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铮落下,呲铁熊张开血盆大口,一声咆哮,从地面上跃起,熊掌迎向斩来的赤光。

    刚开始,它对这道赤光还有顾忌,双方交战数个回合后,呲铁熊已经知道,眼前的两脚兽根本伤不到自己。

    有恃无恐,呲铁熊横腰撞断挡路的巨树,双臂伸展,朝着陈铮来了一个熊抱。比陈铮腰还粗的双臂,肌肉虬实,皮肤泛出黑铁光泽,毛皮根根竖立,如同钢针。在空气中划过,顿时一道涟漪扩散,卷起一道劲风。

    滋!

    赤光在空中绕行半周,骤然下降。就如一道血色的闪电从眼前闪过,呲铁熊下意识的闭起双眼。

    滋啦一声,一串火花飞溅,泣血刀在呲铁熊的眼皮上划出一道血口。

    陈铮一击即中,瞬息千里,拉开与呲铁熊的距离。

    “吼……”

    眼皮传来火辣辣的痛感,热血流出,眼前一片血红,呲铁熊从没受过伤,更不提流血了。

    骤逢异变,呲铁熊瞬间就变的狂爆,咆哮一声,两只熊掌着地,突然后腿用力,跃向半空,向着陈铮扑杀而至。

    劲风扑面,气势凶猛,伴随着一股黑风侵袭而来。

    陈铮暗叫一声可怜,处心积虑的一刀竟然只给呲铁熊造成一道皮外伤。其实,这一刀也不是无用功,至少让陈铮发现了呲铁熊的一个弱点,就是它的眼睛。

    虽然它的眼皮具有强大的防御力,但与身体的其化部位相比,弱了不止一筹。泣血刀斩不破呲铁熊的其它地方,却伤了它的眼皮。

    找到呲铁熊的弱点,顿时,陈铮精神振发,横空挪移,泣血刀上迸出一道赤色锋芒,再一次斩向呲铁熊的眼睛。

    滋滋!!

    刀芒所过,呲铁熊只觉一股危险感袭来,连忙举起双掌挡在眼前。

    刀光穿过熊掌,从它耳朵落下。

    吼!!!

    呲铁熊发出一声惊慌的咆哮声,从半空中摔落地面,对着陈铮不断厉吼着。陈铮从它的咆哮声中,听出一丝惧怕。

    “噫?”

    陈铮眼中射出一道血光,想到呲铁熊在刀落之时表现,心中猛地一震,随之大喜。

    “眼睛,耳朵是这厮的弱点!”

    联想开来,鼻子与嘴巴会不会也是呲铁熊的弱点?

    据他所知,熊的鼻子很敏感,受不得强力打击。

    想到这里,陈铮明白,呲铁熊对他再无危险。突然一刀斩出,刀光卷起一道阴风,扑向呲铁熊。

    瞬间,赤芒斩向呲铁熊的耳朵。

    吼!

    呲铁熊猛地低头,后退一步,双掌挥舞着,打爆了空气,形成无数的青黑色的风刃,形成风刃之暴,袭杀向陈铮。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呲铁熊深谙战斗之道。以进攻来掩遮自己的弱点,逼迫陈铮放弃。

    面对漫天风刃之暴,饶是陈铮的鬼影无踪速度无双,依然被惊出一身冷汗。在空中幻出十几道影子,刀芒收敛,借此迷惑呲铁熊。

    既然知道对方的弱点,也不能得意忘形。

    面对扑天盖地,遮天蔽日的风刃之暴,陈铮的反应稍慢一点,就会被乱刃分尸。

    呲铁熊的智力低下,面对十几道影子,停止了攻击,呆愣着在原地,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吼!

    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呲铁熊怒吼一声,不管三七二十一,挥起双掌扑向其中一道影子。

    到了这个时候,陈铮不得不承认,凶兽的智力低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眼看的呲铁兽扑向自己的虚影,陈铮催动真气,泣血刀化作一道赤光,携带着万钧之势,向着呲铁熊飙射而去。

    在面对这一击,呲铁熊反应并不慢,猛地一转身,一掌拍出。只是令它没有想到,陈铮这一刀虚晃而过,忽然收敛了气息,化作一道影子挪移到它的侧面。

    噗哧!

    一道精芒爆发,从呲铁熊的左耳灌穿到右耳。

    精芒中蕴含的阴气爆炸,瞬间把呲铁熊的脑子搅的稀巴烂。

    这一击太突然,呲铁熊都没来得及反抗。霎时间,七窍流血,庞大的身躯摔倒在地上,腰身粗的巨树被压断,发出清脆的断裂声。

    “死了?”

    陈铮与呲铁熊相距数丈,等了很久,不见呲铁熊有丝毫动静。他的灵觉感应中,呲铁熊体内的生机已经消散,这才小心翼翼的靠近。

    猛地一刀刺出,呲铁熊依然没有反应,陈铮才确信对方已死。

    看着呲铁熊的尸体,陈铮长吁一口气。这是他打的最辛苦的一战,呲铁熊浑身刀枪不入,若不是找到它的弱点,陈铮都要放弃了。

    精疲力竭,陈铮的脸色有些苍白,胸口剧烈起伏着,喘息声沉重。凭他现在的状态,若再出现一只呲铁熊,恐怕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

    陈铮催动真气,泣血刀的刀尖上迸发出森寒的刀芒,不断吞吐着,直接刺入呲铁熊的皮肤。

    噗!

    皮肤被刺破,一股血箭喷射而出,陈铮的脸上露出笑意。果然不出所料,呲铁熊死后,皮肤的防御力降低,被他一刀刺破。

    突然,陈铮双眼中血光大盛,如一汪幽深的血潭,绽放出妖异的光芒。

    他竟然施展出许久未用的化血功,左手虚张,猛地吞吐劲力,一道血泉从呲铁熊的伤口疾射而出。

    血泉在一道无形的劲力虚托着,不断翻滚,四溅,好像沸腾的火油。片刻间,呲铁熊一身的精血被陈铮炼化。

    相比血精,这团呲铁熊的精血蕴含着磅礴的生机,说一声起死回生都不为过。先天级的凶兽,一身的精华都被他凝炼成这一团精血。

    “多杀几头呲铁熊,融炼精血,想必对禇玉璞的伤势有些效果。”

    举手之劳,陈铮乐的做个顺水推舟。

    从褚玉璞口中得知天摩乌妃在绝阳岭修行,陈铮就准备救他一命,以期得到更多的信息。

    只是褚玉璞伤的太重,非药石之力能救治。陈铮只能先把他安置的隐秘的地方。

    如今得到呲铁熊一身的精华,感受着才中血气中的磅礴的生气,陈铮对救治褚玉璞多了一分信心。

    失去了全身的精血,呲铁熊皮肤的防御力下降到极点,泣血刀轻易就划开了它的皮肤,看到一攻隐隐流转着黑色光芒的熊胆。

    陈铮微微一笑,把熊胆装入空间口袋。

    有了斩杀第一只呲铁熊的经验,对陈铮最难的就是在最短的时候内找到呲铁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