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扫视,一片黑白灰色的空间。黑色的土地,灰的阴气,惨白的天空。单调的颜色中透出难以言喻的凋零,万物枯寂,不见生机。

    这是阴灵的世界,阳世的生物根本不能在这里存活。

    “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也不过如此吧!”陈铮心中凛然。

    漫漫无尽的阴气,充塞于天地之间,阴风呼啸,灰雾茫茫。这里没有日月星,分辩不清方向。

    陈铮不敢太消耗气血,一身气机内敛,只有白骨真气缓缓流动着,不断抵消融炼侵入体内的阴气。浑身被阴暗幽森的气息包裹着,陈铮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麻木,失去知觉。

    善泳者溺于水,陈铮修炼白骨阴风诀,常以阴风淬炼气血,以阴风为养料,壮大己身。没想到有一天也会被阴气所溺。

    不断催动着真气,陈铮施展开鬼影无踪身法,身体融于天地间,竟化作一道阴风消失。

    若不是识海传来的阵阵刺痛感,陈铮真想就这么暴露在天地之间,尽情的吸纳阴气。若能克制阴气对神魂的伤害,对于黄泉魔宗的弟子而言,这里绝对是修行的宝地。

    鬼影无踪身法,如有天助,心念一起,陈铮就与天地相融,好像化作一道阴气,在天地间飘荡。

    突然,一条阴暗逼仄的小路出现。小路的两边生长着白色花朵,灰色的叶子,黑色的花茎。花如白莲,却没有一丝纯洁之意,反而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好似一朵食人花,充满了对血肉的渴望。

    “这是阴灵花?”

    陈铮心中一震,看到小路上长满的白色花朵,不断吸收着天地间的阴气。

    阴气呼啸,灰雾翻卷,一道阴冷的气息出现在小路的尽头,瞬移般向着陈铮冲了过来。

    “什么人?”

    一股浓烈的恶意侵袭而来,陈铮大吼一声,伸手按在泣血刀上。劲气吐露,一道阴森的气机透体而出。

    受到陈铮的杀气冲击,一道灰色的影子显形,惨白的眼珠盯着陈铮,全身被灰雾包裹着,透出摄人心魄的阴冷气息。

    “这是怨灵?”

    陈铮惊骇的打量着眼前的灰色人影,突然有些怀疑自己不是真的来到了阴曹地府。

    “桀桀!!”嗅到陈铮身上的气血,怨灵嘎嘎怪叫起来。

    陈铮中血光电射,“呛啷!”泣血刀已出鞘,顺手向前一挥,刀光汇聚成河,殷红如血,搅到四周的阴气。

    “哼,一道孤魂野鬼,也敢打我的主意!”

    冲天的杀气扑向怨灵,陈铮身与刀合,血浪滔滔,一抹刀光斩中怨灵。

    “不好!”

    刀光落向怨灵,好似劈在空气上,从怨灵的身体穿过。陈铮才意识到,怨灵没有实体,普通攻击对它根本无用。

    只有人体气血中蕴含的纯阳气息,或者阴神出窍,才能对怨灵产生伤害。

    轰!

    突然一道黑气爆发,怨灵发出一声厉啸,阴煞之气如飓风一般席卷而来。

    “杀!”

    陈铮抽身退后,忽然腾空而起,催动气血,泣血刀上燃起一团赤焰,迎着怨灵杀去。

    气血爆发,浓烈的阴气都为之一散,陈铮仿佛一轮缩小的太阳一样,炙热至极,一靠近怨灵,对方便尖叫起来,好像被烈焰灼烧一般。

    阴阳可以互济,也能对冲。活人的阳气与怨灵的阴煞之气相克,谁强谁就是胜者。

    陈铮一身气血何等之盛?

    他在修炼的蛮荒世界无名功法,已达洗髓之境,只差一步就能激发战气。气血爆发后,在阴风狱这个特殊的环境里,就像一轮坠落地面的小太阳。

    阳气冲天,如太阳神下风,手中泣血刀燃起雄雄赤焰,就像柄火焰神器。这只怨灵没有一丝的抵抗力,被陈铮的阳刚血气猛地一冲,形体消散,被似太阳融雪,冒出一股黑烟,就化作乌有。

    怨灵消散,陈铮没有一点欢喜之色,反而脸色凝重,把气血极力收敛于体内,小心翼翼打量着四周。

    “刚才爆发气血之力,已经惊动了阴风狱的怨灵,必须尽快找到藏身之所。”

    刚才的怨灵只是个杂兵,阴质不纯,看似凶恶,不过是虚张声势。真正成形的怨灵,与化虚为实,与常人无异,实力堪比武道宗师出窍的阴神。常年积月受到阴风侵蚀,在阴风狱占据地利,实力反而要高出武道宗师的阴神。

    陈铮刚要动身离开,一道戾厉的啸声传来。霎时间,阴雾沸腾,黑烟滚滚,一道通体幽黑的人影拨云弄雾,从天而降。

    “桀桀!好新鲜的血肉……”

    幽黑的人影发出残忍的尖笑声,声如利刺,随着它的声音,周围的阴雾翻滚起来,围绕着它变幻出各种形状。

    陈铮心神猛地一沉,怕鬼偏偏遇上鬼。

    眼前的黑影,周身被一团黑气包裹着,黑气凝如实质好似一件黑甲。灰色的阴雾,与翻滚的黑烟融合,形成灰黑的烟气,时而浓缩,时而舒展。

    打量着眼前的怨灵,陈铮脑子飞快转动,思考着脱身之策。对于这只怨灵,陈铮没是有搏杀之心。

    感受着怨灵身上强大的压力,阴冷的气息不断冲击着自己,陈铮几乎生不起抵抗之力。太强悍了,阴冷的气息冲击而来,陈铮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上下扶摇,随时都有倾覆之险。

    “这就是阴神境的实力?”

    陈铮眼中露出惊骇之色,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苦思着如何才能脱险。

    “滋……”

    黑烟凝聚,阴雾成形,一柄巨剑由虚化实出现在怨灵的手中,猛地向下一劈,斩出一道气浪,向着陈铮卷过来。

    陈铮心灵警兆,白玉门剧烈震动着,放出千万道毫光。一股灭顶之灾骤然而生,一股寒意罩住陈铮,令他脸色剧变,亡魂皆冒。

    “退退,退……”

    一击之下,风卷残云,阴风怒嚎着卷起千重巨浪向着陈铮扑天盖天而来。

    根本不是对手,强大的气势压迫下,陈铮肝胆俱裂,浑身气血被凝固,就连白骨真气都承受不住缩回了丹田。

    “逃,必须逃,有多远逃多远!”

    心灵不断传来警兆,让陈铮明白,自己若与这只怨灵交手,必遭不测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