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敏感度提升到极致,陈铮反而变的心如平镜。

    心灵映照之下,他能清楚地把握到包围他的武士的气机变化,不断寻找着破绽,以期逃跑。

    未虑胜先虑败,面对舒予曼这样的高手,陈铮没有丝毫胜算,必须提前寻找突围的机会。

    就在他寻机逃跑时,舒予曼的气机也牢牢的把他锁定,只待他稍有异动,就会施以雷霆一击。

    陈铮心中一震,不敢再分心,心敛心神,准备先应对舒予曼的雷霆一击。

    “不能再等了,一旦我的气势达到巅峰,就是舒予曼发起雷霆一击的时候。”

    陈铮准备主动出击。

    “杀!”

    一声低喝,血河骤然扑出,淹没向舒予曼。

    滋!!

    骤然之间,一道精芒上扬,化作激电,斩向血河。

    舒予曼见状,一剑挥出,精芒斩向血河。普一与血河接触,血河被撕作两半。而后,穿过血河,往陈铮的颈项斩来,强大无匹的剑气破空而至。

    舒予曼运步近前,剑光循着笔直的进攻路线,从一丈外的距离斩到陈铮面前后,剑光由直变曲,“轰”的一声爆裂,化作无数细微的剑气,游离于陈铮四周,封锁了陈铮的一切变化。

    霎时间,剑气游离,如芒如电;刀光纵横,血焰腾空。

    只一招,舒予曼就显露出自己先天五层的绝顶修为,以泰山压顶之势把陈铮逼入绝境。剑气袭杀,惊的陈铮全身汗毛立起,剧烈的危机感涌现心头,令他的心灵震颤。

    “嘿……”

    陈铮目射血光,斗志昂扬,狠狠盯着舒予曼的一举一动,鬼影无踪幻作十几道影子,交错纵横,刀光袭卷向周身游离的剑气。

    滋滋滋……

    赤色的刀芒,精铁阔剑挥出的黑色的剑芒,相互纠缠,不断湮灭。

    结成包围圈的武士,看到二人的交战,齐齐变面,连忙后退。不说舒予曼的修为,陈铮的实力让他们心神震骇。同为半步先天,陈铮的实力远超出他们十倍有余。今天若没有舒予曼,单凭他们几人,恐怕凶多吉少。

    舒予曼的修为高绝,剑法滴水不露,明明对陈铮有着绝对的镇压之势,依然没有掉以轻心,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深得狮子搏兔尚用全力的道理,不给陈铮有任何的侥幸与逃脱之机。

    面对一位心思慎密,滴水不露的高手,陈铮想要逃脱,绝不简单。这是他修行以来,遇到的最危险的敌人之一。

    心念电转间,陈铮迅疾绝伦的连晃几下,十几道虚虚实实,让人眼花缭乱的影子,在满天剑气中横冲直撞。

    轰!

    血河暴裂,阴风施虐,一道灰白色的气流向着舒予曼袭卷而来。

    实力不如人,只能出奇招。陈铮突然自暴血河,阴气夹杂着凝如实质的杀气,带着一抹晶如玉血的光华斩向舒予曼。

    突然其来的变化,让舒予曼的身形立时一滞,眼射电光,猛地向后一退,气势随之减弱三分。

    这一刀的杀伤力之强,让舒予曼为之侧目,就算是他若不能小心应对,也要受伤。尤让他惊讶的是,陈铮竟能勾动天地阴气。

    “是摩天岭一脉的武学吗?”

    作为银泉城主的心腹,舒予曼见过银泉城主出手,同样的阴森可怖。相比银泉城主,陈铮更甚,整个似与阴气融为一体。

    舒予曼一退一分神,让陈铮抓住了机会,瞬间脱出舒予曼的剑气笼罩。

    高手之争,一线之机就足以改变局面。

    舒予曼不是初出茅庐的雏儿,只是对陈铮的来路产生怀疑。若陈铮真是摩天岭一脉的弟子,他今天之举无异为银泉场面主招来一个难以想象的强敌。

    可若就这么放走陈铮,舒予曼又不甘心,两难之际,气机随之一变,出了不该有的破绽。

    “不管如何,先拿下此人再说!”

    看到陈铮脱出自己的剑气笼罩,舒予曼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若陈铮是摩天岭一脉弟子,算自己倒霉;若陈铮不是,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绝对会让他尝遍世间的酷刑。

    心中念头一定,舒予曼出手再不容情,立即气势激增,迎着陈铮,铁剑直出,刺向陈铮眉心。

    陈铮的脸色随之剧变,眉头好像针刺一般,皮肤被剑气刺破。连忙后退,白骨真气宛如若洪水暴发,在经脉中咆哮涌动。

    先经十二正经,再入奇经八脉,炽热的气血与阴气相融,阴阳互济,坎离相交,化作先天真气,经由泣血刀斩出。

    赤焰腾空,血河重现,杀气如潮而动,向着舒予曼轰出。

    这是同归于尽的一击,舒予曼若执意伤他,也必将被陈铮所伤。此时,比较不再是双方的修为,谁对自己狠,谁就能先胜一手。

    噗哧!

    舒予曼收敛气机,突然后退,剑气随之而逝。

    就在陈铮以为自己得逞,准备后退,借机逃走时,突然心灵警兆,一缕锋芒破空而至。间不容发之际,左手成爪,五道凌厉的爪劲撕裂而出,绞杀向舒予曼。

    “好小子!”

    舒予曼没想到陈铮这么机警,刚才他以退为进,故意露出一个破绽,以消弱陈铮的斗志,给他逃跑的机会。

    而陈铮不出他的所料,借机即逃。

    舒予曼一退一进,精铁阔剑疾劈而出。没有想到的是,陈铮机警无比,凌空撕爪,挡住他的剑气攻击。

    轰!

    五道爪劲撕裂了舒予曼的剑气,陈铮不退反进,翻手之间,化爪为掌拍出,与舒予曼的阔剑撞击。陈铮的身体晃了一晃,借力腾空,鬼影无踪施展开来,妙若天成,横空挪移一丈,泣血刀劈向包围的武士。

    这一击太突然,舒予曼的阔剑把陈铮轰飞出去,心中猛地一惊:“不好,被这小子利用了!”

    可惜,陈铮从未交战前,就在计算着逃跑。这一击蓄谋已久,以有心算无心,舒予曼反应过来时,他已借力腾空,与对方拉开一丈的距离。

    以他的身法与速度,鬼影无踪全力施展,一丈距离足以让舒予曼隔空而叹。

    突如其来的一击,舒予曼反应过来,却鞭长莫及。包围的武士,即无反应也来不及动作,就被陈铮斩破相联的气机,逃离包围圈。

    “哈哈……”

    陈铮身体落地,哈哈一笑间,化作一道黑影疾速逃离,眨眼间就逃出十几丈远。

    “可恶,追!”

    舒予曼虚空而渡,一步十丈,脚不点地,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陈铮追去。

    “追!”

    从武士对视一眼,脸色难看的大吼一声,翻过巨形岩石,纵马奔出沙砾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