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混水摸鱼,或是同样心态不平者,以及初出茅庐,被家里骄生惯养,宠出毛病的公子少爷们,也跟着纷纷叫嚷,燥动起来。

    都是经过千难万险来到黑沙城,谁比谁差?凭什么一块令符就能把人分出高低贵贱。如此不公平,叫人难以接受。

    寥清浦嘴噙冷笑,他当年也是经过各种艰难,在大沙漠中经历了九死一生后才拜入摩天岭。对那些持有令符的人也很不服气,甚至在进入摩天岭后,也不自觉的排斥这些人。

    但经过数十年修行,见的多了,经历的多了,早就看淡了。

    想当初,自己二十年苦修,渡过风火雷三劫,晋升宗师境,不也凭着功劳给寥氏一族的后人留下一枚令符。

    寥氏一族享此特权,是自己经过出生入死换来的。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是派中对修行有成者的一种福利,而且门中前辈遗留在外的令符,也不全是惠及族中子弟。

    看到有人闹事,寥清浦脸色猛地一沉,冷喝一声:“闭嘴,敢喧哗闹者,一律取消考核资格。”

    这下子,再没有人敢闹事了。

    别看摩天岭的人似神仙一般,不履人间,但确是西北道真正的执掌者。威慑力之强,那些被家里宠坏的公子少爷们,见到寥清浦发怒,心中一颤,连忙缩到人群中,再不敢露头。

    “还有令符者,主动出示。”

    听到寥清浦的话,人群中又走出好几个人,不理会众人的妒火中走向高台,陈铮也掏出了令符,跟着一起上了高台。

    验证了令符,寥清浦把精力集中在考核的人群中。相比这些持有令符的人,鱼龙混杂,他更喜欢参于考核的武者。三关考核之后,足以筛选出有潜力的弟子。

    摩天岭入门三关,第一关考验心性,第二关考验悟性,第三关考验根器。

    大沙漠严酷的环境,奉行的优胜劣汰。心性、意志不佳者,是无法在大沙漠生存的。经过千里艰难,来到黑沙城的人,都有一定的可取之处。

    而根器决定了一个人的潜力,根器不佳,前途有限。

    考核进行的很快,只用了一天时间。

    在乱石滩休整一晚,第二天清晨,一道流光从天际飞来。

    流光降落,众人才发现是一艘十几丈长的楼船。船高三层,幽光内敛,气息深不可测。

    陈铮看着庞大的楼船,目瞪口呆。

    “好大的船!”

    葛铁惊呼一声,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大呼小叫起来。他生于内地,从没见到这么大的楼船,尤其是会飞的楼船。

    陈铮也是第一次见到会飞的楼船,心中生出一丝诡异的感觉。眼前的庞然大物,如同记忆中的宇宙飞船,让他心中凌乱,总觉的画风不对。

    这里不是武道世界吗,怎么突然变科幻了?

    楼船悬浮于地面一丈之高,忽然绽放一道幽云,形成浮梯。

    “愣着干什么,上船!”

    寥清浦大喝一声,带头走了浮梯。

    “快点,不要磨蹭,误了时间,小心剥了你们的皮。”

    一群人连忙紧跟在寥清浦身后,登上浮梯。

    所有人,在看到无法理解,超出自己想像之外的事物时,都会产生害怕,恐惧的心理。虽然这些经过考核的武者,心性意志,都是一时之选。但在面对庞大的楼船后,依然无法接受,个个胆颤心惊,小心翼翼的走在浮梯上,好像在鬼门关前行走。

    陈铮同样惊骇无比,只是没有人别人表现的那么明显。脚踩幽光,如踏实地,轻轻用力,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反弹力。

    “这道幽光竟能反弹攻击力!”

    陈铮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不由联想到,若是遭遇攻击,楼船在幽光的笼罩下,一切的攻击都被反弹。

    这已经与他记忆中的宇宙战舰非常相似了。

    上了楼船,寥清浦把众人安排在楼船第一层,交待了二三层不得擅入,直接离开。

    突然,楼船震动,陈铮眼前一黑,头脑晕眩。片刻后,眼放大光明,楼船已经飞到空中,稳如平地,感觉不到丝毫的摇晃。

    众人第一次感受飞行,有些武者听说过摩天岭的飞舟,大声欢叫着,走到楼船的船弦。

    眼前,流光飞逝,好似行走在时空走廊,天地一切都变成“线条”,五颜六色的“线条”形成眩目的彩带,流光溢彩,华美之极。

    听到外面的惊呼声,葛铁心痒难耐,走到陈铮跟前,邀他一起出去观赏。

    “咱们也出去看看!”

    话说,别看陈铮两世为人,他还是第一次感受飞行。前世芸芸大众一人,平凡普通,从没有机会坐过飞机。

    走出船舱,站在船弦后,看着眼前五彩缤纷的世界,竟一时痴了。

    楼船被一层幽光笼罩,隔绝了高空的寒冷与劲风。就如同乘坐的飞机,甚至比飞机的感受都要好。

    楼船的速度太快,陈铮根本看不清外面景色。只觉茫茫世界变成一条条五彩飞带,在断在眼前飞逝。

    飞舟在天空

    摩天岭在什么地方,所有人都说不清楚。有的说在西方之极的世界尽头;有的说沙漠中心的茫荒之域。

    大沙漠有多大,大沙漠的边际在哪里,哪里是大沙漠的中心,就连生活的大沙漠的人都不知道。人们只知大沙漠有三十六座城池,西沙城是最西端的一座,也是人们所能达到最远的地方。

    横越大沙漠,驰骋于天地,足足飞了一昼夜时间。到二天午时,忽见一抹流光由远及近。

    三楼甲板上,寥清浦微微一笑,任凭楼船与流光相撞。

    轰!!!

    极速飞行的楼船,撞碎空气,发出雷鸣般的音爆声,眼见要与流光撞击,突然船身大震,与流光并列。

    竟是一艘两丈长的飞舟,飞舟撞入楼船防护幽光,落在的船台上,从上面走出一人。

    “清蒿见过寥师兄,不知师兄此行收获如何?”

    一位三十岁的中年人,迎面而来,竟然对着寥清浦躬身行礼,口称师兄。

    寥清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回了一礼后,笑道:“有劳清蒿师弟相迎,确有几个可造之材。”

    楼船上另外一人,打断二人的寒喧,催促道:“且先回归山门,我的五转金灵丹算算时间,出炉也在这两日了。交接了任务后,约几位师兄弟,开个品丹之会。”

    “好!”

    寥清浦与清蒿等一干人,闻言大喜。

    将近傍晚,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出现在前方。

    山巅,云雾环绕,幽光起舞。

    楼船直接撞穿了云雾,在一座峡谷降落。

    峡谷四边环山,方圆二十里。正西方,山势隐隐,有灰色的浓雾遮掩。

    “到了,下船!”

    一直没有露面的寥清浦终于出现在楼船的第三层,把所有人从船舱中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