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道有风险,入定须谨慎!

    神游鸿冥,心入定境,突然间,幻象伴生,虚空坠落天花,每吸收一朵,修为提升一个境界,几个呼吸间,陈铮突破了先天化境,渡过了风火雷三劫,成就宗师之境。

    地面喷吐着金莲,天人与神女琴瑟相合,仙乐奏鸣,一道接引神光从九天铺设,形成一条天路。天路的尽头,白玉门户洞天,门后龙飞凤舞,白虎啸天,神龟伏寿。

    陈铮观心定止,不为所动。这些幻象无法迷惑了陈铮,一切幻象仙境,富贵豪奢都如过眼云烟。渐渐消失。

    就在幻象消失的一刹那,陈铮身神猛地一震,心气相合,心神相合,心意相合,一点灵光浮现,绵绵兮其性长存,倏忽兮熄于一念。而后,一股温润如玉的气息从虚空中产生,甘霖普降,地涌灵泉。

    丹田中真气突然萌动,自经脉中运行。一股灵性于冥冥中诞生,上升十二重楼,进入识海之中。

    恰在此时,广场之上的阴气形成遮天云雾,把众人笼罩起来。

    “殿主,这些弟子已经沉迷于幻象之中,是否可以开始了?”

    看到广场上沉迷于幻象中的弟子,对外界没有任何知觉,镇殿左长老开口说道。

    白骨殿主素手轻弹,指尖弹出一缕缕劲气,疾射向广场上的弟子们。

    噗噗噗……

    一声声轻微的爆鸣声响起,所有先天以下的弟子们,突然间脸色变白,齐齐吐出一口鲜血。全的筋骨被抽掉一般,倒在地上。

    “嗯?”

    看到其中一位弟子依然坐立地面,左右长老,各大巨头们全都看向白骨殿主。

    “诸位是否看出此子的根脚?”白骨殿主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出声问道。

    “白骨阴风诀,此子是我圣宗弟子?”

    摩天岭中,所有修炼白骨阴风诀的弟子,他们都了若指掌。突然冒出一个修炼白骨阴风诀的陌生弟子,众人互视一眼,目光齐刷刷的落在陈铮身上。

    “是寒冰界的弟子?”

    这些人没有怀疑陈铮是奸细,能修练白骨阴风诀者,不外乎摩天岭与寒冰界两个地方。黄泉魔宗的四大嫡传功法传承很特别,并不是以师授徒,而是功法择人而传。

    除了黄泉洞天中的摩天岭,只有迷途河上的奈何桥有这门功法的烙印。既然不是承自摩天岭,就剩下奈何桥了。

    这么排查后,陈铮的来历不言而明。

    只是,众人还有一个疑惑,他们并不没有得寒冰界白骨殿的传信,陈铮是怎么进入黄泉洞天的?

    “要不要把此子控制起来?”

    白骨殿主挥挥手,轻声道:“只要不是外宗的奸细,不须管他。”

    殿主发话,无人反驳,摩天岭的这些巨头们直接无视了陈铮。

    摩天岭中,炼白骨阴风诀的弟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多陈铮一个,少他一个都无所谓。

    就凭白骨殿主的一句话,陈铮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广场中,陈铮还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

    二百零四人,先天以下的武者占据一半,近百之人,凡是根基不实,气息不定,真气驳杂不纯者,全都在白骨殿主的一指之下,被废去了修为,打落境界。

    “一年之后,凡能重新恢复修为的弟子,可前往功德殿领取功勋一千,以做奖励。”

    话音落下,白骨殿主随手挥动,阴气化入地面的阴玉之中,经阴玉转化成,形成一股冰冷的气息钻入众弟子的体内。

    这些冰冷的气息经过阴玉的过虑,属性温和,不再具有破坏力。进入众人体内后,在缀脉之中行走一周,把散落在体内的真气吞噬一空,然后归入丹田,凝聚成一枚真气种子。

    白骨殿主打落这些人的境界,废去他们的修为,却不伤他们丹田一分一毫。反而是真气散落全身,返本还原,增强着众人的底蕴。

    如今,在白骨殿主的施下法,阴气与他们的真气融合,化作一枚种子。一旦他们重新修炼,必然进境神速。

    陈铮还不知道自己刚经过什么样的凶险,沉侵于定境之中,忽觉真气一股冰冷的气息钻入尾椎穴,侵入体内。

    这股气息与白骨真气同出一源,二者同性相吸,迅速融为一体。

    突然间,陈铮的心神一动,切断了尾椎穴与地面的联系,从入定中清醒。脸色微微一变,适才差一点就把持不住,破开后天十二层的瓶颈。

    恰在此时,白骨殿主停止讲经。

    “当!”

    玉磬响起,众人骤然一惊,幻象覆灭,从沉迷中清醒过来。发觉体内空荡荡的,脸色剧变,脑子“嗡……”,好像被重锤砸了一下子,直接变懵了。

    “我的修为废了……”

    修为被废,非同小可,十几年的苦修一朝化为流水,谁都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霎时间,广场上愁云惨淡,心理承受能力太差的,已经变的疯狂起来。

    “噤声!”

    白骨道人冷喝一声,声如炸雷,震的众人头脑身体晃动,头脑为之一清。终于醒悟到自己的处境,这里可不是放肆的地方。

    “尔等根基虚浮,真气不纯,当重新修持,凡一年之内恢复修为者,得功勋一千。”白骨道人冷哼一声,寒声向着众人说道。

    “寥清浦,把这些人带回长春谷,好生安顿。”

    “弟子遵命!”

    如今修为被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打落牙齿和血吞,接受现实。一个个像只鹌鹑,在寥清浦的指挥下,乘坐飞舟,返回长春谷。

    飞舟中,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个个精神低迷,如丧考妣。任谁被废去十几年苦修的修为,都无法接受。

    对于武者而言,失去了修为,就等到丢掉了半条命。

    陈铮看着众人的样子,心中暗叫侥幸。

    “黄泉大帝保佑,我的修为没有被废。”陈铮无法想象,自己的修为被废掉后的样子。可能,他的表现都不如这些人。

    “奇怪,为什么我的修为没有被废?”

    在广场的时候震惊于修为被废,等到上了飞舟,心平气和后,才发现还有少数人没有被废掉修为。

    修为被废掉,灵觉下降,无法感知谁还保留着修为。而且龙游浅滩,都是聪明人,不愿给自己凭白竖敌,个个面色阴沉,回到昨天的住宿,直接闭门谢客。

    “陈铮,你也没有被废掉修为吗?”

    在飞舟上,不愿引人注意,憋了一路的葛铁,刚回到精舍,就忙不迭的向陈铮问道。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葛铁修炼的外门炼体功夫,也没有废掉修为。两人的修为相差太大,加之陈铮极力收敛气息,葛铁根本看不透他的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