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迅速后退,毒液喷洒在刀光上,发出“滋滋”的腐蚀声音,湮灭了刀光,在泣血刀上留下无数的斑点。

    虽然见识了黑蛇的毒性,陈铮依然为之骇然。泣血刀切金断玉,被陈铮以灵光洗炼,已经通灵,化作神兵,却受不住黑蛇的毒性侵蚀。

    嗡嗡的刀鸣声,似在毒液的侵蚀下,发生出哀鸣。感应到泣血刀的灵性在消弱,陈铮脸色大变。

    寒芒乍现,赤光飞舞。

    黑蛇被卷入刀光之中,被绞成碎肉。一道道黑色烟气从刀身上升起,原本明亮的刀身,变的锈迹斑斑,好像经在了千年的岁月冲刷,灵性消散。

    陈铮心疼的看着泣血刀,一道真气输入刀身,泣血刀毫无动静。

    这一次任务,对于陈铮而言简直亏掉了底裤。陪伴他多年,屡立功劳的宝刀,变成一口灵性全无的废刀。

    眼中流露着疼惜之色,把泣血刀归还鞘中,陈铮眼中血光隐隐,一丝戾气油然而生。

    刚才的动静,惊动了附近的黑蛇。突然间,耳朵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枯败的草叶好似被风吹动,传出“沙沙……”声音。

    陈铮脸色一变,就见密密麻麻的,足有数百条之多的黑蛇,从四面八方游窜而来,把陈铮包围在中间。

    陈铮有轻微的密集恐惧症,看着不断接近的蛇群,头皮发麻,一股寒气直冲脑门。

    轰!

    猛一跺脚,饱含真气的一脚,沿着地面导向周围的黑蛇。阴森气息扩散,温度降低,以陈铮为中心,一丈之内的地面上,凝聚一层白霜。

    无论何种蛇类,都对低温敏感异常。

    随着气温降低,黑蛇的速度变缓,刚与白霜接触,好似中电一般,猛地退缩。

    眼前的黑蛇,长短不一,最短三尺长,最长超过一丈,如蟒蛇一般,昂起前身,吞吐着蛇信。

    此刻,陈铮催动白骨阴风诀,汇聚天地阴气,地面的白霜化冰,温度不断降低,已至零下。低温向四方八面扩散,黑蛇也在不断的被逼退。

    眼看距了猎物越来越远,突然一道黑光从蛇群窜出,攀在一模棵巨树上,对着陈铮长嘴喷出一股毒液。

    其他的黑蛇有样学样,好似一杆杆水枪,喷洒起毒液来。霎时间,天降毒雨,浑浊的毒液挥发,形成浓雾白烟。

    陈铮骤然变色,头脑为之一晕,已经被毒烟侵入体内。

    轰!!

    双掌连拍,刚猛的掌力卷着阴气,好似一道寒流冲向蛇群。

    “滋滋滋……”

    毒雨与阴气交融,白烟袅袅,灰雾蒙蒙。每一掌轰出,就有数条黑蛇被震为数截,气血被阴气冰结,片刻就失去了气息。

    数百条黑蛇,杀不胜杀。

    陈铮朝着一个方向冲杀,双掌翻飞,劲气呼啸,狂风袭卷了阴气,化作黑色的阴风。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身影融入阴风,所过之处,一条条黑蛇被卷起,被劲力绞杀。

    一些黑蛇被掌劲击为两段,在地面扭动着,分裂重生,再度分化成为了一条条小蛇,向着陈铮前仆后继地冲来,却无法冲破环绕在陈铮身围的护体劲力。

    随着一些黑蛇被不断轰杀,陈铮欣喜的发现,黑蛇的实力在不断下降,毒液的毒性也不断消弱。

    陈铮并不知道,黑蛇的分裂次数是有限的。后天级的黑蛇只能分裂两次,先天级的黑蛇也只能分裂四次。

    由后天至先天,再至阴境及以下,黑蛇的分裂次数呈倍数增长。而每一次分裂后,实力就会下隆一个层次。

    先天一层的黑蛇,一次分裂后,实力就会下降到后天十一层。

    随着黑蛇的实力下降,毒液的毒性也不断消弱,陈铮迅速突围而出,化作一道黑影消失。

    一口气逃出二十里,陈铮才停下,心有余悸的看着身后。黑漆漆的丛林中,好似潜伏着一头恐惧的凶兽。想到刚才的遭遇,陈铮不不寒而栗,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蛇胆收集的差不多了,陈铮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催动鬼影无踪身法,瞬间从原地消失,向着丛林外疾弛。

    ……

    话说,褚玉璞被陈铮安顿在一个天然石洞中,凭着一口真气吊着,半死不活。与血河七子一番搏杀,虽然斩杀了七子,他也受到重创。

    若非他十年苦修,借助精纯的真气维持着五脏六腑的生机,恐怕当场就死亡了。坚持了两三天后,褚玉璞的伤势越来越恶,情况很不妙,随时都可能丧命。

    苦等陈铮不回,褚玉璞耐心耗尽,心神变的恍恍惚惚。时而晕迷,时而清醒。

    咻咻咻……

    一阵破空声传来,陈铮的身影出现在石洞门口。

    看到洞内躺着的褚玉璞,一动不动,脸色不由一变。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到褚玉璞身前,把他扶了起来。

    “褚兄,褚兄醒醒!”

    伸手试探褚玉璞鼻息,呼吸微不可察。摸了摸他的额头,一片冰凉。陈铮连忙掏出一团赤红的果冻状,是他斩杀呲铁熊后,以化血功凝炼而出的精血。

    瓣开褚玉璞的嘴,一枚拳头大小的精血塞入对方口中。然后催动真气,助褚玉璞融解精血。

    这团精血中蕴含着磅礴的生机,在褚玉璞体内炸开,瞬间与他自身的气血相融。褚玉璞铁青的脸色,渐渐红润,体温回升。

    刚才一团精血,是陈铮斩杀四五只呲铁熊凝炼而出,足以让后天境武者爆体而亡。但被褚玉璞吞食后,只是让他的生机回复。

    过犹不及,这一团精血对褚玉璞已经足够,再多就虚不受补。不仅无益,反而会加重褚玉璞内脏的负担。

    发现禇玉璞状态渐好,陈铮不再理会他,盘膝坐在石洞中,闭目打坐,恢复精气神。这一路,他心中挂念褚玉璞,几乎一刻不停的疾行一天一夜。

    到了石洞后,陈铮已经精疲力竭。

    神游鸿冥,恍恍惚惚。

    褚玉璞感觉自己的灵魂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中飘荡,这里没有上下左右,东西南北,没有声音,甚至没有时间。

    好像天地未开的混沌,禇玉璞的灵魂没有感知力,不知恐惧为何物,懵懵懂懂,在混沌虚空中游荡,就像一只孤魂野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