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势蜕变为剑意,绝对有着具体的修行法门。只是噬心真君的传承中为何没有明述?”隐隐间,陈铮猜到了原因。

    之所以没有明述,无非是留一手。

    这一步涉及到心灵修持,以正魔两道,十八家宗派的作风,必然是为了封锁武道的扩散。

    武道传承中,像这种在关键处留一手的现象比比皆是。也正是这个原因,才导致大离世界的武道平均水平远低于正道两道的十八家绝顶宗派。

    正道十宗,魔道八派就是靠着这样的手段,暗中掌控天下。

    白玉门与明月相通,鸿鸿冥冥之际,一缕阴晦的波动透体而出。白玉门内,阴神微微一动,一缕念头透射而出。

    这缕念头无形无质,透出体外,徜徉在月光的世界之中。

    陈铮从没有任何一刻,对月光如此的敏感。如梦如幻的月光世界中,月光就如同一粒粒一颗颗的尘埃,受到阴神念头的吸引,自动依附而来。

    虚无飘渺的念头,随着月光的依附变的无形有质。就跟久饥之后饱餐了一顿,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与充实,让陈铮深深的着迷。

    突然间,心念一动,这缕念头缩回,融入阴神雏形。月光外溢,阴神像是披了一层皓洁的雾妙。

    嘶!!

    陈铮猛地从入定中清醒,阴神披着的雾纱瞬间收回,竟被环绕盘飞的赤芒吞噬。眉心中流转着一团清凉气息,陈铮从没有过的清明,脑中念头灵动,灵感纷飞。

    天地间,如同一团雾纱被掀开,变的五彩缤纷。就连月光都灵动起来,在身体的周围舞着着,低语喃喃。

    沙沙沙……

    外面起风了,风吹沙子,悦耳动听。像是高明的乐师在奏响一首月光曲。陈铮似有收获,发现潜藏在心底深处的戾气都消减了几分。

    咻!!

    陈铮飘身而起,以掌代刀,演练杀生刀法。此刻,灵感爆发,如醍醐灌顶,往日不通之处,瞬然而悟。

    绝灭存心,以死度生!

    杀生刀法第二重境界,彻底稳固。

    此时的杀生刀法在陈铮手中演练而出,杀气内敛,不泄于外,变的生机饱满。

    “死极衍生,生机越盛,杀机越烈。”

    此念一生,汇聚而来的阴气猛地一颤,刹那之间,剑势透体而出,在陈铮掌间形成一道蒙蒙刀芒。

    刀芒吞吐着,发出滋滋的声音,随着陈铮演练刀法,形成一道玄妙的律韵。

    陈铮随之明悟,自己于刀势之途再进一步,终于摸到了刀意之境。只待他突破先天,阴神凝聚成形,刀势就会水到渠成,衍变为刀意。

    这一次的意外突破,毫无征兆,连带着他的刀法也更上一层楼。

    收敛念头,散去掌间刀芒,陈铮的心神沉入体内,感受着在经脉中缓缓流动的真气,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白骨真气似乎有了一丝灵性,更加的精纯,就像经过淬火的钢丝,变的有韧性。

    待在客栈中,陈铮一心修行,两耳不闻窗外事。

    随着摩天岭开宗之日临近,黑沙城发的热闹,就连客栈也变的喧闹起来。陈铮待在客房中都能听到外面的喧嚣声。

    摩天岭十年举行一次开宗大典,旨在收录新鲜血液,培养后备力量。

    这一日,陈铮终于从客房中出来,迎面遇到跑堂的小二哥。远远的就跟他打招呼:“陈爷,摩天岭的贵人进城了,您不去拜访一下吗?

    据说,有几个人被摩天岭的贵人看中,提前收入门下。今天,咱们客栈的大部份人也去了。”

    陈铮这段时间,一直到潜心修行,很少走出客房。

    听到小二的话,陈铮抖了下眉毛,问道:“你知道摩天岭什么时间开宗收徒吗?”

    “明天就开始考核,小的看您一直没出门,正打算要通知您呢。”

    小二很会来事,顺杆着爬上,说了这么一句话。

    陈铮微微一笑,摇出一绽银子扔向小二:“让你费心了,赏你的。若听到有用的消息,支会我一声。”

    “好咧!”小二接住银绽,兴高采烈的点头应道。

    挥退了小二的殷情,陈铮走出

    陈铮在客栈附近转悠一圈,果然看到许多武者兴奋的谈论着摩天岭的弟子。

    都是些道听途说的消息,经过添油加醋,增加删减后,已经失真。陈铮失望之极,无趣的返回客栈。

    陈铮拥有令符,只待开宗大典,就可直接进入摩山岭。故尔,返回客房后,再次打坐起来。

    如今,他的丹田气海之中,白骨真气彻底逆反先天,经过一年多的苦修,真气被打磨的精纯至极。

    前几天的偶然突破,白骨真气再一次蜕变后,陈铮每一次打坐,都能清晰的感应到游离天地间的天脉之气。

    不过,陈铮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吸收到一丝一毫。

    修行至此,一旦他忍不住诱惑吸收天脉之气,那怕稍微的一丝,就会冲破后天十一层,晋入第十二层。

    得到噬心真君的传承,陈铮知道一个被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屏闭的隐秘,在晋升后天十二层的一刹那,相当于棋盘落子,一旦与某种特性的天脉之气建立感应,只能融炼这一种特性的天脉之气。

    落子无悔,不可逆转。

    正因如此,陈铮才会处心积虑的进入黄泉洞天,就是为了借助黄泉天脉来突破先天化境。

    随着陈铮不断磨练修为,十一层至十二层之间的壁障已经变的极度稀薄,稍稍的一丝力气,就能让这层壁障支离破碎。

    这个时候,陈铮变的小心翼翼,甚至不愿意与人动手。一心一意的收敛着气机,压制自己的修为。

    一天很快,也很慢;心态不同,因人而异!

    对于某此人而言,这一天比一年都难熬;对陈铮而言,与平常没什么区别。打坐入定,眼睛一闭一睁,“嗷”的一下就过去了。

    太阳未出地平线,天边露出一片羊肚白。异于往日,此时的客栈变的喧闹起来。很多人不远千里而来,为的就是这一天。

    一朝拜入门,鲤鱼跃龙庭。

    从此以后,光宗耀祖,数代乃至数十代的荣华富贵就在今天见分晓了。

    许多人激动地一夜未睡,天未亮就起来。

    陈铮如往日一样,雷打不动,一夜入定。

    旭日东升,紫气东来。

    陈铮收拾一番,出了客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