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褚玉璞安顿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陈铮再次启行。

    云雾山南,常年被毒瘴笼罩,五彩斑斓的烟气袅袅升起,遍布毒虫猛兽。先天绝巅进到这里,若没有万全准备,稍有大意也会殒命于此。

    往西南而行,穿过毒瘴,阴气稀薄,远方一座山峰高耸入云,山顶覆盖着皑皑白雪。山下,雪融成河穿过一座庞大的森林。由于被阴气侵蚀,森林呈现黑色。

    这里生存着无数的凶兽,堪比先天高手。靠近雪山百里,生活着一种黑白相间的凶兽,脾气爆燥,凶残之极。此兽以百虫百兽为食,初生时与寻常野兽无异,一个后天武者都能轻易斩杀。

    经过五年成长,此兽便以吞噬铁石,铸造钢筋铁骨,晋级为后天级的凶兽。再过五年,吞噬铁石,强化五脏,即可晋级为先天级凶兽。

    因与熊兽相似,被归于熊类,称为呲铁熊。

    此时天色已晚,陈铮在周围撒下驱毒粉,席地而坐,就这么打坐入定直到天明。

    等到天亮,入定中的陈铮,正鸿游冥冥,突然泣血刀发出一声鸣叫,把他从入定中惊醒。

    陈铮脸色猛地一变,感觉到一股危机感袭来。来不及思考,陈铮腾身而起,闪身到一四五丈之外。

    轰!

    一股劲风袭来,林中扑出一只凶兽。看到猎物远远逃开,眼冒凶光的死死盯着陈铮。

    “呲铁熊!”

    陈铮心中一惊,眼前的凶兽高约一丈,浑身披着黑白相间的皮毛,皮毛下散发着金属般的质光。

    看到这头熊兽,陈铮瞬间辨认出来,正是生活在雪山脚下的呲铁兽。而且是一只成年的凶兽,堪比先天化境。

    呲铁熊是云雾山一霸,生性残忍,喜欢虐杀猎物。

    云雾山的凶兽,而且等级分明,有着极强的领地意识,一旦有外来者闯入它们的领地,不死不休,除非猎杀入侵者,或是被杀才结束。

    凶兽接实力划分,大致分为后天级凶兽,先天级凶兽。

    实力超越先天级的凶兽,已通灵性,缩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除非外出猎食,轻易不会外出行走。

    云雾山也有超越先天级的凶兽,但被摩天岭的高手强行划分地盘,严禁越界一步。只要配带着摩天岭的身份标志,即使误入这些凶兽的领地,也不会有生命危险,除非是主动招惹这些凶兽。

    但先天级与后天级的凶兽就不一样了,灵智懵,没有摆脱兽性,残忍好杀,视进入自己领地的外来者为生死大敌。

    陈铮无疑是闯入了这只呲铁熊的领地,看到眼前的凶兽,气势滔滔,一股茫荒之气扑面而至,内心不由庆幸,幸亏自己反应快,不然的此刻早已死在了这头熊兽的掌下了。

    吼!!

    呲铁熊一击不中,仰起胸脯厉吼一声,宣示自己对这片土地的领主权,然后猛地向着陈铮扑来。一股凶残的恶风袭来,杂夹着浓浓的腥气。

    别看这厮高大威猛,却灵活之极,朝天一掌盖下,覆盖着周围三丈范围。空气在熊掌的发出“嘭嘭”的爆裂声,竟然一掌打爆了空气。

    如此实力,已经不弱于先天五层。

    这一掌若被拍实了,任凭陈铮钢筋铁骨,也要变成肉饼。陈铮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落到数丈远的一棵树木。皱紧了眉头,打量着咆哮不断的呲铁熊,试图寻找对方的弱点。

    呲铁熊钢筋铁骨,高大凶猛,一掌落空,咆哮着撞向陈铮身下的巨树。

    “嚓咔”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巨树齐中而断。陈铮腾空而起,泣血刀出鞘,斩在呲铁熊的胸前。

    当啷!!

    一串火星迸起,陈铮虎口发麻,这一刀斩在呲铁熊的身上,就像砍在一块硬铁上,震的胳膊泛酸。泣血刀被反弹,差一点伤了自己。

    堪比先天五层的呲铁兽,吞金噬铁,强大的防御力堪称刀枪不入,金刚不坏。一般的刀剑不要说伤它,连它的皮肤都很难斩破。

    无法破防,任何的攻击都不能伤害到呲铁熊。仗着自己刀枪不入,呲铁兽冲着陈铮厉吼一声,再一次扑了过来。

    这厮一双熊掌,足有蒲扇般大小,挥舞起来时,发出唔唔的破风声,形成强烈的空爆声,一团团空气炸裂,化作锋利的风刃袭卷而来。

    防御力惊人,刀枪不入;攻击力同样的惊人,双掌击爆空气,化作风刃,无差别群攻,速度快,反应灵敏,几乎没有弱点。

    陈铮不得不在呲铁熊的攻击下,左躲右闪,震惊于呲铁熊的强悍,心中惊叹:“好凶猛的呲铁兽,不愧是云雾山一霸。”

    心中如此想着,反应却不慢。运转鬼影无踪身法,形如鬼魅,让呲铁熊摸不着他的一片衣角。手中泣血刀不断斩出,寻找着对方的薄弱之处。

    陈铮绝不相信呲铁熊没有弱点,不然的话,它就是云雾山一霸,而是云雾山的霸主了。

    相对呲铁熊,陈铮发现,自己唯一比它强的就是速度。当然,呲铁兽的智力也不如自己。

    跟一个先天境的凶兽比智力,毫无意义。

    陈铮一直都在树林间不停地腾挪闪跃,偶尔一刀斩出,在呲铁熊身上留下一串的火花,最大的成就是烧焦了对方的毛发。

    狂风肆虐,青黑色的风刃带着尖锐的啸声,斩断一棵又一棵树林。一根根人腰粗的巨树,被呲铁熊拦腰撞断。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陈铮累得气喘吁吁,连忙窜到一棵巨大的枝干之上,死死盯着注视暴怒的呲铁熊。

    不光陈铮累,呲铁熊的呼吸也急促起来,两道凝如实质的白气从它的鼻孔中喷出。

    呼嗤,呼嗤!!

    呲铁熊剧烈喘息着,不明白眼前的两脚兽怎么这么能跑。

    整个云雾山中的凶兽论体力,呲铁熊排第二,没有任何兽类敢排第一。如今,眼前的两脚兽打破了它传承自血脉中的认知。

    一人一兽对峙有茶盏的时间,突然间,陈铮的身影飙射而起,一道赤光闪烁,浓烈的杀气凝成实质,阴寒气息从天而降,笼罩向呲铁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