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岭开宗大典的日期不断临近,进入沙镇的人也越多。

    留给众人的时间不多了,若不能在开宗大典之前夺得令符,就只能从千万武者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西北道有多少武者,没有人能说清楚。不提西北内地,单是大沙漠中就有三十六座城,数百万人口,人人都会几招把式,跨入后天之境的真正武者至少也有十几、二十多万。

    这段时间,沙镇的人越来越多,客栈都住不下了,许多人只能在外借宿。每天都有人聚集在客栈大堂,来的晚了连座位都没有。

    这些江湖豪客讲的最多的就是披风杖与呼雷鞭并迸后,呼雷鞭逃亡沙漠的事。

    “银泉城主派出铁剑客舒予曼追杀史三通,已经进入阴山走廊了。估计这两天就会到达沙镇,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

    “铁剑客舒予曼,银泉城七大高手之一?”

    “铁剑客亲自出手都没有抓到史三通吗?”

    最近入住沙尘客栈的客人,带来了新的消息。铁剑客舒予曼亲自出手,带着一大批高手入沙漠追杀史三通,夺取令符。

    “呼雷鞭行走江湖三十年,若是没有真本事早就死的骨头都烂了。往大沙漠里一躲,别说铁剑客,就算神仙都找不到。估计这厮已经逃到黑沙城了,呼雷鞭要名震西北道了。”

    “哼!”

    一名客人闻言,忌妒的冷笑一声。

    “也不一定,呼雷鞭若是逃到了黑沙城,舒予曼就不会紧追不放了。摩天岭开宗在即,黑沙城戒严,敢在城里械斗的,无论背影大小,修为强弱,一律封禁丹田经脉,关入大牢里。所有人反抗的人都被打折了手脚,甚至被废去修为。”

    “老哥是从黑沙城来的?”

    听到这人对黑沙城的状况说的头头是道,一位客人惊讶的问道。

    “黑沙城的高手太多,随便到大街上走走,遇到的都是高手,太压抑了。听说呼雷鞭史三通带着令符逃进大沙漠,小弟就来碰碰运气。”

    说到这里,此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声。

    来沙镇的江湖豪客们,十有八九都是为了令符。真正拼了性命争夺令符的不多,混水摸鱼,碰运气的人倒是占了一大半。

    陈铮提着一壶酒,爬在二楼的木栏上,看着楼下大堂喧闹不止。聊天的人就在他的正下方,谈论的话一字不落的进入他的耳朵。

    隐隐的血光在眸中闪烁,陈铮沉默不语,脑中的念头却在飞动。

    “史三通逃进阴山走廊了?”

    陈铮心中一震,脸色变折阴晴不定。史三通有无令符,他心知肚明。当晚,夺了令符后,陈铮没有返回银泉城,而是直奔阴山走廊。到如今,已经过去十多天了。

    住在沙尘客栈的这两天,听着人们议论纷纷,陈铮对银泉城主以及麾下的七大高手不说了若指掌,但也了解的七七八八。

    银泉城属于大沙漠三十六城之一,城主是先天罡气境的高手,麾下七大高手也都是先天化境。

    能够坐镇一城,震慑大沙漠中的豪客们,修为至少也在先天三层以上。

    史三通不过后天十层的修为,怎么可能在舒予曼的追杀中逃脱。舒予曼进入阴山走廊,必然是在提前在这里截击史三通。

    “这一次,史三通有死无生,一旦落于敌手,为求活命,肯定会把我供出来。沙镇不是久留之地,我要在舒予曼来之前离开。”

    陈铮目光闪烁,瞬间做出决定。

    他从没有指望,自己得到令符的消息能够瞒天过海。对于凌统与史三通而言,陈铮失踪的时机太巧了,只要是智力正常的人都会怀疑是他抢走了令符。

    此地不宜久留,陈铮叫来跑堂小二,让他给自己准备一些干粮,重金购卖一匹马后,当天就离开沙镇,沿着阴山走廊往黑沙城疾弛而去。

    行走一日,第二天午后,陈铮牵着马在沙漠中行走。肉眼能看见前方十几里是一片沙砾地,再坚持小半时辰就能到达。

    陈铮准备在前面的沙砾地宿营,不在往前走了。他是第一次进入阴山走廊,一旦错过这片沙砾地,不敢肯定还能在天黑前找到合适的地方。

    沙砾地的范围不大,方圆二三里。稀稀落落的生长着沙棘草,几块巨大的岩石旁边还长着荆棘丛,这里一定有丰富的水源。

    陈铮把马儿放生,让它自由活动,自己走到一棵荆棘树下,抛开树下沙砾,露出湿润的混土。片刻,水坑中惨出清凉的水。

    解下水囊灌满水,收入空间口袋中,陈铮正要起来,身体猛地一震,脸色大变。

    一刀按往刀柄,陈铮缓缓起身,背靠荆棘树,卓立不动。

    “朋友既临,何不现身一见。“

    话音才落,岩石上面传来冷哼声,接着数道身影从岩石上窜出,从天而降,把陈铮包围起来。

    “陈铮?”

    其中一人,身材健硕,手中的长剑用布缠着,身披灰色斗蓬。双眼中寒光闪烁,好似两道剑芒,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此人浑身剑意昂然,凌厉的气势透体而出,向着陈铮扑去。

    “铁剑客舒予曼!”

    陈铮眼中放过一道血光,再看包围的武者,个个透出彪悍的气势,眸射冷电。

    “半步先天!”

    陈铮大吃一惊,银泉城的底蕴果然深厚,随便就能派出一位先天三层以上的高手,以及五六名半步先天。

    舒予曼抽出长剑,是一把精钢打造的阔铁剑。好似攻击信号,随着长剑离鞘,周围的武士猛地进前一步。

    陈铮心中一凛,呛的一声拨出泣血刀,猛提一口真气,抢先发难。

    默运白骨阴风诀,刀芒吞吐,充盈於天地间的阴气汇聚而来,骤然一道血河从天而降,扑向舒予曼与周围的武士。

    精神凝聚,灵光普照周身,五官的灵敏度成倍提升,方圆十丈内风吹草动倒映于心中。毛孔乍开,清晰的感应着空气流动而产生的变化。

    舒予曼的修为至少是先天三层以下,甚至达到先天五层。这是一个强敌,陈铮首次与这等高手交手,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潜力全开,精气神高度集中,发挥出十二分的潜力。

    “垂死挣扎而已!”

    舒予曼冷哼一声,任凭陈铮积累气势,宽阔的铁剑遥遥指向陈铮,精神气机锁定对方,准备在陈铮气势积蓄最巅峰时,发动雷霆一击,直接催毁陈铮的斗志。

    包围着陈铮的武士,全都是一等一的精锐。常年厮杀培养的默契,让他们的气机联成一片,形成一个数丈的包围圈,把陈铮牢牢束缚在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