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平静,再没有遇到山匪袭击。(书=-屋*0小-}说-+网)面对陈铮这个大高手,凌统表现的很殷切。二人一路相谈甚欢,在陈铮旁敲侧击之下,凌统差点把自己的老底都和盘托出。

    凌统走南闯北,练出一双火花金睛与八面玲珑心,看出陈铮对各方风土人情很感兴趣,就投其所好。此人善谈而不啰嗦,常常能点在陈铮的爽点,一件事在他叙述下,风趣而不枯燥。市井传闻幽默而不低俗,是个极为健谈,见多识广的人。

    几日相处下来,陈铮对凌统的经历有了大概的了解,心中对此人佩服不已。他自己也被凌统套出不少的话。

    不过,陈铮心存戒备,凌统套出来的话,十之七八都是他自己编造的子虚乌有的经历。

    与普通人而言,凌统就是个传奇。在陈铮眼中,凌统的修为一般,但他的经历确实具有传奇性。

    凌统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十二岁跟着一位游商学做买卖。十八岁与人合组商队,二十岁逢大变,因祸得福学,学了一门披风杖法,到如今已是后天十层,半步先天之境。可惜的是,他幼少之时身体亏空,又兼之习武较晚,骨骼定型。修为至此,潜力已耗尽,无望再进一步。

    凌统有自知之明,知道于武道一途成就有限,就继续干起了老本行。二十五岁时,积攒了足够的资本后,富贵还乡。又经二十年经营,成为一方大豪。

    到如今,凌统已四十六七,到了半隐退的年纪。若非这次事关重大,关乎凌家百年前途,凌统是绝对不会出门的。

    据凌统介绍,陈铮刚到黄泉洞天的野外,名叫荒野。地处西北,是有名的穷山恶水。荒野极西,是无边无际的大沙漠,那里是真正的死亡之地。天气变化莫测,沙尘暴能把三丈高的城墙掩埋。

    沙漠有绿洲,有人在绿洲上建城。这些建造在绿洲上的城池,是沙漠的聚集地与庇护所。

    出了城市据点,无边沙漠之中,凶残的沙匪、神出鬼没的沙兽毒虫,都能致人死命。

    沙漠少盐,只有少量绿洲有盐井产盐,被各大势力垄断。因此,贩盐就成了最快发家致富的行业。而盐,也成了沙漠中的最硬的硬通货。

    凌统有自己的盐铺,这次出门,便以贩盐为掩护,前往大沙漠边缘的城市,银泉城。

    过了荒野,进入一片沙砾地界。继续西行一百余里,是西入大沙漠的第一片绿洲,这里有一口盐井,出产的盐,精白味纯,故尔被称银泉城。

    “陈公子也是去黑沙城参加摩天岭开宗大典的吗?”史三通突然问道。

    骤然听到摩天岭,陈铮眼中暴出一道血光,心中猛地一振。

    “史三叔也知摩天岭?”

    尽管心中震惊于听到摩天岭的消息,陈铮却不动声色,顺势询问道。

    无尽沙漠中,沙匪,财富,杀戮,是常年不变的主题。而摩天岭的开宗大典是大沙漠中最大的盛事,也是无数人鲤鱼跃龙门的唯一途径。

    今年,摩天岭十年一度的开山大典,成为了大沙漠的盛事。无数心存鲤鱼跃龙门的人都往大沙漠汇聚。为了得到摩天岭的入门资格,阴谋,流血,杀戮成了主流,种种的罪恶从阴暗的角落中走出,赤?裸?裸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听到史三通突然问起自己行踪,陈铮微微一顿,压下心中惊讶,言语闪烁道:“听说摩天岭有教无类,小可想去碰碰运气。即便无缘拜入摩天岭,也能开开眼界。”

    凌统闻言,哈哈大笑道:“陈公子修为不俗,一定能拜入摩天岭。不过,黑沙城位于阴山走廊,距此一千里。陈公子孤身一人,难免有个闪失,不如在银泉城暂停几日,找个商队同行。”

    说完后,不等陈铮回话,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怀疑陈公子的实力,想在大沙漠生存,实力只是必备条件之一。行走沙漠,没有熟悉的向导,一旦迷失在沙海中,任你修为通天,也难免一具枯骨。”

    陈铮挥挥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谦虚的请教道:“还请凌老指点一二,摩天岭的开宗大典有什么规程吗?”

    “摩天岭有教无类,只要遵守门规,无论忠奸,良善都可以入门。”

    听到凌统的话,陈铮心中一动。

    他正要到摩天岭寻找天摩乌妃,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若能乘机拜入摩天岭,以摩天岭弟子的身份晋见天摩乌妃,一定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陈铮的身份极为敏感,他也不愿意大张其鼓,引人注意。毕竟是偷入黄泉洞天,一旦被发现,绝对有坏无好。低调行动,一切以天摩乌妃的支持,晋升先天为首要。

    “拜入摩天岭有条件吗?”

    陈铮不是白身,他是带艺投师,有些担心被拒之门外。

    凌统的修为不高,但在黄泉洞天土生土长,又走南闯北半辈子,想必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

    “陈公子是担心自己带艺投师,被拒之门外吗?”

    凌统确实长了一颗玲珑心,闻弦歌而雅意。陈铮一开口,他就心神领会。

    “凌老火眼金睛,晚辈佩服。”

    不轻不重的拍了一记马屁,凌统得意的一双老脸都快笑成菊花了。这一路上,陈铮的行为举止,言行谈吐,一看就不是出身小门小户。兼之对方修为深不可测,这一记马屁拍的凌统身心舒坦。

    豪门出身的公子哥也有向他请教的一天,大大满足了凌统的虚荣心。

    “天下有四方圣地,摩天岭为西方圣地,非常低调。若非十年一届的开宗大典,根本就见到摩天岭弟子的身影。

    所以,凌某也不知道摩天岭的入门条件是什么。不过,凌某听到过一个传闻,不知是真是假,据说摩天岭在大沙漠中散出许多令符,只要得到令符,就能直接进入摩天岭。

    每次开宗大典,都有幸运儿得到令符,拜入摩天岭。”

    凌统说到最后,语气带着一丝唏嘘,点到为止,便不再往下说了。

    陈铮的心中微微一动,接着这个话茬,开口说道:“这段时间不太平吧?”

    有着通天坦途,谁愿意甘冒风险。

    摩天岭散布在外的令符,想必成了祸乱之源。不知多少人为了得到一块令符,兄弟反目,父子成仇,甚至是夫妻之间也变的同床异梦。

    “嘿嘿嘿!”

    凌统冷笑数声,不再作声,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这人似乎有所顾忌,难道是因为摩天岭的令符?”

    见到凌统不愿多说,陈铮也没有追根问底。二人谈话就此中止,默默地向着银泉城方向行走。

    或许是杀退了缺月山的匪徒,这一路上再没有遇到强人剪径,商队很顺利到达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