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已拿到令符了?”陈铮忽然问道。

    黑影“咦”了一声,恍然大悟道:“你不说我差点就忘了,说不定令符就在这个小娘皮身上呢。若是这样的话,也不用拿这小娘皮威胁凌老鬼了。”

    说罢,黑影开始对凌月娘搜身,一阵蟋蟋索索后,黑影竟然发出一阵淫笑声:“嘿嘿,凌老鬼一副树皮脸,没想到生出的女儿这么有料。今天晚上,老子就给凌老鬼当一个上门女婿。”

    话音未落,就听到凌月娘一声痛吟,如泣如诉。

    陈铮眼中暴射一道血光,怒喝道:“找到令符没有?”

    声如炸雷,把黑影的淫心欲念驱散。依依不舍的把手掌从凌月娘的怀中抽出,黑影“嘿嘿”笑了起来,一副留恋忘返的样子道:“黄花闺女果然与野鸡不一样,老子今夜一定要当一次新郎。”

    “少说废话,令符呢?”

    陈铮强忍着一刀砍了对方的念头,沉声喝问起来。

    “凌老鬼是不是也想吃自家儿女的豆腐,竟然把令符藏小娘皮的胸脯里。”黑影的话越发不堪入耳,嘎嘎笑了几声,竟然闻起了令符的味道。

    “好香……”

    心神沉入欲念,变态的样子让陈铮作呕。

    令符不知以什么材质制作,反射着月光,散发出清冷的光晕。陈铮感应到令符中蕴含着一缕深沉的气息,心神不由一震。

    “果然是令符!”

    眸中一道血光暴射,“呛”的一声,血光乍起,泣血刀出鞘,猛地斩向黑影。

    “好贼子,真敢黑吃黑!”

    黑影正沉侵于自我的变态幻想中,骤然惊变,一道寒芒袭击而来,惊的他浑身汗毛炸起。几乎不作思考就把凌月娘当作盾牌扔出,迅速后退。

    滋!

    看到凌月娘飞来,陈铮的脚步一顿,移形换位,绕过凌月娘,赤光腾空,再次扑向黑影。

    手腕猛地一抖,泣血刀幻出下几道血影,刀芒吞吐,发出滋滋的声音,罩向黑影的全身。

    赤光内敛,刀芒寒彻,陈铮这一刀,迅若奔雷,势如雷霆。刀光还未临身,阴森冰寒的气息就把黑影罩住,周围的气温骤降。

    黑影猛不丁打了一个寒战,骇的神魂离体。眼看刀芒临身,危机之刻,暴喝一声:“好一个史三通,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史三通善鞭法,在凌统半隐退后,他就是凌氏商队的头面人物。常年走商,在西北道上闯出了“呼雷鞭”赫赫威名。

    黑影没有想到,史三通隐藏的这么深,其人刀法之酷烈,实为他生平所见。此人隐藏修为委身于凌氏,必然早就图谋。

    一声暴喝,如天降雷霆,黑影手中一口曲蛇剑斩出,弯弯曲曲,蛇信吐芒,迎向陈铮的赤色刀芒。

    轰!

    剑芒与刀芒对撞,劲气爆裂。

    黑影脸色随之大变,曲蛇剑的剑芒竟被赤芒湮灭,一股阴寒气息沿着剑身窜入他的体内。

    咝!!

    好似置身于冰窟之中,全身血液都被冻僵了,曲蛇剑上凝骤一层白霜。黑影骇然惊退,连忙运功抵御侵入体内的阴寒气息。

    陈铮见机,瞬间欺身上前,刀光凝练,赤光与月光合一,化作一道夺命勾魂的光芒斩向黑影。

    黑影的修为不差,已是后天十层圆满。修为精纯,竟能抵抗侵入体内的阴寒气息。在陈铮必杀一刀下,一个懒驴打滚,险之又险的逃脱。黑影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曲蛇剑挥出十几道剑光。

    剑光游离,凝为两条蛟蛇,相互盘绕,不断消弱着的刀光,滋滋的声音中,刀光与剑光相互湮灭。

    “好剑法!”

    陈铮一刀,顿时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压向黑影。泣血刀“嗡”的一声铮鸣,赤焰腾空,阴森的气机牢牢锁定了黑影。

    黑影脸色剧变,眼中暴出一团寒芒。死死盯着陈铮手中的泣血刀,剑芒吞吐,发出咝咝的声音,满脸戒备之色。

    “史三通,快住手!”

    口中暴喝,手上不慢,一口奇门曲剑在挥洒出道道剑光,交织成网,突然从而下,兜向陈铮。

    “垂死挣扎!”

    陈铮面带不屑之色,嗤笑一声,刀光突然收缩,身影从原地消失。

    滋!

    穿过了剑网,一抹血光乍现,晃花了黑影的眼睛。向着他的眉头切割而下,快如闪电,刀光凌厉,黑影被吓的脸色扭曲,形如厉鬼,几乎不假思考的横剑于前,布下层层剑网。

    轰!

    剑网破碎,凌厉的刀光渗透,斩入黑影的胸前。

    “噗!”

    鲜血喷洒,黑影被斩为两半。

    叮当!

    突然,一道清冷的光芒倒落在地,陈铮眸中血光一闪,伸手把令符抄入手中。

    令符的材质,似玉非玉,似铁非铁,入手冰凉,像是握着一块冰。陈铮清晰的感应到令符中封存的一道阴沉如渊,深不可测的气息。

    “白骨真气!”

    这道气息与陈铮修炼的白骨阴风诀如出一辙,比他的白骨真气更加精纯,更加凝练,这气息中隐隐透露一丝灵性,好像活了过来。

    “果然是摩天岭,白骨一脉的真气。”陈铮把令符收入空间口袋,看了一眼晕迷中的凌月娘,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令符到手,徒留无益。至于把凌月娘抛在荒野,是生是死,陈铮是一点都不关心。

    黑沙城是大沙漠最大的城池之一,位于阴山走廊之西,与银泉城相距一千里。

    阴山走廊,是一条避风道,沙砾地质,偶尔能见到枯黄的沙草,有气无力的爬伏在地上。这里是进出沙漠的唯一通道,来来往往的商队为这里带来了人气,久而久之,在阴山走廊中形成一座小镇子。

    小镇子的名叫沙镇,在大沙漠很出名。从黑沙城出来,往银泉城千里而行,这里是唯一的补给点。

    跟着一支商队后面,一路平安,很顺利的到了沙镇。

    往日清冷的小镇,如今变的热闹。

    刚进入沙镇,就看到许许多多的武者,劲装外裹着一层麻布长袍,长袍内藏着兵器。

    陈铮入乡随俗,同样裹着麻灰长袍,泣血刀也用灰布包起来,若无其事的进入沙镇,直接镇中唯一的客栈。

    “沙尘客栈!”

    一座土石垒成的建筑前,陈铮打量着头顶的破木板,歪歪扭扭的四个字,风沙吹蚀的模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