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老五的目光浑浊,用尽最后一丝力量,看着六个兄弟,嘶吼道:“为我报仇!”

    这一声嘶吼,耗尽了他的生命力,老五的头一歪,彻底气断。

    “老五!”

    众兄弟悲声大呼,血河老二见老五为救自己身亡,双目赤红,扭头看向嗑血的褚玉璞,狂吼一声:“狗贼,我要杀了你!”

    吼音未落,疯狂的冲杀过去,像只被彻底激怒的雄狮。

    “为老五报仇!”

    “杀!!”

    又有两人冲过来,与血河老二相互配合,呈三角型对褚玉璞进行围杀。

    “怕你们不成!”

    褚玉璞受了血河老大一掌,腑脏之中火辣辣一片,呼一口气就感觉到肺部被万针穿刺,痛苦万分。

    见到血河七子中的老二与另外两名兄弟疯狂扑来,双眼出狰狞之色,猛吸一口气,压下内伤,挥掌轰击。

    嘭!

    血河老二急怒攻心,失了平常心,被褚玉璞一掌击打在剑上,身体倒退,喷出一口鲜血。

    褚玉璞也不好受,经脉被对方的剑气侵入,脸上剧变。不等他化解体内的剑气,两道呼啸的破空声传来。

    “今日恐怕要丧身于此了,拼了!”

    褚玉璞眼中闪过完一道决绝之色,双掌连挥,不顾自身安危,杀向对方。

    终究是受了伤,实力下降。

    看到褚玉璞不知死活的冲来,二人面沉如水,手中长剑回转,左手化掌,与褚玉璞的双掌撞在一起。

    这二人是先天三层的修为,只比褚玉璞低了一层,联手之下,面对受伤的褚玉璞,直接把他轰出倒飞出去,在空中鄱了一个跟头,摔在地上。

    褚玉璞再次被轰飞,伤上加伤。血河七子其余人看到有机可乘,呼啸而起,杀向褚玉璞。

    “褚玉璞,我要你给二哥陪葬!”

    一声狂怒的吼叫,震动山林,震的云雾翻滚,声音传出二三里之远。

    ……

    施展鬼影无踪飞弛在山间的陈铮,心神与云雾山相融,灵觉提升十倍、几十倍。突然,身体拉出几十道残影,这些残影又在一刹那合一。

    急速飞弛的陈铮,突然间由动变静,没有惊起丝毫的风声,就这么停了下来。

    从急速到急停,变化之快,超出想象。显示出他在鬼影无踪身法的造诣,以劲力的控制已达出神入化,无可测度之境。

    “前方有打斗声!”

    陈铮皱起了眉头,凝神迸气,运用双耳,清晰的呼喝狂吼声传来,就在不远的地方。心中暗自估量着,不会超出三里地。

    “褚玉璞,今天不杀你,我兄弟六人就自戕而死。”

    一声悲泣的吼叫声传来,陈铮听的一清二楚。随之,他的脸色大变。

    “褚玉璞?”

    双眼暴出一道血光,陈铮骤然从原地消失,化作一道黑影向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疾弛而去。

    听到“褚玉璞”这个名字,陈铮瞬间就想到了在骆驼岭时的褚大和褚二。当初,这二人对他截杀,在探得陈铮所修功法与摩天岭的武学如出一辙,故意放水,并让陈铮给褚玉褚璞送信。

    陈铮的人品不行,却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承了二人的人情,就是不会违诺。

    虽然不确定吼叫声中的“褚玉璞”是否就是褚大和褚二所说的三弟,但在摩天岭中,重名的可能性也不大。

    从打斗声中,陈铮听的出来,褚玉璞正陷入围攻之中。

    没想到会这么巧,在云雾山中遇到了褚玉璞。陈铮帮亲不帮理,无论打斗双方谁是谁非,他都要助褚玉璞一臂之力。

    这么想着,速度不由加快三分。

    “血河七子在此,朋友是敌是友?”

    血手老大灵觉惊人,陈铮还没靠近,就听到一丝破空声传来,脸色不由一变,起身朝着陈铮大喝道。

    “管他是谁,若是碍事,直接杀了就是!”

    血河老七气势惊人,冷冷的盯着陈铮,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一般。

    陈铮看着交战双方,不理会血河老七的叫嚣,高声喊道:“可是禇家老三,陈某代禇大、禇二向阁下阁好。”

    从陈铮口中听到禇大与禇二的名字,禇玉璞突然分神,被血河老二瞅中机会,一剑削出,在他胸前划出一道尺许长的血口。

    褚玉璞闷哼一声,连忙后退,右手长剑架住血河老二的剑锋,左手推掌而出,刚猛的掌力卷起一道阴风,涌向另外二人。

    三人掌力对轰,褚玉璞再次被击退,嘴角溢出一股鲜血。借着掌劲,迅速拉开距离,一边运气调息,一边对陈铮叫道:“朋友,我家老大、老二可好?”

    “能吃能睡,好的不得了,只是甚是想念褚家老三,托我给你带个信、问个安。”

    这二人隔空喊话,你一言我一语,视血河七子如无物。

    血河老大脸上暴出一团戾气,来者是敌非友,厉声大喝:“杀!”

    另外二人齐齐出声,与血河老大一前两后,杀向陈铮。

    “朋友小心!”

    褚玉璞脸色微变,连忙向着陈铮提醒一句。话音未落,血河老二也汇合了两名兄弟杀向褚玉璞。

    原来血河七子善长合击之术,血河七杀阵所向披靡,便是陈铮与褚玉璞联手,在血河七杀阵中也要饮狠。

    可惜,七兄弟时运不济,被褚玉璞拼杀斩杀一人。血河七杀阵少了一人,杀手锏被破,只能三人一组,围杀陈铮与褚玉璞。

    血河七子是异姓结拜,幼年得奇遇,心意相通。曾在黄泉大帝尊前立警,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今天老五殒命,褚玉璞又来强援,六人抱定必死之心,不能为老五报仇血恨,干脆就死在云雾山,与老五为伴。

    眼见的血河老大等三人围过来,其中一个身材矮小之人眼神带阴毒,犹如黑暗中的毒蛇般,死死紧盯着陈铮。

    陈铮亦打量着这三人,全是先天三层的修为,心中猛地一惊。他自问实力不弱,便是面对一人,虽不能得胜,但也不会落败。

    如今面对三人,让他脸色不由一变,意识到自己遭遇到生平最凶险的恶战之一。

    “区区半步先天也敢强架梁子,简直不知死活。”

    “废什么话,先斩此人,再杀褚玉璞,为老五报仇。”

    “杀!”

    其中一人话声方落,伸手拍向陈铮,血红的手印带着腥臭之气,要把陈铮一掌拍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