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进山口了,别说话!”

    褚大突然嘘声,指着山口处,向褚二比划一番后,突然腾身而起。一道寒光如天外飞仙,从天而降,凌厉的刀光带着惊人的气势,压的空气都凝固了。

    “好凌厉的刀光,是个高手!”

    陈铮早就戒备,看到刀光从天而降,猛地后退,退出山道口。“呛”,赤光飞起,泣血刀迎向劈斩而来的刀光。

    轰!

    两道刀光相撞,气劲四溢,周围的杂草被爆裂的劲气绞碎。

    “好大的力气。”

    陈铮的脸色剧变,刚才一刀震的他半个臂膀发麻,失去了知觉。经过蛮荒世界一行,修炼无名功法之后,他是第一次遇到力量超过他的人。

    一刀劈落,陈铮半身发麻,失去知觉,隐隐落入下风。虽然有对方居高临下,占据地利,但陈铮落入下风是确凿无疑的。

    臂膀失去知觉,泣血刀差一点脱手而飞,陈铮连忙后退三丈以外,长刀横胸,看着从天而降的褚大。

    “好小子,竟能抗下老子的一刀,是个人物!”

    褚大一脸惊奇的看着陈铮,他天生神力,虽然只是先天一层的修为,但是一般的先天三层武者都不是他的对力。而陈铮才中只是半步先天,竟在他蓄势一刀之下,毫发无损。

    “难怪能从舒予曼的手中逃走,是个人物。”

    陈铮同样对禇大的巨力震骇异常,刚才一刀如天外飞仙,已然超越了人体极限,凭他一身钢筋铁骨,竟然差一点没有挡住。手中泣血刀震颤不已,虎口迸裂,一缕鲜血顺着刀尖滴落。

    陈铮脸色难看的注视着来人,三十许,虎背熊腰,手中一柄砍马刀,宽约两寸半,刀长五尺。站在山道口,就像一头人熊,露出凶狠的气势。

    “好小子,再来!”

    褚大大吼一声,兴奋的挥起阔刀冲杀过来,虎虎生风,凌厉的刀风刮起飞沙走石,凶狠的劈向陈铮。

    陈铮臂膀麻木,见状后退,身体猛地腾空而起,突然在空中一折,好似燕子般轻巧的躲过。脚尖在虚空一点,化作一道流光,从褚大头顶掠过,窜入山道口。

    “杀!”

    沉寂的山岭中,突然一声喊杀声,鸟惊兽奔。又一条壮汉从天而降,挡在陈铮的前面。

    呼!

    刀如疾风,一刀斩出,这壮汉状如疯神,好似一头发狂的野兽,长刀一挥间,向着陈铮冲过来。

    “又来一个!”

    陈铮面色一变,前后被夹击,进不得退不得,只有击杀了这二人,才能安然穿过山岭道。陈铮眸中暴出一道血光,运转白骨阴风诀,一抹血光冲起,发出嗤嗤的尖锐声。

    一股阴风凭空而生,卷向面前的壮汉。

    “老二小心!”

    褚大在后面看的真切,一股阴气汇聚,化作一团灰白的雾气,在陈铮长刀带动下,扑向褚二。

    这是天地间最阴毒的阴气,蚀骨融血,乃是摩天岭一脉的象征。一旦被阴气侵入体内,全身就会被冰冻一般,十成实力只能发挥出五六成。

    陈铮手中泣血刀猛地一翻,杀生刀法施出,赤芒吞吐,蕴含着惊人锋芒,杀机凛然,卷向扑来的褚二。

    双眼之中,血光乍现,阴风怒号,杀气如潮。长刀破空而至,所过之处,草木成灰,山石凝霜。

    山岭道中,发出呜咽轻泣声,一股阴森寒冷的风吹来。陈铮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与阴风相融,飘忽间,血芒催命,从褚二眼前闪过。

    “刀下留人!”

    眼看褚二危险,褚大的脸色变的苍白一片,嘶声大吼一声。

    噗哧!

    赤光划过,耳中听到褚二的闷哼声。

    一道血花飞溅,褚二的脚步猛地一顿,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胸前。皮甲处被斩开一道齐整的口子,一缕血液从中渗出。刀锋入骨,阴森的气息侵入体内,带着一股锋芒不断破坏着他的经脉。

    噗!

    褚二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晃晃,才发出自己的身体变的僵硬,冰寒的气息向着全身扩散。

    “住手!”

    陈铮一击成功,泣血刀划过一道半孤,落向褚二的项上人头。突然间,一声震雷响彻耳边,呼啸的风声袭卷而来。

    横空挪移,陈铮闪身躲避,褚大一击落空。

    “老子叫你住手了,你还敢动手?”

    褚大一双铜铃眼瞪着陈铮,怒气冲冲的吼叫道。话未落地,褚大猛地一刀斩出,可怕的咆哮声骤然响起,刀风呼啸,卷起一股风暴向着陈铮袭卷而来,惊人锋芒破空而至,暴虐凶残。

    陈铮双眼血光乍现,旋即,运使鬼影无踪身法,身体乘风而起,泣血刀举轻若重,朝着袭卷而来的暴风连连斩出,刀光融入风中,骤然爆发。

    轰!

    暴风被炸裂,发出呜咽的声音,散向四方。

    突然间,一道阴影穿过劲风,森寒的杀机若隐若现,殷红妖艳的赤光在褚大眼前闪过。

    当!

    赤光斩下,褚大举刀相迎,森冷的气息沿着刀身导入体内,让他浑身一颤。随之,褚大眼中精芒闪烁,猛地后退三步,挡在褚二的身前。

    “老二,没事吧?”

    “好厉害的小子,差一点就阴?沟里翻船了。老大,这小子不会是摩天岭的弟子吧?”褚二猛地晃了晃身体,僵硬感稍缓,瓮声瓮气的叫道。

    陈铮眼中血光一闪即逝,泣血刀遥遥指着褚大,惊疑地问道:“你们见过摩天岭的弟子?”

    “废话,俺家老三就是摩天岭的弟子。这次说不定能在黑沙城见到呢,你说俺们认不认识?”

    禇二一事与荣有焉的样子,说到自家老三,眉飞色舞,骄傲的像只开屏的孔雀。

    “先不要动手!”

    禇大突然叫了一声,对陈铮说道:“我家老三拜入摩天岭已经十年了,也不知是死是活,你若能给咱们兄弟带个口信,咱们可以放过你。”

    突如其来的画风,让陈铮骤然一怔,刚才还打生打死,转眼间就让自己送信。这二人的脑回路很是异于常人。

    陈铮本待拒绝,突然脑中一闪。

    褚家兄弟的实力不俗,但陈铮若一心想走,他们也拦不住。不过,他进入摩天岭后,举目无熟人,想要见到天摩乌妃难比登天。若有一个熟人引路,必然事半功倍。

    想到这里,陈铮点点道:“没问题,你们要我传什么信儿?”

    “你真的答应了?”

    褚大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陈铮,对方答应的太痛快,他反而不敢相信了。刚才,他也是临机一动,都没指望陈铮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