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绿洲,沿途人流渐多。陈铮看到许多人都夹枪带棒,背刀挎剑,向着银泉城方向而去。

    一支支商队,满面风尘。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从西而来的驼队,全身包裹着灰白的麻衣,只露出一双眼晴。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的凶悍血腥的味道。

    如凌统这样的内地商队,看到这些人,都是远远的躲开。

    陈铮见状,好奇的问道:“凌前辈,咱们为何躲着他们?”

    “嘿嘿!”

    史三通冷笑一声,抢先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做的正经生意,公平买卖,童叟无欺。”

    虽然没有说对方倒底是做什么的,但陈铮能听懂。凌氏商队是正经商人,对方肯定就不正经了。

    大沙漠中,沙匪、财富、杀戮是主流,能从沙漠中带出这么多的财富,绝非善类。

    陈铮的心灵敏锐,驼队的人极力收敛,还是被他察觉到一丝血腥煞气。

    银泉城是进出大沙漠的必经之地,是内地与大沙漠之间的中转站,也是货物集散地。内地人会经过银泉城进入大沙漠,很少有人从大沙漠出来后进入内地。

    无边无际的大沙漠,就像一只贪婪的饕餮,不断吞噬着一批又一批的内地人。

    ……

    银泉城非常热闹,也许在其他方面不如内地的城池,但繁荣奢华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作为内地与沙漠的中转站,这里进行着各种见不得光的交易。阴谋与繁荣交织,杀戮与和平共存,造就了银泉城畸形般的现状。

    人流如潮,摩肩接踵。

    市面的商品极其丰富,琳琅满目,便是陈铮都有些目不瑕接。而对于凌月娘来说,银月城的繁华,就越发没有抵抗力了。

    头罩白纱,遮住了她的面容,身上包裹着厚厚的麻布,若非她的修为不弱,恐怕不等到达银月城就中暑了。

    入乡随俗,也是避免各种麻烦,银月城的女子都如沙漠的行客一般,用麻布把自己紧紧地包裹住。唯一能够区别男女的,大概就是头上戴着的纱帽了。

    看着街道两旁的商铺,各式各亲的小吃,凌月娘整个人都沉浸极度的兴奋之中。

    “怎么样,与内地相比,是不是别有一番风光?”

    看到陈铮不住的打量着四周,目露惊奇,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史三通得意的问道。

    陈铮兴奋地的点着头,道:“虽不如内地富贵堂皇,但繁荣之处犹有胜之。”

    进入银泉城后,凌统与史三通要去货栈存货,便与陈铮提出就此分别。

    凌月娘一路低调,很少与陈铮说话。如今分别在际,竟有些不舍地说道:“陈大哥住哪里,等我们安排下来后去找你?

    要不跟我们一起吧,你在银泉城人生地不熟,在一起也能相互照应一下。”

    安全到达银泉城,凌统便不愿意再与陈铮一起了。他此次来银泉城,贩盐只是幌子,再与陈铮一起,就有些碍事了。只是凌月娘开了口,凌统也不能当作没有听到。

    于是,凌统哈哈一笑,很虚假的客套道:“月娘说的没错,这一路多亏陈公子关照。陈公子要去黑沙城,恐怕一时半会走不了,不如一起落脚。凌某在银泉城有些人脉,可以为陈公子打听一番。”

    史三通亦顺着凌统的话劝留:“没错,要去黑沙城,最好能与人结伴同行。。你在银泉城人生地不熟,有个熟人介绍,也会节省很多。”

    虽然觉察到凌统有些不乐意,但陈铮想了想,没有拒绝。点头道:“如此,就再叨唠两位前辈了。”

    “不叨唠,不叨唠!”凌月娘马上兴奋地说道。

    她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商队中并没有能与她说的上话的,有陈铮结伴,多多少少也能说几句话,不至于太孤单无聊。而且,她还想逛逛银月城,有陈铮相伴,总比商队的伙计跟着要赏心悦目。

    凌月娘高兴的拍着手叫道:“咱们先去货栈,再安排住宿,然后,我陪陈大哥一起逛银泉城。”

    凌统闻之,不由笑骂道:“我看是你想逛吧?”

    凌月娘被道破心思,低头着不再说话,只是她得意的脚步,怎样都无法掩饰她心中的意图。

    陈铮见状,只是面带微笑,默不作声地跟着凌统一行人先去了货栈,并在附近一家客栈住下。

    车马劳顿,凌月娘叫嚷着去逛街,可是吃饱喝足,洗去风尘后,便一头扎在床上,到天黑都没有出现。

    陈铮也无意逛街,他现在的心思全在如何拜入摩天岭。

    马上就要进入大沙漠了,也不知会遇到什么凶险。陈铮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客房里闭目打坐,恢复精气神。

    修行到他这一步,若不能突破先天化境,已是进无可进。

    后天境分为三个阶段,三个层次。即后天七层以下的十二正经修行,七层以上的奇经八脉修行,领悟天人合一后的半步先天。

    看似复杂,其实并没有超脱“炼精化气”这一范畴。

    即便突破了先天化境,凝聚心灵之光,先天五层以下,打通十五络脉,依然属于炼气的范畴。与后天境不同的是,先天化境是“炼天地之精华为气”。

    所谓的天地之精华,不过是天脉之气与地脉之气而已。

    虽然修为进无可进,但陈铮却不敢懈怠。功夫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看似在做无用功,实则不然。这是一个打磨根基,纯化修为的过程。一日、两日,一月、两月看到不效果,一年、两年之后就能见到真功夫了。

    武道一途,没有无用功,付出就有收获。武道修行,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突飞猛进不是常态,反而这种水磨功夫才是常态。就如磨铁棒,需要的是耐心,一点一滴磨掉铁屑,最后才成得到一根绣花针。

    吃饱喝足,洗去风尘,陈铮待在客房中,再没有出来过。

    斗转星移,夜幕降临。

    客栈的人都已熟睡,陈铮沉侵于入定之中,运转白骨阴风诀,磨练真气。凝神观想,纯化精神。

    “咔嚓!”

    突然屋顶传来瓦片的碎裂声,陈铮猛地睁开眼睛,眸中血光一闪而逝。身似柳絮,轻飘飘地从床上落地,移动到窗口,借着一点星光向外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