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岭位于西方之极,本应该是荒无人烟。但眼前所见,如罡身仙境。

    四面环山的峡谷中,仙鹤朱鸟飞舞,小桥流水菏池,错有有致的亭台楼阁,壁立千仞的峭壁。

    “哇……”

    从楼船上走出,豁然开朗,所有人惊呼出声,看花了了眼睛。习惯了天地一色,单调无比的大沙漠中,这里的一切让人无法想象。

    “好漂亮的地方,便是天堂也不过如此吧!”

    葛铁的眼睛都直了,目瞪口呆,像被人施了定身术。就连陈铮都没有意料到,摩天岭竟是这么光景,这哪里像是摩道宗派,分明就是神仙圣境。

    陈铮心神微微一震,神念竟然活跃许多,一股股轻灵气息渗入体内,白玉门震动着,放出一道道光华,阴神好似喝了琼浆玉酿,醺醺然似醉酒一般。

    “我的阴神似乎要与灵心合二为一了?”陈铮露出讶然之色。

    阴神雏形与灵光合二为一,才是真正完整地阴神。这一步,本是修为提升至先天九层,达到炼气巅峰后才会发生,没想到在摩天岭祖脉气息的作用下,竟然然提前开始了。

    没错,陈铮刚出楼船,就感应到了摩天岭中弥漫的祖脉之气。他曾与金山候与太祖洞天中吞噬过祖脉之气,对祖脉气息极为熟悉。

    洞天的祖脉之气,蕴含着天地规则,炼化之后,可以洗炼灵光,并可借机洞天开辟时的玄奥。

    故尔,吸收祖脉之气,可以削弱武者晋升天人境的屏障。只是,祖脉之气为洞天根基,耗损太多会导致洞天衰落,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智者不为,使的祖脉之气珍贵无比。

    楼船出来的所有人都受到祖脉之气的洗礼,瓶颈松动,纷纷露出兴喜之色。

    如此际遇,比之下马威更甚三分,让人不由自主的对摩天岭产生敬畏之心。

    “好浓郁的天地之气,难道是传说的天脉之气?”

    突然有人惊咦一声,激动的叫道。

    “蠢才,这里祖脉之气!”

    一道声音突兀响起。

    陈铮遁着声音看去,见是一位二十来岁的青年,满脸的不屑,神色孤傲。陈铮心中讶然:“竟然识的祖脉之气,难道是来自洞天之外?”

    此念一起,又被陈铮否定。若是来自洞天之外,何必处心积虑的参加摩天岭考核。想必是一个背景深厚的人,陈铮暗暗记下青年的样子。

    陈铮无意突破境界,收敛气机,封锁毛孔,把游离于峡谷的祖脉之气排斥开来。

    看到众人陶醉于祖脉之气的浸润之中,寥清浦呵呵笑了起来,突然道:“这里是长春谷,常年被祖脉之气笼罩,隔绝一切阴气。

    等到你们真正入门后,摩天岭会给你们提供修行所用的天晶。现在都给我排好队伍,会有人带你们前往住宿地,休整一天后,随我前往白骨殿,参加宗门收徒大典。”

    众人闻言,连忙停止行动,接照上楼时的队形,重整队伍。

    不一会儿,数名身着青衣的弟子飞掠而来,落到寥清浦身前,躬身行礼,道:“见过寥师兄!”

    “诸位师弟辛苦了,给这些人安排住宿。明天,我会带他们前往白骨殿。”

    “是!”

    几名青衣弟子散开,其中一人来到陈铮的队列前,沉声喝道:“长春谷严禁乱闯,都跟我来吧!”

    说罢,朝着长春谷北方向走去。

    众人静默无言,老老实实的跟着这名青衣弟子,跨过荷池,又过了一片黑竹林,到达一片精舍之前。

    翠竹围栏,黄木成房,错落布致,每两间精舍组成一个独立的精舍。

    “这里就是你们的暂时住宿,你们自行分配。晚膳自行解决,不得走出院子。”

    青衣弟子说完后,转身离去。

    “什么地方,连晚饭都不管,难道让我们饿肚子吗?”有人不满的小声嘀咕起来。

    青衣弟子突然转身,脸色阴沉的盯着众人,看到所有人噤若寒蝉,冷哼一声:“摩天岭不养无用之人,有付出才有收获。”

    就完不理会众人的反应,径直离去。看着青衣弟子的背影,陈铮嘴角嗪笑,终于有点黄泉魔宗的风范了。能够提供精舍住宿就很不错了,他入宗门时,到了阴风山连个遮挡风雨的窝篷都没有,一切都要自力更生。

    陈铮看中一座两户型的精舍,对葛铁说道:“咱们住一起吧!”

    “没问题,我正看中了那座院子,咱们赶快过去。”生怕别人抢先,葛铁拉着陈铮快步走去。

    明天参加了收徒大典,就能成为摩天岭弟子,很多人激动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天未亮,就有人再也睡不着,出了精舍,晨练起来。

    日出东方,寥清浦来到精舍外,把众人招集在一起,乘坐飞舟出了长春谷后,往白骨殿而去。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用来形容摩天岭最合适不过了,可能是整个摩天岭的精华都聚集于长春谷,飞舟经过数座山峰,一片荒芜,毫无生机。

    黄沙漫天,阴风呼啸。

    虚空之中,阴风如刀,割裂了空间,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布满天空,好似龟裂的大地。

    阴风吹过,突然被空间裂缝吞没,天空中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天空随时要塌陷一样,叫人心惊肉跳。

    极度的危险感,让陈铮心神震颤,泣血刀发出低鸣声,不断的对陈铮示警。

    冲过灰雾蒙蒙的气团,飞舟落在一座黑石山上。

    山顶被削平,形成宽阔的广场,阴玉铺地,阴气氤氲。广场上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宫殿,通体惨白,似用白骨筑成,阴气缭绕,上方笼罩着一层灰白色的雾气。雾气中,阴风怒号,厉鬼嚎哭。

    这就是摩天岭的白骨殿,好像是地狱魔殿,只看一眼,就让人心神沉沧。

    殿前,一座丈高的骨炉燃烧着幽幽白骨焰,黑烟升空,一股阴冷森寒的气息侵袭而来,在骨鼎周围凝结一层寒霜。

    殿前站着十几位人,内着麻衣,外罩玄袍,分立两旁。

    黑洞洞的大殿,大门敞开着,像是怪兽的口,散发着惊悸的气息。

    从飞舟下来后,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不敢有丝毫的不规矩。跟着寥清浦走向大殿,在殿前排成整齐的方阵。

    寥清浦独自进入大殿,对着一位黑色云纹袍的女子面前停下,躬身行礼,恭声道:“弟子参见殿主!”

    “有多少人经过考核?”

    这位女了被一团阴气笼罩着,若隐若显,声音冰冷,毫无一丝人气。在她的周围,一道道黑色的阴风环绕,偶尔两道阴风相撞,暴发的气劲绞碎了空间,让她的身影变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