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的黑石,黑山果然有古怪!”

    陈铮怕泣血刀受损,连忙插回鞘中。

    “咦?!”

    突然,陈铮眼中露出讶然之色,他竟没有感觉到阴风。抬头向山顶望去,灰雾吞吐,黑烟袅袅,确实没有被风吹动的迹象。

    “黑山能够隔绝阴风?”

    陈铮心中一震,想到自己从小路上冲进灰雾中后,好像就没有再感觉到识海中传出的针刺感。

    “是灰雾,还是黑山?”

    “只要能隔绝阴风,管它是什么呢!”

    这里是个极好的存身之所,黑山看似古怪邪异,能让怨灵望而却步,又不受阴风侵袭。其它地方太危险,陈铮决定就住在这里了。

    无论玄冥还是黑狱殿主,都没说让他在哪里坐关,陈铮就可以自由选择。

    嘶……

    盘膝坐下,准备运功疗伤,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传出,陈铮浑身颤抖着,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滴下。

    先前顾着逃命,到达黑山后,脱离了危险后,心神又被黑山吸引,让陈铮忘记了伤痛。此刻,心神放松,疼痛接踵而来。

    皮肤似被撕裂了,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这点疼痛,陈铮还能忍受。体内的剧痛就让他无法忍受了,好像全身的筋骨都碎裂了,稍微动弹一下,就让他疼痛难当,似在经受着残酷的酷刑。

    胸口憋闷出不上气,眼前发黑,陈铮突然晕死过去。

    “嘶!”

    晕厥中的陈铮,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惊醒。

    头脑晕晕噩噩间,双眼睁开。正准备坐起来,突然感觉刺痛传出,浑身的骨头断了一般,让他禁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疼痛刺激大脑,霎时间,陈铮变的清醒无比。

    灰蒙蒙的天空,有袅袅的黑烟升起,入目所见,怪石嶙峋。黑色的山体,黑色的石头,识海中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疼,陈铮终于想起来了,这里是黑山。

    “我晕睡了多久?”

    陈铮挣扎着欲要起身,骤然痛呼一声。

    “啊……”

    全身似针扎入骨髓一般的疼,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头重脚轻的摔倒在地上。

    咔嚓!

    体内碎裂的骨头茬子与坚硬的地面撞在一起,发出轻脆的声音,骨茬子断裂,刺破了皮肤,晶莹如玉,隐隐有金色光华溢出。

    “骨头断了!”

    陈铮的脸扭曲变形,疼的他额头直冒冷汗,不敢再胡乱动弹。

    修炼白骨阴风诀,积年累月受到阴风淬炼,陈铮早已臻入玉骨境,全身的骨骼晶莹如玉,比钢铁还硬十倍。

    而且,他在蛮荒世界修行无名功法,晋升洗髓境后,庞大、精纯的气血返哺肉身,筋骨,使的陈铮的骨骼不仅坚硬如铁,而且韧性十足。

    自从经历过蛮荒世界,陈铮就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外伤。在神都时,武罗隔空袭击,陈铮也只是五脏六腑受到重创,筋骨没有像今天这样重创断裂。

    强忍着疼痛,从空间口袋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三粒丹丸,和着唾沫咽了下去。

    白骨断续膏,接筋续骨,疗治骨伤的一流灵药。此药还是当年他逃离宗门后,于大离皇朝斩杀庞文俊与王润元这两个狗贼得到的。这么多年了,还剩下两瓶呢。

    药效发挥,从胃中渗入血液,陈铮缓缓推动气血,把药力输送到全身各处。

    受到药力刺激,火辣辣的刺痛传来,陈铮皮肤变的通红一片。

    陈铮闷哼一声,连忙紧闭毛孔,封闭内外。默运白骨阴风诀,勾通黑山上的阴气,一心一意的疗伤。

    咕噜……

    腹内传出打雷的声音,陈铮结束了疗伤,腹中空虚,传来一阵阵饥饿感。

    寒冰狱中没有昼夜,灰蒙蒙的天空一层不变,陈铮暂时忘记了时间。从空间口袋中掏出干粮充饥后,再次盘膝坐好,观察体内的伤势。

    凝聚灵光,观照自身。刹时间,身体内部一切被他洞察入微,映于心间。

    “咦,识海痊愈了!”

    运用心力遍察周围,陈铮发觉识海的刺痛感已经消失,不由大喜。再看体内,碎裂的骨茬子早就被真气绞碎,筋骨断裂处,被一层清凉的气息包裹着,正在快速愈合。

    筋骨有了愈合的迹象,让陈铮心情变的愉悦起来。

    心灵内察,识海之中,白玉门悬空而立,毫光内敛,古朴庄严。门户中传出轻柔海浪拍打声,一尊与陈铮形似的阴神脚踏海面。

    红浪翻卷,白雾蒙蒙。

    嗡!!

    突然一声刀鸣,环绕着阴神的刀势颤鸣起来,与泣血刀相通,一抹血光乍现,泣血刀自动从鞘中弹出。

    嗡嗡的刀鸣声,吞吐着赤芒,刀光腾舞,似在对陈铮劫后余生庆贺。

    刀势贯穿全身,陈铮心中为之一平,一切负面情绪都被刀势斩除。心念微动间,笼罩黑山的阴山自动汇聚而来,渗入陈铮的身体,不断修补着创伤。

    “刀势似乎比以前越发灵动了。”

    沉侵在阴气的包围中,陈铮通体舒爽。

    他的刀势早已大成,达到圆满之境,似乎正孕育着什么。现在,已经到了破茧而出之势。

    “刀势之后另有境界,难道是刀意?”

    陈铮脑中一道灵光闪过,露出惊喜之色。

    刀法有三技:举重若轻,举轻若重,这二者没有高下之分,因人而异;悟透这两大技巧,之后就是轻重并举,变化随心而欲。

    刀法至此,已达化境,技近乎道。

    所谓的刀法三技,不入正途,乃小道尔。

    真正的上乘刀法,讲究刀势,刀意,以刀入道,此谓刀法三意境。

    陈铮于刀法技巧一途上,已至化境,不受招式所限,达到了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玄妙之境;但他在意境一途,才刚刚登堂入室,刀势大成,正处于孕育刀意之境。

    刀势易行,意境难悟。

    对于武者而言,筑就道基,纯化武学,明途前途,已具备参悟刀意的资格,但多数人都是先天五层之后,凝聚了罡气后才有领悟。

    陈铮得到了噬心真君的传承,知道这是因为武者凝聚心灵之光,精神意志还没有产生质的兑变,故尔无法迈入意境门槛。

    陈铮与普通武者不同,他已凝聚了阴神雏形,精神意志化虚为实,所以才能以刀势孕育刀意,窥视意境的玄奥。

    不过,陈铮有自知之明,他的阴神受限于修为,凝炼到此,已是极限。除非他能晋升先天,才能像费无忌一样,一飞冲天,一举跨过先天五层,凝聚罡气,达到先天巅峰,如今才能让意味孕育而出。

    说到底,所有的一切的基础都在于自身的修为境界。

    想明白这点,陈铮就不在纠结,开始专心疗伤,以期早日恢复伤势。

    全身筋骨断裂,对凡人而言,几乎去了半条命。武者则不同,强大的恢复能力只需十来天时间就能初愈。

    陈铮这次可谓死里逃生,对于自己能够从怨灵手中钻逃脱,庆幸之极。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等着伤势痊愈,就借助白玉门偷渡入黄泉洞天,寻找天摩乌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