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清浦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躬腰弯身,恭声说道:“合共二百零四人。”

    “比去年少了!”女子身旁的一位老者开口道。

    “只要出三五个可造之材,便是只招十个又如何。二百零四人已经很多了,上界要的精英而不是炮灰。”

    “右长老所言甚对,贵精不贵多。”

    “走吧,去看看有几个可造之材。”白骨殿主突然开口,迈步向殿外走去。

    一位身着黑袍,头戴白骨冠的中年人,手持一柄指尘站在白骨殿前,身后是白骨殿主,左右镇殿长老,以及摩天岭的各方巨头。

    这位黑袍骨冠的中年人,名为白骨道人,阴风惨惨,周身被黑色的阴风环绕。一双狭长的狼目扫向殿前站着的众弟子。

    神念透体而出,笼罩整座广场。

    众人只觉一股阴寒气息从天而降,浑身冰寒,血液为之冻僵。心头沉甸甸的,好像被一座巨山压迫,心神为之一失,露出骇然恐慌之色。

    “不错,有几个好苗子。”

    “咦?”

    白骨道人突然惊咦一声,目光看向陈铮。

    让陈铮顿时心神一沉,极力收敛自己的气机。

    “白骨阴风诀?”

    白骨道人心中一惊,露出一意味深长的笑容。

    “殿主!”白骨道人转身向着女子躬身一拜,道:“都安排到长春谷吗?”

    白骨殿主点点头,道:“白骨殿缺几个清扫的杂役,你挑几个机灵的以供差遣。半步先天境安排在长春谷,余者充实各主峰。”

    “谨遵殿主之令。”

    白骨道人手中拂尘轻轻一挥,吐出一道道劲力,向着队伍中卷去。在他的神念压制下,无人敢有丝毫异动,如提线木偶一般,被白骨道人的劲力卷起,向着白骨殿飞来。

    陈铮站在队伍里,突然感到一股阴寒的劲力袭卷而来,眼中血光一闪即逝。阴寒劲力化作一道柔韧的丝线把他揽向白骨殿。

    叮!

    突然,一道阴风凭空而显,切断了白骨道人的劲力。冰冷的声音传出:“多了,只这几人就够了。”

    白骨道人先是一怔,然后深深的看了陈铮一眼,把其他们卷向他的身后。阴沉沉的说道:“从今以后,白骨鼎就交给你们照料,若鼎火熄灭,老道必抽了你们的阴魂添入白骨鼎中。”

    “弟子明白!”

    几人闻言,连忙躬身应道。

    “诸位可有看中之人?”

    听到白骨殿主的话,众人面色阴沉不变,并没有说话。

    “呵呵!”

    白骨殿主见状,突然笑了起来。

    殿下的队伍中,先天化境占了一半还多,但真气驳杂,根基不纯,潜力有限。阴神境就是他们的极限,打打杂,跑跑腿足够使唤了。其余的人,修为参差不齐,资质有好有坏。很多人都要打落根基重新修炼,前途如何,现在下定论为时过早。

    “寥清浦!”

    “弟子在!”

    “把这些人带到长春谷,以一年为期,若不能重筑根基,任他们自生自灭。”

    “弟子遵令!”

    分派了众人的去向后,开宗大典的时辰已到,白骨殿主轻声说道:“吉时到,焚香礼祭!”

    “遵令!”

    白骨道人猛地一挥拂尘,一道沛然难御的劲力汹涌而出,把所的人推出到白骨鼎之后。霎时间,众弟子队形大乱,白骨道人厉声喝道:“各归其位,不得喧哗!”

    “焚香!”

    轰!

    一股白色火焰从鼎中腾空而起,幽幽香气扑鼻而至,令众人心神沉迷,眼前幻象丛生。

    陈铮心神一震,忙咬了一下舌尖,精神恢复精明。

    如陈铮一般警觉的弟子不在少数,异状初现,就各种异招,不让自己深迷与异香之中。突然一股似有非有,隐约虚幻的声音飘入耳中。

    若非心神清明,陈铮以为又陷入幻觉之中。

    “请祖师法像!”

    一声高喝,白骨殿前幽华冲霄,天花坠地,阴气成雾,弥漫天地间。一尊神像于虚空显化,气机玄妙莫测,如渊如狱,好似能看穿一个人的三生三世。

    陈铮连忙收摄心神,肃然而立。

    “行礼!”

    这声音好似有着魔性,钻入耳朵里,所有人不约而同跪地,行三拜九叩之礼。

    礼毕!

    白骨殿主素手一挥,无数的幽光飞出,落向众人。

    陈铮神情肃穆,不敢躲避,任由流光落下。忽然间,流光钻入空间袋,与他的身份令符合二为一。

    陈铮心灵感应,令符中多出一道气机,幽幽深沉,晦涩难测。

    “这是摩天岭的身份标记?”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心中大定。

    有了这道标记,他就是摩天岭的正式弟子。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探寻天摩乌妃的踪迹,取得这位大能的认可。

    祭拜了祖师,得到身份令符,入门仪式完毕。按照摩天岭的惯例,白骨殿主会为新入门的弟子讲经说道一次,作为新弟子的福利。

    “坐下!”

    白骨道人对这一套流程熟之又熟,看到幽光落下,化作一道令符,突然大声喝道。

    广场上,二百多号人齐刷刷的盘膝而坐,目光闪烁,不敢直接殿前。

    白骨殿主再次挥手,笼罩广场的阴气凝结成云,聚于她的脚下,把她托起来。腾空三尺,白骨殿主盘膝而坐。

    左右镇殿长老,各位巨头,也都盘膝坐于殿前。双垂微落,手捏印诀,神游定境之外。

    一道如梦如幻,飘渺无迹的声音传入耳中,若有若无,奇妙玄奥,让人沉迷其中可自拔。

    声音响起的一瞬间,陈铮醒悟,这是白骨殿主在为众人讲道说经。连忙凝神迸气,心神合一,臻入物我两忘之境。

    飘渺无迹,如梦如幻的声音在缭绕,如九天玄音,不绝于耳。

    陈铮福至心灵,突然催动白骨阴风诀,观想入定,脑中大放光明,一尊神象在识海中显化。

    白玉门轻微颤动着,带着玄奥的韵律,毫光四溢。

    门户之内,阴气如雾,上下翻滚;血海中滔声浪涌,白骨路渐凝,如架海紫金梁,横跨血海。

    只是凝聚了雏形的阴神,忽然一步迈出,沿着白骨路走向白玉门,竟然白玉门前盘膝而坐,与识海虚空的神尊遥遥相望。

    陈铮的心神臻入鸿鸿冥冥之中,似醒似睡,似觉似觉。白骨殿主的讲经声如仙音妙律,让他念动间在沓沓渺渺之中感应一股玄妙的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