见其踪,便背着褚玉璞离开。

    摩天岭并不是指某一座山峰,也不是某一座山的名字,而是黄泉洞天西方西极之地的统称。

    这里是黄泉洞天的边际,与混沌虚空靠近,常年受到虚空风暴的侵蚀,导致万里之内寸草不生,生机难存。

    若非这里有着黄泉洞天的祖脉窍穴,镇压西极,恐怕就真的变成了荒芜人烟的绝迹之地了。

    摩天岭有三山五岭八峰十二谷,各有一位阳神境的绝顶高手坐镇。这二十八位阳神境高手是摩天岭的执掌者。阳神境以上的天人境,隐居于各处秘地,非黄泉魔宗大变不出。

    黄泉魔宗的许多弟子,从懵懂稚童到耄耋之年,都不一定能见到天人境一面。

    褚玉璞突破先天化境后,拜在枯竹老人的门下。

    长春谷往南三百里,有座枯竹岭。枯竹岭上有一位阳神境的绝顶高手,自称“枯竹老人”,为人低调,平时在摩天岭不显山不露水。即便十年一度的开宗大典,枯竹老人都没有露面。

    坐镇摩天岭的二十八位巨头,枯竹老人是资历最老的一位,据闻与宋太祖是同一时期的人。成就阳神境后,三百年未出枯竹岭一步。

    这是一位老牌强者,修为无限接近于天人境。摩天岭有传闻,枯竹老人实力已经不弱于天人境。自困阳神境三百年,默默积蓄底蕴,为的是一举冲天,开辟洞天,成就洞天真君。

    枯竹老人低调无比,导致枯竹岭不气不旺。褚玉璞是枯竹老人一甲子以来收的第一个弟子,而且一直被放养中。

    枯竹岭,顾名思义,是一座长满竹子的山岭。一个“枯”字又道出了枯竹岭的荒芜与毫无生机。

    话说,整个摩天岭,除了长春谷等寥寥数地,绝大部分都处于是荒芜之地,人迹罕迹,万物不存。

    常年被阴气笼罩,想要有生机也不可能。

    枯竹岭除了寥寥不多的弟子,只有一种生物,就是竹子。并不是常见的绿竹、墨竹之类,枯竹岭的竹子乍一看,好似一根根竹状的焦炭。仔细看,又像炭化了,没有丝毫的生机。

    但这种竹子却是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受阴气滋润,再以祖气之气浇灌,百年生长一节,历经千年成长,枯竹就会蜕变成绝世神材。

    对于枯竹岭而言,千年火候的枯竹也不多,被枯竹老人珍若生命,等闲之辈连看一眼都不行。

    枯竹岭人丁稀少,整个山岭呈现出破败之气。光秃秃的山岭,乱石横流,一根根焦炭状的枯竹,无人打量,彻底长歪了。

    穿过一片乱石滩,看到一片稀稀落落的竹林,黑的跟焦炭一样,毫无生气。根根直立,没有歪歪扭扭的横枝,明显是经过修剪。

    枯竹林中有一片空地,搭建了三间竹屋。黑色的石块垒成围墙,半人高,垒墙人的手不好,粗糙的很,无丝毫美观可言。

    这三间竹屋就是褚玉璞的居所。

    黑石围成的院子不大,方圆四五丈,院中放着几块大石雕,是抽象派作品。没有艺术细胞的人很难看出雕的是什么玩艺儿,更不要提什么美感了。

    竹屋没有陈设,三间大通铺。

    把褚玉璞放到竹榻上,陈铮打量着竹屋,实在是没什么可描述的,施工中的框架楼都比它强。

    即不能挡风,也不能遮雨,连牲口都不愿意住。

    安顿好褚玉璞,陈铮走出枯竹岭,往功德殿行去。没有在云雾山等到葛铁,陈铮准备先把九转熊蛇丹的任务交接了。

    在陈铮未突破无天化境前,摩天岭的功勋对他无用。现在,首要目的是得到天摩乌妃的认可,获得对方的支持,晋升先天化境。

    而如何得到天摩乌妃的认可,陈铮已有方略。

    第一步就是前往绝阳岭。

    绝阳岭是天摩乌妃闭关潜修的地方,除了阳神境的绝顶高手,无人敢轻意靠近。所以,褚玉璞就显的很重要了。

    陈铮可不相信,枯竹老人一甲子才收了一位弟子,就任凭褚玉璞自生自灭。他对褚玉璞有救命之恩,借此攀上枯竹老人,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