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身如摆柳,随风而起,陈铮逼出十二分的潜力,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

    “给我动起来!”

    突然大吼一声,双脸因为催动真气,变的一片紫青。白骨真气失去的往日的活性,在经脉中慢吞吞的行走着,就跟快要死了的老人一样。

    “桀桀桀……”

    怨灵发出一声戾厉的尖啸声,似在嘲笑陈铮。

    在他面前玩弄身法,简直就是公关面前耍大刀。陈铮一动,怨灵也随之一动,一道黑影消失又出现,拦在陈铮面前。

    以阴气黑烟凝聚的巨剑猛地向着陈铮头顶挥下,劈出黑色的精芒,凶猛狠厉,要将陈铮一剑劈成两半。

    怨灵突然出现,让陈铮大吃一惊,连忙向后退。

    滋!

    巨剑劈出的黑芒,紧追陈铮不弃。无论陈铮怎样变幻身法,方向,都逃不脱巨剑的笼罩。

    “怨灵身法,速度胜我十倍,不能再逃过,不然必死在对方剑下。”

    陈铮脸色变幻不定,他知道被怨灵的气机锁定,若不能抗住怨灵的这一击,破掉怨灵的气机,他根本无法逃掉。

    置之死地而后生。

    “拼了!”

    陈铮猛一咬牙,泣血刀出鞘。

    “呛!”

    血芒乍现,赤焰滔滔,一道血浪腾空而起。气血沸腾,真气咆哮,这一刻陈铮使出浑身解数。

    以命相搏,不死则生!

    血洗天下!

    陈铮很久没有施展过这一式刀法了,刀光袭卷,血浪滔滔,化作一道血河悬挂虚空,拦截在怨灵巨剑落下的方向。

    轰隆隆!!!

    雷霆炸响,地动山摇,阴风煞气、灰雾黑烟被震荡着不断溃散。“雷霆万劫刀”紧接而出,化作一道雷光从血河中冲天。雷克万邪,不断消磨着落下的黑色剑芒。

    绝世一刀,透着冲天的杀气,万物皆灭,催金裂石。

    他的精气神也随着这一刀斩出似的,陈铮的体内传来一阵空虚感。此时,陈铮浑身无力,提不起一点力气,但他的脸上却露出欢悦之色。

    绝境之中,置之死地而后生,陈铮竟摸到了杀生刀法的第二重意境,以死度生。

    轰!

    巨剑崩碎了血河,斩落而下。陈铮突然脸色大变,心灵之上浮现一团阴影。

    “我命休矣!”

    陈铮双眼迸出一道血光,面容扭曲,露出极度不甘之色。

    刀光碎裂,陈铮“哇”的惨叫一声,血液喷洒,身体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巨大的力量抛飞出去。

    这怨灵生猛无比,巨剑蕴含着千钧之力,阴煞之气惊天动地,一剑之下,就斩碎陈铮的刀芒,把他劈飞出十丈之外。

    身体在巨大的力量反震下,向后抛飞。陈铮脸如腊纸,浑身如针扎般疼痛难当。筋骨噼哩啪啦一阵爆鸣声,好似崩紧的弓弦断裂。

    噗!

    身体摔在地上,一股血泉喷涌出来。

    陈铮眼前猛地一黑,跌了一个背心凉,感觉自己全身的筋骨在这一震之下,全都断裂。身体摔在地面上,竟然又弹飞起来。

    “逃……”

    陈铮强忍着不让自己晕死过去,提起一口真气冲向小路尽头。速度之快,眨眼之间就冲到小路的尽头,一头扎进浓郁的灰雾之中。

    浓郁的阴气化作迷雾,不住翻滚,陈铮的气血凝于一团,浑圆无漏,极尽收敛气机,在浓郁的灰雾中隐去身形。

    鬼影无踪被他使到生平最极限,身融天地,化作一团阴气,无声无息间失去了踪迹。

    就算以怨灵的灵觉,都无法捕捉到陈铮一缕气息。

    吼吼吼……

    失去陈铮气息,怨灵愤怒的吼叫着,巨剑乱劈,阴风怒嚎,天地为之变色。小路的尽头好像隐藏着大恐惧,怨灵站在路的尽头,看着被巨剑搅动翻滚的灰雾,却不敢踏越雷池一步。

    陈铮一头扎头灰雾中,听到背后传来怨灵愤怒的厉吼声,却没有追上来,心中微微一安。速度不减,瞄准一个方向,奋力疾弛。

    也不知逃了多久,陈铮忽然感觉到身体一阵虚乏,气血不济,脚下踉跄摔倒在地上。

    呼……

    “不能在跑了,不被怨灵杀死也要跑死了。”

    陈铮急喘着,脸色呈现出病态的红润。抬头四望,竟见前方灰雾渐薄,一座大山耸立在地面上,就像一只庞大的怪兽。

    这山又高又大,正好拦在陈铮逃跑的前方。

    山体通黑,阴风呼啸,惨雾吞吐,好似真的是一只怪兽在呼收。灰黑相间的烟雾从山中袅袅升起,笼罩着空中。

    黑山给陈铮一种阴沉而危险的感觉,好像他看到的并不山,是一头庞大的怪兽。越是靠近黑山,就越是心惊肉跳。

    “这座山太怪异了,难道山上隐藏着什么险恶的存在?”

    陈铮伸手握住刀柄,小心翼翼的靠近黑山。黑山好像在呼吸,灰雾被吸入山体,又喷吐出黑烟。除了灰雾与黑烟,整座山没有一点生机。

    “不会真的是一只怪兽吧?”

    陈铮来到山脚下,打量着眼前的黑山。

    这座山并不高,高约一百来丈,占地四五百亩,是座很袖珍的小山。坐落在大地上,就像一个潦草的“山”字。

    发现怨灵没有追来,陈铮眼神闪烁着,迈步攀向黑山。

    “怨灵不敢靠近这里,是因为黑山隐藏着大凶险吗?”想到怨灵站在小路尽头咆哮着,却不敢跨入雾中一步,陈铮对脚下的黑山越发不敢掉以轻心。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陈铮很相信自己的灵觉,他的心灵没有发出警兆,说明黑山并不会对他产生致命的危险。即便如此,陈铮也不敢大意。

    这里可是寒冰狱七层,到处都是游荡流窜的怨灵,就连阴境境的宗师进入这里,都有殒落的危险。

    “有时候,自己也不能相信。阴神境的存在,高深未测,或许有着屏闭心灵感觉的异术。”

    随着修为提升,见闻增广,陈铮明白大离世界并不纯粹的武道世界。或者说,大离世界的武道随着境界不断提升,就会出现种种神奇之异能。

    陈铮并不敢太深入黑山,在十几丈高的半山上找到一处山坳,决定在这里藏身。在山坳的四周巡察一番,黑色的山体,一丝丝一缕缕的灰雾,黑烟冒出来,袅袅升空。周围怪石嶙峋,山坳有一处凸岩,恰到好处的挡住了阴风的侵袭。

    陈铮想要垒一个简单的石屋,拔出泣血刀向着周围的怪石砍过去。

    当!

    一串火星飞溅,泣血刀被弹起。

    就像砍在一块钢铁上,震的他虎口麻疼,陈铮吸了一口冷气。黑山的岩石硬如钢铁,凭借泣血刀的锋利,连一层石屑都没有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