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长刀轻鸣,马脸弟子如遭雷殛,半边身体发麻,噔噔……,不由自动后退两步。

    “好小子,有两把刷子!”

    真气运转全身,麻感消退,马脸弟子的气势突然一变,刀光凝如实质,再次向陈铮挥劈过来。

    被一招逼退,知道陈铮不好惹,马脸弟子终于认真起来。一缕森寒刀势罩向陈铮。

    “咦?”

    看到马脸的变化,不光陈铮惊讶,就连商姓弟子都惊愕不已。显然,马脸弟子的表现超出他的预料。

    继尔,商姓弟子似乎想到什么,脸色变的阴沉如水。此刻,他已醒悟过来。马脸弟子一直在跟他藏拙,表现出一副逗逼的样子。如今暴露出真面貌,必有所图。

    不等商姓弟子反应过来,突然一道赤光刀光向他斩来。

    “找死!”

    看到陈铮舍弃马脸弟子,向自己挥刀劈来,商姓弟子一声怒吼,长剑化作一道电光迎来。

    刀剑相撞,陈铮猛地一顿,白骨真气急运,化解了侵入体内的剑气。脸色变的凝重起来,阴风山十大弟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对方的剑气凝炼如水,竟然从自己的刀光中渗过,直接钻入他的经脉之中。

    “后天十一层!”

    一击之后,陈铮试探出商姓弟子的修为,后天十一层,筑成道基。更让他侧目的是,对方的剑势已然达到大成之境,无限逼近大圆满之境。

    相对陈铮的惊讶,商姓弟子更加震惊。

    目光震惊的看着陈铮,陈铮的修为超出他不止一筹,交手一招,就击散了体内的真气,让他有种面对费无忌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

    做为阴风山排名第七的弟子,商姓弟子听过陈铮的事迹。得罪了费无忌,只身逃往大离皇明,不仅没有就此沉沦,反而闯下好大一番事业。

    这次,他拦截陈铮,只是受人所托。事先已经把陈铮想的很厉害了,甚至把马脸弟子带在身边,就是为了试探陈铮。

    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偏离了他的预料。不光马脸弟子的表现出乎意料,陈铮的修为更是让他骇然无比。

    “找死!”

    陈铮一招逼退商姓弟子,身形猛地一闪,化作一道黑影在半空中回旋半周,向着马脸弟子扑杀过去。

    刚才二人交手,马脸弟子使出一招怪异的刀法,在陈铮出刀之际,竟引的泣血刀劈出商姓弟子。明显引诱他与商姓弟子敌对,自己坐壁观斗。

    第一次被人这么戏弄,陈铮不顾商姓弟子的反应,飞身腾空,扑杀向马脸弟子。

    这一击含怒而出,泣血刀猛地下劈,刀光如血,卷起千重浪。阴森冰寒气息扑天盖天般,罩住马脸弟子。

    “嘶……”

    这一刀,杀气纵横,尤如一道血色天河从天而降。不光马脸弟子惊骇无比,一旁恢复真气的商姓弟子同样骇然变色。

    感觉到陈铮刀光是蕴含的凌厉杀机,商姓弟子掉头就走。

    陈铮的实力已经不用试探,他的任务完成,至于马脸弟子是死是活,商姓弟子就不关心了。

    面对眼前的必杀一击,马脸弟子脸色骤然大变,目如电光,大吼一声,刀长迎了上来。

    轰!

    刀势锋芒微一吐露,马脸的刀光就被击溃,整个人如遭雷殛,身体踉跄后退六七步,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突然间,马脸“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神色萎靡,好像被抽直了筋骨,软倒在地上。

    陈铮摇了摇头,此人受到全力一击,筋骨尽断,内腑受创,侥幸活下来也是废人一个了。

    “心思不纯,用意奸险,落的这般下场也是罪有应得。告诉费无忌,不要再派人来送死了。”

    听到陈铮的话,马脸弟子的脸色大变,目光阴毒的盯着陈铮,嘶吼道:“费师兄不会放过你,我等着你!”

    声落,一口鲜血吐出,晕死过去了。

    陈铮收刀归鞘,对着马脸冷哼一声,扭头即走。

    费无忌派出一位又一位的弟子,用心之险恶,就是送给陈铮来杀的。无论是杀是伤,到最后,陈铮都将在宗门内无一丝立足之地。

    谁还没有个亲朋故旧,杀一个就要牵扯出几个,甚至十几个。杀的多了,伤的多了,就等于把全宗的弟子都是罪了。

    “费无忌这是要孤立我呢!”

    看着地上生死不明的马脸弟子,陈铮忽然醒悟过来,不由冷哼一声。

    费无忌与陈铮交过手,当时陈铮就已是后天九层修为,领悟了天人合一。费无忌即使不清楚陈铮现在的修为,但对陈铮的潜力一清二楚。以他的武学修养,应该推断出陈铮的大概实力;可依然派人来送死,用心之恶毒,可见一斑。

    黄泉魔宗是魔道没错,但在宗门内肆意残害同门弟子,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几次三番就是在挑衅宗门的底线了。

    本想要去向曹进告别,陈铮突然拐了一个弯,向着黑狱殿方向疾弛而去。

    费无忌已经步步紧逼,似乎还有别有用心的人也在混水摸鱼。对于陈铮而言,阴风山已经不是久留之处,干脆直接前往黑狱殿。

    他就不信,费无忌还会再派人进入寒冰狱找他的麻烦。

    陈铮突然离开阴风山,前往黑狱殿,并不出乎费无忌的意料之中。一天之内,斩杀两名黑衣弟子,猪都知道有问题,何况陈铮并不蠢。

    小阴山,阎罗殿内。

    费无忌盘膝而坐,身前燃着一只凝神香,面貌详和,没有一丝戾气。与他相对而坐的一位黑衣弟子,面色冷冽,双目开阖之际,寒光爆射。

    “马英死了!”

    费无忌闻言,毫无在意的“哦”了一声,轻声说道:“意料之中!”

    就像死了一只蚂蚁,费无忌的依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伸手在香头上搓了一下,食指放在鼻前轻嗅起来。

    “陈铮实力不容小觑,商容与他交手几招?”

    相对于马英的死,费无忌更感兴趣的是,商容与陈铮的交手状况。

    “一招之后,主动退走!”

    费无忌突然笑了起来:“看来天运子对陈铮也很兴趣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