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玉光突兀般的出现,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一道人影从中走出,玉光消失。(书^屋*小}说+网)

    天高地阔,蓝天白云,这是一片阔野。远方起伏的丘陵,清清的河流,不知名的鸟儿从天而降,落在小河上。

    虽然不是第一次借助白玉门穿梭,但陈铮还是不太适应,头脑昏沉,晕头转向。忽然,一阵微风吹来,带着绿草的清香,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这就是黄泉洞天?”

    蓝天白云,绿草清河,好似图画中的天堂,与他想象中完全不同。陈铮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与他进入金山候及太祖洞天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无论金山候洞天还是太祖洞天,都是依附于大离世界而开辟的一方空间,也可以把它们称为半位面,或是小世界。

    若把大离世界比作地球,洞天世界就是环绕地球的月亮;把大离世界比喻成土星,洞天就是土星环。

    所以在进入洞天后,总会给人一种狭窄的感觉。好比住惯了一千平米的豪宅别墅,突然搬进六十平米的小房子里,无处不在的束缚会让人极不适应。

    稍微起跳,就担心会撞到天花板;伸伸胳膊腿脚,就要触摸到四周的墙壁。

    如今,置身于黄泉洞天,陈铮感觉到天高地阔,让他有一种进入其他世界的感觉。

    “这方洞天与我去过的其他世界没有区别了,与其说是洞天,不如说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陈铮惊讶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突然催动真气,隐隐有一股亲和力,让他与这方世界契合无比。

    咻!

    身形闪烁,陈铮已窜到十几丈外。

    “修为也没有受到压制!”

    随之,陈铮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知道自己想多了,黄泉洞天中不知隐藏了多少的天人境绝顶高手,以及洞天大能。区区一位半步先天,在这里连蝼蚁都算不上。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前往天摩岭,找到天摩乌妃。”

    陈铮收敛心神,认准一个方向疾弛而去,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片原野并不大,方圆三四百里。两天后,陈铮从原野中走出。

    翻过一座十几丈的丘陵,一条黄土路出现在眼前,曲曲折折,通向远方。

    有路就代表有人烟,沿着大路行走,总会遇到人烟聚集地。

    “咦,前面有人打斗!”

    翻过丘陵,沿土路行走半日光景,陈铮突然停下了脚步。

    耳朵突然一动,隐隐听到打斗声与呼叫声。土路往前几十丈外是个直转弯,弯角凸起一座小山,打斗声似乎就从山的另一边传来。

    瞌睡遇到了枕头,正想着找到人烟聚集地,寻人问路,打听一番周边的环境,就遇到了打斗声。

    陈铮艺高人胆大,施展鬼影无踪身法,瞬间冲向小山。

    山不高,百十来丈,称之丘陵更合适。一道人影闪过,陈铮攀到山顶,居高临下,看到山脚有二十来人正在围攻一支车队。

    马车结成的阵垒被攻破,地上躺了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还有几个重伤的,惨叫嚎啕。

    “月娘快逃,爹来托住这些人!”

    一位中年人悲吼一声,目眦欲裂地看着围攻而来的几名大汉,向不远处的一位姑娘高声吼叫。

    另一处,一位十七八的姑娘,一身红衣,被四五个大汉团团围着。手中乌黑的鞭子挥舞着,一团团乌光护在身前,滴水不露。

    此刻,她身陷围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是女子先天体弱,激斗至今,她已有些后继乏力,香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

    突然听到中年人叫声,眼中露出倔强之色,语气中透出一丝绝决,娇声呼道:“我不走,要死一块死,跟他们拼了!”

    “快逃,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中年人挥舞着手中的铁拐,把一位大汉劈,朝着月娘大吼叫。

    “我不走!”

    月娘紧咬嘴唇,倔强的摇着头。

    “啊……”

    分神之际,突然手中的马鞭被卷住,一股大力涌来,月娘踉跄向前摔倒。

    “月娘小心!”

    中年人见状,急忙大叫一声。

    月娘手中一滑,马鞭脱落。

    几位大汉见状,顿时两眼放光,把月娘团团围在中间。稳操胜券之际,哈哈大笑着调戏着眼前的美娇娘。

    污言秽语,月娘羞愤之际,娇脸发白,恨不得把眼前之人大卸八块。

    “小娘子束手就擒,跟咱们回了山寨,吃香的喝辣的,快活似神仙。”

    “哈哈哈……,咱山寨的汉子个个龙精虎猛,保证每晚让你快活欲死……”

    “娘子好俊的身段,都说屁股大能生养,到时候给咱们山寨生上十几个崽子,让咱弟兄们人人作爹。”

    “哇哈哈……”

    众人轰然大笑,出手间收起几分力道,准备活捉眼前的美人儿。

    “好嫩的脸蛋,掐一下都要滴出水来。让爷们儿亲一口!”一名大汉突然欺身而近,伸手摸向月娘的脸蛋。

    “候五急什么,把小娘子带回山寨,兄弟们让你喝个头汤。”

    月娘气的脸色惨白,鼓囊囊的胸脯剧烈起伏着,湿透的衣服,让她的玲珑曲线越发突出,引的大汉们眼中冒光,更加放肆起来。

    “狗贼,我跟你们拼了!”

    污言秽语入耳,月娘被撩动的气血浮动,羞愤欲绝,狠不得把这些人五马分尸,食其肉啖其骨。

    滋!

    马鞘失落,月娘从腰间取出一柄峨眉刺,一道寒光刺出。

    正欲对他轻薄的大汉,一只脏手离她的俏脸只有半尺远,骤见寒光刺来,吓的他亡魂皆顿,慌忙后退。

    “狗贼去死!”

    这人退的快,月娘攻的也快,没想到她暗中还藏着一把峨眉刺。乘其不备,直接刺入此人的胸膛,穿心而过。

    大汉胸口好似被蚊子叮咬一口,低头一看,一股血泉喷溅而出,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去死!”

    拔出峨眉刺,月娘飞起一脚蹬在此人身上,借势倒退。

    “好凶的小娘子,大家伙小心!”

    同伴被杀,这些汉子大吃一惊,反而更加兴奋起来。

    “好烈的一匹胭脂马,骑在身下绝对欲仙欲死……”

    “小心点,小娘子功夫不弱,别步了候五的后尘。”

    “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啊!”

    月娘受不了对方的秽语,气的两脸通红,要滴出血来,眼中怒火能把人烧死。两柄峨眉刺发疯般刺向围过来的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