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头儿,陈铮在九道沙河出现了!”

    “看清了,是在九道沙河?”

    “绝对看清了,黑沙城的褚氏兄弟飞鹰传信,对着画像认了好几遍,绝对不会错。咱们要不要赶过去支援?”

    舒予曼精神一震,想到九道沙河远在百里之外,就算现在赶过去,黄花菜都凉了。他与陈铮交过手,知道陈铮的机贼与实力,以褚氏兄弟的先天一层的修为,恐怕拦不住对方。

    过了九道沙河,距离黑沙城就只有两百里路了,务必要在对方进入黑沙城以前截住,夺到令符。

    想到这里,舒予曼大手一挥,高声叫道:“快马加鞭,咱们去黑沙城三十里外的白毛山,绝不能让陈铮逃进黑沙城。”

    说罢,扬鞭纵马,向着黑沙城方向疾弛而去。众武士一阵山呼海啸,溅起一路沙尘,紧追上去。

    九道沙河是一个地名,沙丘移动留下的九条沙道。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每当沙尘暴来临时,沙丘被推动着只会沿着这九条沙道行走。

    随着季节的变化,风力、风向的不同,沙丘成规律性在九条沙道经过。偶尔降雨量大增,因地形复杂,这里会形成一条短暂存在的河流。

    终上所述,这里就被称为九道沙河了。

    半个月前,气候剧变,一场黑风暴后,九道沙河的沙子被在大量的挪移,一条沙道的地下河道暴露而出,形成了一条宽约四五丈的河流。

    随着地下河的暴露,河中的鱼类也暴露,让这里变的热闹起来。

    大沙漠中,鱼是传说中的存在,就连三十六城之主也不能经常吃到。这一次,九道沙河的其中一条沙道变成了河流,鱼儿暴露,把无数的人吸引过来。

    一斤鱼等重于一斤黄金,堪称天价。这么一个发财的机会,没有人会放过。

    十几条简陋的渔船在河面上巡游,一张张网撒入河中,渔船拖网顺河而行,偶尔能见到黑色的鱼儿跃出河面,然后引的众人惊呼不止。

    这些临时渔夫,皆是挎刀带剑的江湖汉子,很多人都在黑沙城中讨生活,见面打个招呼,询问一下今天的收获,然后两条渔船就并在一起,相互侃聊起来。

    河面上,来了一艘奇怪的渔船,船没有拖渔网,好像郊游一般,在河面上来来回回的巡游。

    “朋友,是不是忘记带渔网了?”

    两条渔船交错而过,看到没有拖网的渔船,对面渔船上的人大声喊叫起来。

    毕竟不是专业的渔夫,听说九道沙河有鱼,脑子里全是捕鱼发财的念头,很多人来到了河边后,才知道捕鱼是需要渔网的。

    看似很可笑,但对于一辈子生活在大沙漠中的人而言,又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见过各位好汉,不知是哪路英雄?”

    “兄弟们是楼兰商会的,对面的可是褚氏兄弟?”

    “褚大,褚二给各位好汉问好,不知各位好汉见到有陌生的年青人过河没有?”

    “这条河面十个人里头有三四个是年青人,每天过河的人数都数不过来。您二位若是找人,可就有的找了。”

    两条渔船交错而过,褚氏兄弟掏出一张羊皮纸,催动真气,羊皮纸滑出手心,平稳的飞到对面的船上。

    “劳驾各位好汉,看到画上的年青人,给咱兄弟俩打个招呼,必有重谢!”

    对面渔船上的人接过羊皮纸,看到纸上的画像,突然惊咦一声,向身边的同伴问道:“这不是早晨乘咱们船过河的人吗?”

    “看着有点像!”

    两条渔船相距不远,禇氏兄弟听的清清楚楚。二人对视一眼,不由大喜。冲着对面拱手抱拳,大声叫道:“各位好汉,还请告知此人行踪,褚氏兄弟感激不尽。”

    褚大的话刚落,褚二就从怀中掏出一绽金子,扔到对面的船上,叫道:“小小敬意,给各位好汉买酒吃。”

    这一绽金子五两重,别说买酒,买个小酒坊都够了。

    “二位好汉要找的人过河不到一个时辰,走骆驼岭还能追的上。”

    对面船上的人很有节操,收了金子,不光告知褚氏兄弟欲寻之人的行踪,还给指出了条捷径。

    “大恩不言谢!咱们兄弟办好了差事,亲自作东在珍宝楼招待各位好汉们!”

    “褚氏兄弟敞亮,咱们就不客气了!”

    褚氏兄弟拱手抱拳,大叫道:“咱们黑沙城再叙,告辞!”

    ……

    骆驼岭,黑沙城外最大的山岭。

    过了骆驼岭,就是黑沙城所在的绿洲。

    陈铮渡过九道沙河,行走半日,到达骆驼岭。一条山道横穿骆驼岭,两岸是百十来丈的山岭,杂草丛密,林木稀疏。一片片灰岩露出地面,好似一块块痢疤。在大沙漠中,这里已是少见的茂密山岭了。

    站在骆驼岭的山道入口处,陈铮停下脚步,似乎在犹豫不决。

    随着修行日长,尤其是臻至后天十一层巅峰后,受阻于先天化境屏颈,陈铮的心灵修为反而不断精进。在进入大沙漠后,在严酷环境的磨砺下,心灵越发纯粹,感应更加敏锐。

    就在他进入骆驼岭山道时,突然间,心灵传来警兆。

    陈铮站在山道口,看着杂草丛生的山道,眸中血光一闪而逝。

    “终于还是被拦住了,希望不是舒予曼吧!”

    陈铮叹息一声,伸手按住刀柄,全神戒备,一步一步挪向山道。

    “老大,被这小子发现了,怎么办?”褚二看到陈铮在山道入口犹豫不前,扭头向着褚大询问。

    “他就一个人,咱们一起上!”褚老大狞笑一声,就要冲出去。

    “且慢!”褚二突然伸手按住老大,小声说道:“那小子动了!”

    二人再次埋伏在暗处,一动不动。

    看到陈铮一步一步的往山道口挪动,二人恨不得冲出推他一把,太磨叽了。

    “小子太机警了!”禇大双眼暴出一道寒芒。

    耐心的等着陈铮进入伏击圈,褚二扭过头,小声说道:“老大,要不咱们宰了这小子,拿了令符直接去摩天岭找老三吧!”

    褚大露出诧异之色,看着褚二,奇道:“怎么突然要去摩天岭,想老三了?”

    “老三拜入摩天岭十年了,我记的那时候他还没有我的腰高呢。也不知现在长成什么样了。”

    听到褚二的话,褚大露出怀念之色,随之摇头道:“令符只有一块,咱们只能一人拜入摩天岭,这可不成。再说了,这是银泉城主点名要的东西,咱们不能拿。”

    银泉城主的实力有多强,褚大一清二楚。麾下七大高手,个个都是先天五层的修为。一旦他们拿走令符,大沙漠中再无他们的立足之地。

    令符只有一块,兄弟二人只能一人进入摩天岭,另一人流落在外,必将迎来银泉城的疯狂追杀。而且,银泉城主在摩天岭也是有背景的,一旦连累了褚三,这是褚大、褚二绝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